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觀察:兩會紅與藍──白眼翻向大外宣

2018-03-17 07:00

? 人氣

長平觀察:兩會紅與藍-白眼翻向大外宣

長平觀察:兩會紅與藍-白眼翻向大外宣

三國時有個人叫阮籍,能詩善文好喝酒,而且以會翻白眼留名青史:"籍又能為青白眼,見禮俗之士,以白眼對之"。科學家早有研究,女人比男人更會翻白眼,會到稀松平常,未被記載而已。托北京兩會的福,歷史將被改寫:一位藍衣女記者的白眼被眼睛雪亮的"吃瓜群眾"捕捉到,迅速傳播,並制作成各種漫畫、動畫和表情包,成為這場"修憲"大會的標志性事件。

在3月13日的兩會"部長通道"記者會上,一位穿紅衣的女記者向中國國資委主任肖亞慶提問,問題囉嗦,阿諛奉承,且拿腔拿調。在這樣的會上,這並不令人感到意外,甚至是標准配件。但是旁邊一位穿藍衣的女記者,卻給了她一個充滿厭惡的、表情十足的大大的白眼。

年年"兩會"重拳維穩,今年尤其鐵硬。黨內殘酷斗爭,黨外無情打擊,嚴控網絡,異化媒體,逼迫全體民眾觀看一場毫無新意的頌聖表演。當那位藍衣女士的白眼一翻,"吃瓜群眾"仿佛於漫漫長夜裡看見一道閃電,立即興奮莫名,掀起一場狂歡。正在感慨"青眼聊因美酒陳"的知識分子,也仿佛透過這道白眼,看到了未來的光。人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需要白眼,渴望白眼,熱愛白眼,爭先恐後地將白眼獻給"兩會"、獻給偉大的黨和英明的領袖。且聽人吟詩:"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可以用來翻白眼";又聽人歌唱:"昏睡百年,國人漸已醒,睜開眼吧,翻個白眼……"

神秘的紅衣女郎

兩位記者的身份很快被鎖定:紅衣女為全美電視台(AMTV)執行台長張慧君,藍衣女為上海第一財經記者梁相宜。一開始,人們對藍衣女記者更感興趣,給她娛樂明星一般的待遇,事件輿論也朝八卦的方向發展。很快,風向變了,紅衣女記者成了主角。盡管她拿起話筒就當仁不讓地、字正腔圓地報出了頭銜響亮的身份,人們卻越來越不知道她到底是誰。她的身份是美國媒體的記者,卻在提問中說"我們國家"。網民搜索她此前的言論,發現她曾自稱"放棄了可以成為王妃的機會,獨自走上了成為女神的路"。她在社交媒體上自我介紹為"知名主持人、兩會氣質姐、CCTV、CETV、瑜伽導師、Miss China",這些頭銜也被網友津津樂道。網傳微信截圖中,她稱提問時不受藍衣女白眼干擾,要體現出"國家一級主持人"水平。

更為吊詭的是,她近年來年年參加兩會,而且身份各不相同: 在第十一屆全國政協會議上,她是"香港有線中國經濟與旅游電視台執行台長";在第十二屆全國人大會議上,她是"世界知識雜志記者";到了第十三屆全國人大會議上,她搖身變為"全美電視台執行台長"。她為什麼頻繁換馬甲,而且以這些"野雞媒體"記者的身份,總能進入審查嚴格的兩會現場,還能拿到提問機會。網民也對張慧君任職的全美電視台提出質疑。該公司成立於2004年,總部位於加州洛杉磯,與央視有多種合作。有人搜出該公司所在地照片,是一個簡易二層樓房。接下來又被查證,該公司可能連這樣一個地址都沒有。

"全美電視台"被網民稱為騙子公司,以假外媒身份混大會,浪費中國納稅人的錢財。這樣說對紅衣女太不公平,也高估了宣傳部門的高尚程度,好像中國納稅人的錢還有沒有被浪費的時候一樣。紅衣女曾就職央視,也曾和央視台柱趙忠祥主持紅色頌歌晚會,是“優雅端莊,博學內涵的專機成員,有幸跟誰主席和總理代表團外事訪問”,還貼出和習近平、李克強等中國領導人握手的照片。這並不是說她不是一個騙子,而是並非網民想象的小騙子,是更大的詐騙集團的一部分。她不是以外媒身份混進人民大會堂,而是以人民大會堂記者身份混進外媒。她沒有欺騙黨和國家領導人,她就是黨和國家的自己人。她實際從事的工作比"全美電視台"還要高大上,它的名字叫"大外宣"。

有網民翻出"世界華文傳媒論壇"等勞民傷財的大外宣項目,發現被宣傳部門請來的貴賓大多是類似"全美電視台"的野雞媒體。不過,大外宣並不僅僅是一個笑話。它是從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設置的對外宣傳系統,包括新華社、中新社、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央視衛星電視、《中國日報》和外文局所屬刊物等幾大對外窗口。到九十年代被高度重視,新世紀裡蔚為大觀,每年耗資數百億美元。

更值得關注的不是"害群之馬"

習近平上台以後,逐漸顯露世界領袖野心,大外宣工作受到空前的重視。正如《中國記者》雜志發表的一篇文章《把握國際話語權 有效傳播中國聲音--習近平外宣工作思路理念探析》所說,"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高度重視對外宣傳工作,做出了一系列重要工作部署和理論闡述",包括:新思路:構建對外傳播話語體系;新理念:融通中外是關鍵;新目標:塑造四個"大國形象";新策略:中國理論解釋中國實踐。

值得一說的是,這些被歸功於習近平的大外宣思路和口號,大有可能是對薄熙來政績的剽竊。2011年9月第六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在重慶召開。此時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據說就是他提出了要掌控海外華語媒體的話語權。正如我曾經寫過的一篇文章標題所言:"每個官員都姓薄"。大外宣建設也是如此。

大外宣工程系統內的海外媒體,由各種角色扮演。有些由中共直接投資創辦,有些是間接資助。他們需要"野雞"來咯咯喧鬧,但也不盡然。它還包括對本土媒體的收購、用廣告名義在當地媒體刊發新聞,也包括對國外有影響力的大媒體記者的威逼利誘,甚至聘用本土記者。

除了提供笑話,大外宣也成就斐然。越來越多的媒體學者或者言論倡導機構對此進行了關注和研究,發現中共通過大外宣對內愚民和對外滲透都日益嚴重。位於柏林的墨卡托中國研究所(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和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Global Public Policy Intitute)新近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中國在通過歐洲傳統媒體的公信力對公眾輿論施加影響,對歐洲的政治及經濟精英、媒體、公民社會以及學術界來說,中國的影響力與日俱增,而西方卻對此缺乏認識。

據傳紅衣藍衣兩位女記者都被吊銷兩會記者證。她們顯然不是好演員:一個違反會議紀律,沒有假裝一本正經;一個太CCTV, 暴露身份,讓"我們國家"的大外宣丟臉。更值得關注的,是更多的無所不在,沒有成為大外宣工程的"害群之馬",而是兢兢業業為大外宣做出貢獻的人。

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