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湯德章逝世71周年,轉型正義仍在原地踏步!

2018-03-17 07:10

? 人氣

湯德章像。(中評社)

湯德章像。(中評社)

台南市「中正路」被要求改名為「德章大道」,這是基進黨台南市議員參選人對台南市政府加速實現轉型正義的一大呼籲。湯德章忌日當天,蘇鈺雯、陳嘉伶、李宗霖這三位年輕的市議員候選人齊聚在「湯德章紀念公園」,拿著自製路牌,親自將中正路改名為「德章大道」。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3月13日是228事件受難律師湯德章逝世71周年的紀念日。基進黨候選人選擇在這一天大動作宣示「轉型正義」的理念,很具哲思性創意。雖然掛上路名牌只有短短3分鐘即被陪同的員警取下,畢竟已完成了這些年輕人亟欲宣示的理念效果,值該大大按讚才是。該一路名掛牌事件的直播在臉書上迅速傳開來,也在幾天內成了台南市民茶餘飯後的談話資料。但更讓人注意到的則是,很多新世代的後生仔們正好奇的在問著一個心酸的老問題:「湯德章是誰?為什麼要紀念他?」

2014年時獨派團體將台南市湯德章紀念公園內的孫中山銅像拉倒,至今仍放在倉庫中。(資料照,取自公投護台灣聯盟)
2014年時獨派團體將台南市湯德章紀念公園內的孫中山銅像拉倒,至今仍放在倉庫中。(資料照,取自公投護台灣聯盟)

「芋仔番薯」「台和混血」如何區別?

湯德章是誰?這答案只要輕鬆Google一下就有了:

「湯德章(1907年1月6日-1947年3月13日),臺灣臺南人。父親為日本東京人,母親為臺南南化人。湯德章過繼母系,故籍貫為臺灣臺南。柔道五段,任職警官、執業律師,於二二八事件中遭國軍捕殺。」

所以,問題應該在於「為什麼要紀念他?」關於這一點,網上已有很多介紹的文章,當然也不乏有過度神話的諸多傳說,非本文所關切,故暫且擱置不論。我只想先將焦點放在他在臨刑就義前的兩句話:

他先用台語喊出:「我身上流有大和魂之血!」

接著,他再用日語仰頭高喊:「台灣人,萬歲!」

跟現在很多外省第二代的「芋仔番薯」一樣,湯德章乃屬於「台和民族」的混血,都是時代偶然命運下的現實產物。更進一步可以詮釋說,是台灣歷次外來政權統治下所必然發生的一種結果。將台灣歷史往前回溯,還會有許多台灣人跟荷蘭人或西班牙人的混血,乃至於更多的漢人和原住民的多代混血。這是移民社會避不可免的進化,也是多元文化之所以得以成形的一個基本前提。此跟習大大召喚的「中國夢」大異其趣,而且根本就是完全背道追尋的的兩套價值方向。

因此,當有人在網上PO出「湯德章不過就是日本人走狗,憑什麼被紀念!」,就又會讓問題回到高級外省人所希冀的那類撕裂族群的「大漢沙文主義」夢饜中了!

為什麼要紀念湯德章?

湯德章有日本人的血統,所以他完全不必充當日人走狗,相反的,在日治政府中,他雖然已晉升到相當高階官職,但對於當時日本殖民政府所實施的對台歧視政策,以及日人在台對台灣人不斷發生的做賤行為即已表現了不滿,乃至於發生多起抗議並違逆上級的紀錄,終至於1939年憤而辭職脫離警界,轉赴東京中央大學去深造。1942年10月28日日本高等文官考試司法科及格,經《臺灣日日新報》專文報導湯德章於日本當地奮鬥有成通過考試的消息,轟動臺南。1943年日本高等文官考試行政科及格,一時間湯德章名氣大彰。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