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把嬰兒生房間,家長才知女兒懷孕…國小國中高中老師談性教育:等「長大」再談,真的太晚了

2019-04-09 08:20

? 人氣

性教育,真的是「長大」才需要懂的嗎?在致力於性平教育的老師眼中,孩子們所知所做遠遠超越大人想像,一切若等「長大」再談,真的太晚了。(資料照,Pexels@pixabay)

性教育,真的是「長大」才需要懂的嗎?在致力於性平教育的老師眼中,孩子們所知所做遠遠超越大人想像,一切若等「長大」再談,真的太晚了。(資料照,Pexels@pixabay)

「他們曠課了,卻自以為是還沒開學。」已逝作家林奕含的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中,遭老師反覆性侵的思琪與母親談起「性教育」時,母親回應「性教育是給那些需要性的人」,思琪內心一句「曠課」深深震撼人心──「性」不只是孩子長大還才會面對的,目前於國中第一線教學的小X(化名),便聽過學生把嬰兒生在房間爸媽才知女兒懷孕的狀況,這些大人避而不談的事,孩子們早已「開學」。

性教育,真的是「長大」才需要懂的嗎?在致力於性平教育、分別來自北中南的國小社會科老師翁麗淑、國中體育老師小X(化名)、輔導老師林瑋羚、高中健教科老師小麗(化名)、等看來,孩子們所知所做遠遠超越大人想像,一切若等「長大」再談,真的太晚了。

輕生女作家林奕含的出版社「游擊文化」,因為在臉書上PO出林女父母的聲明稿,恐怕已經違反《性侵害犯罪防治法》之規定。(取自游擊文化粉絲專頁)
已故作家林奕含著作中一句「他們曠課了,卻自以為是還沒開學。」,震撼人心──「性」不只是孩子長大還才會面對的。(資料照,取自游擊文化粉絲專頁)

每發生一起未成年懷孕,就等於一個孩子要背上另一個孩子的人生,傳統性教育「墮胎影片」、分娩影片的恐嚇式教學或許可以嚇到孩子不敢懷孕,但也有孩子嚇到連長大後都不敢生小孩,究竟該怎麼談性教育才能讓孩子明白自己要的是什麼?在4個老師看來,最基本的第一步還是「說清楚」。

「學生知道的遠超遠超過爸媽想像」當孩子只能自己探索性 往往代價沉重

目前任教於中部某國中的小X是體育老師,雖然上課不會正式教性平教育、同志教育、性教育,但擔任班導時仍會面臨孩子對性的困惑。一名男同學曾告訴小X「學生知道的遠遠超過爸媽想像」,上課在黑板寫到「69」的時候學生也會笑得曖昧:「69耶!」(指性交時雙方相互口交,形似數字69)

小X曾聽過一個高中女學生懷孕不敢講,偷偷把嬰兒生在房間裡雙方都住院,在自己當班導時也有學生把性行為當成「勳章」,在同學起鬨下當眾「做」起來,更多的是男女朋友一個個換、一旦交往就進展神速早早發生性行為,「現在偶像劇都這樣演啊」,小X無奈。

當大人們對「性」避而不談,孩子仍會用自己的方式去探索,而那方式往往會付出沉重代價。談起現在國中怎麼教性教育,小X說基本上安全性行為、戴保險套是一定要教的,但同時老師也會告訴孩子:還沒滿16歲發生性行為是會有法律問題的。小X碰過學生彼此發生性行為被家長告的狀況,雖然現在有「兩小無猜條款」、雙方都是未成年不致有刑嚴重刑責,但還是要跑法院,那是一個極度折騰的過程:「這是很難堪的事情,你們兩個發生幾次、在什麼地方都要在法庭一五一十說出來,應該會是一個很恐怖的回憶……」

11歲少女「心甘情願」與28歲男子發生性行為,在法律上到底該不該被承認?(示意圖非本人/取自Pexels)
當大人們對「性」避而不談,孩子仍會用自己的方式去探索,那樣的方式恐怕也將付出沉重的代價。(資料照,取自Pexels)

即便大人們禁止小孩有性,孩子仍會去看去做,只是不一定讓你知道。談起理想的性教育是什麼,小X認同一位學者提過「找一堂課放A片跟學生一起討論」、澄清其中錯誤性觀念的想法,不要讓學生都從A片學那些粗暴的、甚至連避孕也沒有的性行為,只是小X也承認在實務上很困難,要這樣教必然引起家長反彈;目前國中能教的仍是以安全性行為與身體界線為主,很難進一步帶孩子談到什麼是「合意」。

教學現場遇到未成年懷孕的孩子該怎麼辦?目前在南部擔任國中輔導老師的林瑋羚說,若是遇到這樣的孩子,她希望好好跟對方討論背後代價,若當時對於做不做有些猶豫的話該怎麼辦。只是林瑋羚也說,現在學校大概還是只能討論到安全性行為,對於要不要發生、怎麼確定自己要不要這些探索的想法,在教育現場還是有很大的困難,而學校也曾有老師想引進保守教會團體的「守貞教材」,當她提出質疑時,老師會很生氣,說被干擾。

「小學就要教,不然國中會受害」國小老師的性教育:月經、懷孕、童婚、法律一次講清楚

等「長大」再來面對性教育,就真的太晚了──這件事,目前任教於新北市鷺江國小的翁麗淑在自己成長過程面對「月經」這題,體悟再深刻不過。翁麗淑成長於戒嚴時期,那時候不會談性教育,她甚至是有月經以後才認識月經的:「我沒在之前有認識我身體,所以我常處於驚嚇、不知如何是好、很自卑,覺得為什麼我跟別人不一樣、自己承擔這些……」升上高中時她連帶衛生棉都覺得很不好意思,女同學們也從來不把「衛生棉」3字說出口,而是換成「蘋果麵包」。

