鄧鴻源觀點:韓國瑜是否得隴望蜀?

2019-04-27 06:20

? 人氣

作者表示,人在得意時莫忘形,失意時莫灰心。韓某人應謹記之。(蔡明志攝)

作者表示,人在得意時莫忘形,失意時莫灰心。韓某人應謹記之。(蔡明志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日前發表明表示他無法參加現行制度初選,但他在聲明中透露願意不計個人得失來承擔,願天佑台灣,被認為是「有條件承擔」,猶如「徵召我,其餘免談」。

昔日戰友林正杰在臉書指出,有那麼多人登記初選,為何只徵召韓國瑜?要嘛就參加初選,要嘛就徐圖來日,若吃在碗裡,盯著鍋裡,實在很難看。他送老鄰居、老同事韓國瑜兩句話:「天下之至廣,非一人所能獨治」「2018一人救全黨,難道2020就要全黨遷就一人?」

林正杰說得太棒了,韓國瑜可說是「得隴望蜀」,不知感恩,自以為是宋朝開國元勳趙匡胤,等待「萬民擁戴,黃袍加身」,這與獨裁者兩蔣有何兩樣?是否攬鏡自照?又有政治倫理嗎?難道不是比他口中的國民黨權貴還「權貴」嗎?否則為何堅持非徵召不可?既然有意競選的人同意初選規則,為何只有他例外?民主素養何在?那些韓粉是否過於盲目了?

平心而論,韓某剛上任沒有半年,是否能勝任高雄市長的工作,尚有待觀察,何德何能馬上參選總統?只見他近半年來,每個月都出國「賣菜」,美國之行則是從事變相的總統造勢活動。明明韓某沒有見到半個美國政治人物,韓粉華僑卻將他捧上天,勸他角逐明年總統大位,是否過份貪心?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後,許多馬粉以為他是國民黨救星,結果沒幾年「馬腳」就露出來,證明「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如2009年的八八風災,馬政府處理效率低落,以致南部與東部受災嚴重。風災過去好幾天,他到東部勘災,有粉絲哭著陳情說,他家人都被大水沖走,馬總統怎麼現在才來?馬某人居然說,我現在不是來了嗎?一時被社會大眾批評為冷血,從此民調直直落到2016年。

台北市長柯文哲也說:「韓某若不想選總統,為何說不改變台灣,如何改變高雄?只有先改變台灣,才能改變台灣。」他還引用李白一首詩「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以說明自己目前的心情,是否心中已有問鼎總統大位的打算?

前高雄市長候選人璩美鳳說,在巿長選舉時就已看清韓某人真相,擅長政治口號,說的超級耍帥,讓聽者過度爽,並形容韓國瑜感覺真的很像販賣政治話術的「政治口號郎中」。璩美鳳所說可謂一針見血,畢竟韓某老是說自己也是「庶民」,是「艱苦人」的朋友,那麼如何解釋自己為何有能力創辦收費高昂的貴族雙語學校?

蘇貞昌批韓某人,自從韓某擔任市長後,只忙於出國四處「賣菜」與從事可能的總統競選,從來沒有出席過一次行政院會,可見韓某人未免太自大了,否則何以如此?韓某到美國沒有見到美國任何一位政府人士,只是申請到哈佛大學閉門座談而已,且旅費與食宿費自付,卻自我吹牛說是公開演講以自抬身價,可見其自大與膨風。

媒體人黃光芹在其臉書中指出,原來要先改變台灣,才能改變高雄,韓國瑜想選總統,但卻不想參加初選,根本是「高雄成雞肋,總統喚轎抬」。她更針對韓5點聲明,在文末標註:「那就把高雄市長交出來」、「要密室抬他轎的人反而倒過來罵非密室的初選制度」、「没有人卡你是你自己卡自己」。黃光芹曾經幫韓某人寫傳記,讓後者獲利不少,自己卻沒拿半毛錢,還備受韓粉霸凌與生命威脅,讓她很火大。

2019-04-23 資深媒體人黃光芹先前專訪韓國瑜但雙方對於參選2020解讀有所出入引起爭議(取自黃光芹臉書)
黃光芹批韓國瑜想選總統,但卻不想參加初選,根本是「高雄成雞肋,總統喚轎抬」。(資料照,取自黃光芹臉書)

