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啓濃觀點:教師工會全力反擊的故事真相

2019-04-19 07:00

? 人氣

面對教師工會反對修法教師法,作者認為,教師工會反擊讓有可能改變的教育生態,再次被部分教師的保守勢力掌控。(資料照,顏麟宇攝)

面對教師工會反對修法教師法,作者認為,教師工會反擊讓有可能改變的教育生態,再次被部分教師的保守勢力掌控。(資料照,顏麟宇攝)

面對政府有心整頓中小學教育目前積弱不振的體質,從制度上建立教育行政的公權力,扭轉長期淪落在教師工會傲慢的控制教育現場的局面,教師工會使出全力反擊,讓有可能改變的教育生態,再次被部分教師的保守勢力掌控。相信而後其他修法包括寒暑假到校日數、兼行政職務成為教師義務,後續都將受到教師工會強力運作反彈,而胎死腹中無疾而終,還是不了了之。

觀乎這次教師工會的動員,可看出教師工會的慣用手段:

一、假專業之名,遂行自己的私利:教育是一門專業,需要不斷地自我學習成長,當然也需要外部的監督力量介入,所以教育專業要秉持開放進步,並非像目前的工會專搞小團體,充斥著專斷與蠻橫。這次教評會成員的調整,教師工會搬出「專業」這面神主牌,籲請社會尊重教師專業。然而最不希望教師成為專業團體的就屬教師工會,當初全力阻擋政府推動教師分級,不願接受教師專業評鑑考核,讓教師接受社會公開檢視,展現專業能力。現在卻口口聲聲要尊重專業,這難道不是有口無心。

二、模糊化焦點,挑動教師的情緒:正如教師工會理事長所指控政府這次修教師法,「是為政治目的摧毀教師尊嚴」,這真是很嚴厲,卻又莫須有的罪名。張旭正表示政府為了政治目的將教師塑造成一群會性侵、性騷、虐童、霸凌學生,還會師師相護的一群人。這樣的言論,無非是要激發教師的同仇敵愾,挑動情緒,混淆焦點,將原本想要制定能夠順利處理不適任教師的法律,模糊化為政府在醜化教師,政府在製造社會對教師的敵對態度。其實學校的教評會成員,早已是少數老師長期掌控,大部分的老師根本不在乎有沒有被選上,或是由哪些人組成,因為只要認真於校務與教學,教評會誰當對老師沒任何影響。

20190415-全教總理事長張旭政與各教師工會15日集結立法院外召開「反對教師法惡修」記者會。(顏麟宇攝)
全教總理事長張旭政與各教師工會日前於立法院外召開「反對教師法惡修」記者會。(資料照,顏麟宇攝)

三、不務正業,得了便宜又賣乖:教師享有比公務人員更好的福利待遇,卻又能組工會,運用勞動權益,為了自己利益跟政府抗爭,許多工會幹部,領政府的薪水,人民納稅的錢,卻在上班時間處理會務,這樣的公私不分,政府卻也坐視不管,養虎為患,讓教師工會無法無天。就在15日當天,全國各縣市有多少工會幹部,雖有請假卻也是棄自己學生不顧,跑到立法院抗議遊行。熱心的家長團體的成員,在不對等的權益上,可能都犧牲自己的工作家庭,竟要面對自己花納稅錢聘用的老師和自己抗爭,這樣不堪的畫面。

四、背後動機,權力遊戲作祟:細察這次教師法的修法,引發教師工會的全力反擊,重點不是在「如何處理不適任教師」,因為這從來不是教師工會關心的事情,也不是老師需要承擔的責任。其背後的動機與意義,正是家長與校長結合,撼動了目前保守專斷的教師團體文化,甚至對於教師法修法的可能性。因為教師工會長期以來聲稱掌握著許多教師選票,自甘介入政治成為選舉工具,掌控並主宰了許多教育法案擬定的走向與精神。所以教師工會非常具有敏感度,不可能讓教育法案的修改,讓家長與校長取得主導權,攤開讓社會大眾理性探討,共同來改變與制定。正因為他們怕失去存在感,更不願改革教育法案卻失去了工會運作的優勢。至於學校能否順利推動校務,讓校園文化更優質,這些從來不是工會注意與關心的問題。發生「解構」的危機,這才是此番工會的反彈,動員各縣市幹部抗議遊行,甚至攻占各媒體大肆發言,故事的真相。

*作者為水里國中校長,教育博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