韓某人當選至今,對市政仍不熟稔,政見也都未見落實,如迪士尼、賭場、賽馬場與摩天輪等,還只是空中樓閣,且他以前擔任民代時,只有在議會打人紀錄,也沒有半點政績,黨內民代初選時,聽說有抹黑同志的紀錄,以致遭黨中央冰凍十幾年。如今卻有臉批評前三位總統沒有政績並搞爛國家經濟,不覺得很自大嗎?是否因為曾經遭受黨中央冰凍十幾年,所以如今刻意羞辱黨中央,頗耐人尋味。

還有一些韓粉非韓不投,令人不解!畢竟韓某人以前有何過人政績或善行?他根本沒有行政首長的經驗,目前對市政也外行,是否另一個馬英九,都尚待考驗,為何將他當神明或兩蔣看待?論其長相,實在令人不敢恭維,從其談吐中也看不出有何料,去年市長候選人辯論更是乏善可陳,只因標榜「一瓶礦泉水、一碗魯肉販」與「貨出去,人進來,高雄大發財」的簡單口號,居然騙得許多頭腦簡單的人團團轉,實在不可思議!畢竟漂亮話誰不會說?是否能兌現才是真本事。韓某自己說上任後「經濟100分,政治0分」,事實為何?不剛好相反嗎?據說近日韓粉準備要在高雄某地舉行擁韓選總統大會,真是笑死人

誰說阿扁與小英沒有政績?沒有搞好經濟?韓某常常南北往返所搭的高鐵,難道不是阿扁總統任內的政績之一嗎?高鐵所創造的經濟價值難道不很可觀嗎?阿扁還有一項嘉惠北台灣上百萬民眾的員山子疏洪道政績,大幅改善北台灣居民的水患之苦,又幫國家省下數十億元經費,這些不是政績,到底甚麼才是?又如果沒有阿扁實施老人與老農年金,非軍公教老人以前能月領3千至7千元嗎?雖然相較於軍公教優渥月退俸只是九牛一毛,起碼比國民黨執政時期一毛錢都沒有好很多吧?為何如此勤政愛民的總統,一些國民黨認為阿扁「罪大惡極」,理應關到死為止?不知其人性何在!相較於國民黨兩位獨裁者在總統任內所為,難道阿扁會比較可惡嗎?試問,天理與公道何在?

20190425-總統蔡英文25日上午接見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之「下一世代國安領袖計畫」(Next Gen)訪問團。(取自總統府@Flickr)
總統蔡英文(資料照,取自總統府@Flickr)

小英3年來雖然有許多缺失,起碼完成馬某人想做卻不敢的年改,讓自己幫馬揹黑鍋,卻讓國家財政不至於提早崩潰;其次,股市上萬點又已經長達一年多,讓許多股民賺飽飽;還有不久前,陳其邁引進海外高科技公司投資上千億到高雄設廠,這樣能說小英沒有搞好經濟嗎?起碼在阿扁與小英總統任內,年輕人所得普遍比馬某人任內高,難道不是事實嗎?反觀韓某人,就任半年來,又做了甚麼有價值的事?與中國、港澳所簽的那些農產品備忘錄,屆時有多少會實現尚未可知,何況中國目的為何?聰明如韓某會不知嗎?如果有能力的話,何不開拓歐美與日韓市場?

最近《遠見》民調顯示,高達53.7%的市民不支持韓某人參選總統,但韓某表面說不想參選總統,心裡卻想得要命,否則為何要國民黨徵召他?那5點聲明不是不打自招嗎?是否太自命不凡又不知感恩?如果當初沒有國民黨吳主席徵召他,以及王金平大力出錢又出力助選,韓某選得上嗎?

王金平與郭董等「權貴」想競選總統,尚且懂得按照規矩初選,韓某竟然暗示說,若要他參選,只有徵召一途,莫非以為自己比「權貴」更高一等不成?捫心自問,自己何德何能?誠如新北市長侯友宜所說,天下之至廣,非一人所能獨治。侯友宜得票數遠在韓某之上,尚且懂得知足並謹守分寸,不得隴望蜀,為何韓某不能?國民黨若要將韓某納入初選民調,何不也將侯某人或盧某人等也放進去?畢竟他們都沒有主動表示要登記參加初選。難道歐美日韓等國家也會這樣做嗎?台灣還是威權時代嗎?

綜觀各界報導,支持韓某人立即參選總统的說法,大致上有以下4種:

1、韓行政效率「超強」,做不到4個月遠勝其他無心捉不到重點的縣市長做4年8年。

筆者不贊同,畢竟韓某在行政效率上有多强,尚待考驗,還是只是虛有其表呢?韓某以前有何傲人政績?除了在議會歐打同事、北農總經理任內哄抬菜價、民代初選時抹黑同志外,有何值得稱道之事?在「邱毅說」第54期中,邱毅指出韓之大陸行,聲稱拿了50多億的訂單,但其中有80%左右是備忘錄而已!將來能不能真正拿到訂單還不一定,其中誇大的成份到底有多少?

2、韓現在民調第一,當然應該出馬代表國民黨参選?

筆者不贊同,只因韓某目前上任只有4個月,如果没有一段比較長期且傑出的高市政績來做為基礎,其高民調只是暫時現象,長期民調會隨時因施政不力或其它因素而嚴重跌落,這種長期民調呈現先高後低或中間起起伏伏之现象,對歷年來各政治人物,如宋楚瑜、阿扁、馬英九、蔡英文與柯文哲等人無不如此。韓某必须先用政績證明他的價值,再決定是否要拱他往上升才對,這是政治倫理,否則對當初協助他的人如何交代?去年如果沒有吳主席提名與王金平等人的協助,韓某能當選嗎?更何況其高民調是否全來自於台灣人民,還是有許多是來自外來蓄意操弄台灣民意的網軍?都值得探討。

3、韓去高雄在短短一年左右之間即收回高雄,對國民黨有大功,救了整個國民黨,所以應立即出馬代表参選?

筆者也不認同,畢竟2018年高雄之所以翻轉,主要原因不是韓某個人有多大魅力,而是靠老天爺幫忙,因為當年在7、8月下大雨,高雄市大部份地區家家淹大水,造成極大民怨,讓高雄人看清民進黨陳菊12年執政不力之嚴重缺失,這才是造成韓國瑜勝選的主因,加上部份藍色媒體刻意幫韓某造勢,才產生了「韓流」這名詞,當然也由於韓的口才不错,說話有如夜市推銷員,所以比較引人注意,例如「貨出、人進、高雄發大財」的簡單口號,有如當年希特勒與毛澤東聳動人心的口號,結果最後為何?韓某以前有何政績?為何有許多人會相信其鬼話?他以前是國民黨大統派黃復興的代表,如今還說要與中國「你儂我儂」,這樣的人能給台灣人帶來甚麼遠景?

4、韓立即参選總统,有助於解救高雄之執政困境?

筆者更不以為然,畢竟韓某在高市只羸了15萬票,並非壓倒性大勝,高市綠營之基本盤仍在,正虎視耽眈,伺機再起,所以萬一韓某在假韓粉與外來網軍强力灌票下,最终出線代表國民黨出馬,因為要兼顧高雄市政,同時又要準備競選相関事宜,在蠟燭兩頭燒之情况下,必然極容易造成在高市施政上施政不力之缺失,尤以現將進入5月,各種天災與疾病將接踵而至,韓某施政若稍有疏失,極有可能造成高市民怨,其支持度將急速下滑,而使得民進黨得以趁機在年底罷免韓某人成功,結果韓某人既先失去高市長之職位,之後的總统大選也必落選,乃至於立委也會大輸。以韓某人之資質與從政經歷,能選上市長就已經算是祖上有德,應先設法做好市政並報答人家才對,莫得隴望蜀,吃碗內看碗外。

20181124-國民黨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24日晚間舉行勝選記者會。(新新聞郭晉瑋攝)
去年11月24日國民黨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新新聞郭晉瑋攝)

韓某人自己是否想過,以其能力適合當台灣的總統嗎?台灣民眾又會支持一位想與無時不刻想要統一台灣的政權「你儂我儂」的人當總統嗎?有誰認同韓某所說「絕對不要懷疑中共想要統一台灣」那麼孬種的話嗎?試問,以色列任何一位政治人物,會跟其人民說「絕對不要懷疑阿拉伯國家想要消滅以色列的決心」而不重視自己的國防嗎?以色列政治人物即使有說這樣的話,也是要提醒以色列人要有憂患意識並加強國防力量,哪像韓某人所說:「沒有軍法的國防,國防經費再多,猶如太監穿西裝」,畢竟平時用得上軍法嗎?

以色列有位婦女在臉書PO出一張她與兒子的合照,只見她身揹M-16步槍,戴太陽眼鏡,2手抱著嬰兒,豪氣干雲對任何威脅其母子生命的恐怖組織說:「老娘就住在這裡,誰敢威脅我們母子生命,我就與你們拚了!有種就請放馬過來。」無獨有偶,網路紅人「館長」陳之漢,日前也在臉書PO出他與兒子的合照,他感性地說:「老爸會以命守護著你,讓你活在自由民主的國家,不受人家欺負。」一番霸氣言論被網友推爆,更展現出鐵漢柔情的另一面。

韓某人是否能向以上2位看齊?到底是自己捍衛國家的決心重要,還是關心敵人想要統一我們的決心重要?你的口氣怎麼跟對岸官員一樣?台灣人會愚蠢到選你這樣的人當總統嗎?你說畢生志業是捍衛中華民國,為何到中國時卻畢恭畢敬連屁都不敢放?難道消滅中華民國的不就是對岸政府嗎?反而保衛中華民國不就是前阿扁與現在的小英政府嗎?否則為何所有體制與政治圖騰都還在?中共會允許黨國不分的中華民國國旗與國歌在大陸出現嗎?為何你當選市長後,高雄街頭與台北一樣也出現中共的國旗與國歌?

結果許多法律人說,台灣沒有廢除軍法,只是平時移交一般司法處理,戰時才回歸軍法。其實以前台灣的軍法可信嗎?從江國慶與洪仲丘在軍中被長官合謀凌虐致死案可見分明。5年前,如果沒有洪仲丘的姊姊洪慈庸,一再為他弟弟申冤,喚起許多服過兵役者的正義感,從而發起數10萬人的白衫軍運動,馬政府會重視民意並將腐敗的軍法移轉到民間司法嗎?如果沒有如此,洪仲丘極可能只是另一個江國慶,將永遠含冤於九泉之下,以後也將有許多人陸續冤死在軍中。

我們以前的軍法是否公正?大家心知肚明,畢竟以往數10年,不知有多少義務役士官兵在軍中枉死而含冤莫白,因為所有軍士官等中高級幹部,與所有軍法官一樣,都是國民黨員,官官相護,自然難以避免,有誰願意自曝醜聞?以前成功嶺大專暑期班受訓時的榮團會,表面上也說得很好聽,要士官兵有冤屈隨時可以申訴,問題是有誰敢?試問,以前的民主是真民主嗎?如何與歐美日等民主國家相比?

以色列軍人在戈蘭高地前線。(AP)
以色列軍人在戈蘭高地前線。(AP)

雖然以色列軍隊也有軍法,但是人家的軍法與歐美國家一樣保持中立,長官不會隨便以軍法惡整基層士官兵,後者見到長官也不用敬禮,對於不合理或不人道的命令可以不接受,而是憑智慧與良心臨機應變,所以能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其軍隊的戰鬥力始終位居全世界前幾名。曾任以色列特種部隊士兵的阿莫.斯葛倫說:「當兵時,我不曾向任何人敬禮,完全沒有」。不僅以色列軍校的教育是如此,美國西點與維吉尼亞軍校的教育也是如此,所以人家名將輩出,哪像黃埔軍校,畢業生投降變節的一堆,所以二戰時,即使有美軍大力協助,也始終無法如同蘇聯一樣反攻並收復失土。

在以色列軍中,許多看似散漫、沒軍人樣,有時還「吊兒郎當」模樣的軍人,可都是很會打仗的勇士!事實勝於雄辯,以色列國防軍在四周都是敵人的狀態下,過去66年來,未曾吞過敗仗,因為以軍深信,解決問題和扎實訓練,遠比形式主義重要。以軍實力立基於4個精神點:1、重視士官兵的創新能力;2、不呆板服從命令,應隨機應變,真正完成任務,而非做表面功夫;3、願意認真檢討成敗,包容建設性的失敗;4、品格與能力決定一切,不用階級壓迫讓部屬被迫服從。

我國軍隊的長官常用軍階壓迫下屬「乖乖去做,閉嘴,別問太多」,這種威權長官無法在以色列軍中生存。在以軍中,士兵除了很少向長官敬禮外,若命令下來,有時還能依現實狀況,向上級討價還價,絲毫嗅不出他國軍隊常出現的階級權威與盲目服從。以色列人天生不吃權威那一套,因為階級權威只會阻礙創意。長官要讓部屬心悅誠服,不能只靠軍階,還得具備激勵士兵的能力和品格,讓士兵真正了解自身的責任和榮譽,鼓舞他們有使命感去完成保家衛國的任務。

他們部隊的訓練目的是要讓乏味的軍旅生活變得精采、有意義,讓軍中的教育文化和運作模式與民間科技公司毫無差別。他們長官要讓士兵靈活應變,不需要求死板遵守命令,因為在瞬息萬變的戰事中,最忌權力過度集中,只有信任與放權,才能教育士官兵承擔責任,激發他們的榮譽感與愛國心。

哪像我國軍隊,一向重視軍階、服從與禮節等小事,打起戰來卻常常溜第一,以前在大陸,部隊所到之處還經常擾民,否則1937年的南京保衛戰,為何死的都是基層士官兵與百姓?為何許多將官逃得比部下快?國共內戰時也是一樣,為何國軍武器與裝備比老共先進許多,最後卻兵敗如山倒?還有被老蔣派到台灣接管的陳儀部隊與後來的21師,為何毫無軍紀,到處偷拐搶騙、欺負良家婦女,甚至亂殺人,視軍法如無物?

20181109-第二次世界大戰著名的德國陸軍元帥--埃爾溫·約翰尼斯·尤根·隆美爾。(取自維基百科/玖巧仔攝CC BY-SA 3.0 de)
第二次世界大戰著名的德國陸軍元帥--埃爾溫.約翰尼斯.尤根.隆美爾。(取自維基百科/玖巧仔攝CC BY-SA 3.0 de)

反觀孫立人與德國隆美爾將軍,很少以軍法法辦士官兵,而是秉持帶兵帶心的原則,以身作則,與基層士官兵同甘共苦,所以能成為常勝將軍。他們都有軍人武德,不會欺負弱小或虐待戰俘,更不會亂用軍法。孫立人曾說過,當年他在東北剿匪時,曾看到幾名黃埔軍官欺負日本撤退時留在東北的日籍婦女,讓他怒不可遏,當下用馬鞭修理他們,並說:「黃埔軍校有教你們這樣不知羞恥嗎?」他與隆美爾一樣,對待戰俘能符合國際公約,不亂殺無辜。

只有昏庸無能又專制獨裁的將領,才會將軍法看得比甚麼都重要,只會將基層士官兵當砲灰,有功勞就往自己身上攬,有過失則推給別人,國共許多將領都是如此,在國共戰爭與韓戰中到處可見。韓某人未來是否另一位獨裁者,不得而知,然看一些韓粉的行為,不禁讓人想起當年德國的希特勒,他懂得用煽動的語言挑撥一些人的狂熱,自以為是「救世祖」,後來事實顯示,他只是撒旦化身,雖然口才便給,卻是軍事與外交的草包,最後搞得國破家亡,自己也被迫自殺身亡。

建議韓某人應先致力於高市市政,實現其競選時之諾言,在高雄站穩了脚跟之後,再考慮更上一層樓不遲,以免吃緊弄破碗,最終不僅未得大位,反而輸掉基本立足之地,可就得不償失,畢竟小蔣、李登輝、阿扁、馬英九與蔡英文等人的從政經歷,不都是如此嗎?為何只有韓某人想搭「噴射機」?

總之,人在得意時莫忘形,失意時莫灰心。韓某人應謹記之。

*作者為台大物理博士,文化大學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