談起以前跟現在性教育的差別,翁麗淑一秒大喊:「差很多!」在翁麗淑看來現在的小學生真的很好,曾有個月經比較早來的同學裙子沾到,寫黑板時全班看到,同學們也只是很自然地說:「妳裙子沾到血了,要不要衛生棉?」翁麗淑也在手作課時教孩子們縫製布衛生棉,男生女生都要學,雖然有些家長一開始會反對,看到孩子做出來的成品卻會帶去公司炫耀:「原來這就是布衛生棉!」

20180517-「婚姻平權大平台國際反恐同恐跨恐雙日」記者會,鷺江國小教師翁麗淑發言。(陳韡誌攝)
針對性平教育,鷺江國小教師翁麗淑以自身成長經歷指出,若等「長大」再來面對性教育,真的就為時已晚了。(資料照,陳韡誌攝)

未成年性行為這事,翁麗淑雖然沒在自己學校碰過但常在新聞看到,她深深感受到性教育的重要性:「我覺得小學就要教,不然國中會受害。」談性教育,翁麗淑的原則還是「講清楚」,談月經會帶孩子討論為什麼經期不能進廟裡拜拜再進一步討論到父權,也會說有月經就有懷孕的可能、懷孕狀態是什麼、提醒孩子「身體長大了你們有這種能力,如果有懷孕的能力要怎麼看待性行為」。

翁麗淑也會說清楚法律上未滿16歲不能有性行為,至於為何是16歲,是注重人權的國家大多會訂出一個平均來說夠成熟的年紀,保護青少年不致被有權勢的大人們下手,反過來看一些允許童婚的國家,那些孩子很早就走入婚姻、人生完全被安排好,孩子沒有資源,大人們就可以決定一切──孩子們聽到「童婚」大多會覺得可怕,翁麗淑也碰過一些小孩直呼「好好喔不用讀書耶」,這時她會提醒:「可是你要一天到晚工作耶!你不用讀書,但也沒有去玩的自由,12歲就開始要生小孩……」

若是兩個孩子的性行為呢?翁麗淑會提到「兩小無猜條款」,但也會提醒孩子還是希望等大一點再發生性行為,而這中間可以怎麼面對彼此的愛、真的很想靠近有什麼方法、又或是「兩個人為什麼必須要有性行為才是愛」等思考。

在尼泊爾,童婚是常態。16歲的 Surita 在前往丈夫家路上哀嚎抗議著。
童婚在尼泊爾是常態,圖為年輕女生在前往丈夫家路上哀嚎抗議著。(資料照,取自AP)

被媒體獵殺的「小媽媽」背後無奈:每天不知道怎麼辦,如果被知道的話一定被罵到死

再談未成年懷孕,翁麗熟直言媒體對那些孩子是很殘忍的,責備他們輕易把生下來的孩子丟掉,卻不知對孩子來說懷孕是「每天提醒他說不知道怎麼辦,有個生命在他身體裡要面對」,每天都是煎熬。

「還有新聞報說他們自己學分娩把小孩生下來,我們大人都很難這麼做耶,非常危險,但他們為什麼?不是因為這世界上歧視太大了嗎?『如果被知道的話一定被罵到死』,你沒看到行為背後孩子是怎麼糾結……」翁麗淑嘆:「我們是個很厭童的社會,對未成年孩子我們同理真的太少太少。」

「你們覺得不要談他就不會去做,但當他面臨這種誘惑,他身體很想要嘗試啊!你沒同理小孩他不會有力量,他只會覺得自己很髒,『你不要知道,我們就在台面下做』……」翁麗叔嘆。

羅興亞婦女D為了墮胎,吞下無數顆墮胎藥,直到大量出血。(美聯社)
未成年懷孕的「小媽媽」常因社會壓力,常偷偷的把小孩生下來。鷺江國小教師翁麗淑直言「對未成年孩子我們同理真的太少太少。」(美聯社)

該怎麼避免未成年懷孕,在翁麗淑看來還是在性教育好好談怎麼去「協商」性行為,包括性與愛的分別、是否有愛就要有性、該怎麼堅持戴保險套這事、或是怎麼跟對方溝通說只需要做到什麼地步,讓孩子能明白所謂的性是要真正去理解、溝通自己要的是什麼。

翁麗淑認為目前的性教育顯然是不夠的,至多就教學生青春期後的生理變化,連帶教說「交友要注意什麼」,要很多人一起出去、要「保護自己」,這與性別平等觀念是相違的。

教導身體界線的「身體紅綠燈」也會是個問題,課本會教說身體哪些地方大家都可以碰、哪些誰都不能碰、哪些有人問過才能碰,問題是──「那是不對的,界線這是我自己決定的!」翁麗淑強調,就算是同一個人在不同時間也都會有不同的身體界線,可能今天想抱抱,隔天誰都不准碰,必須告訴孩子這可以自己決定。若是單純以身體部位來分「紅綠燈」,當爸媽要替孩子洗澡時,可能就會產生混亂:「我的私密處不是不能碰嗎?為什麼爸爸媽媽可以碰?」當例外一開就會有更多例外,而處在低權力位階的孩子,將沒有能力拒絕大人的觸碰。

父親 育兒(示意圖非本人/StockSnap@pixabay)
身體界線?爸媽可以碰嗎?當例外一開恐怕就會有更多例外,而處在低權力位階的孩子,將沒有能力拒絕大人的觸碰。(資料照,取自StockSnap@pixabay)

跟孩子談這麼多,孩子會懂嗎?翁麗淑認為:「大部份小孩會慢慢有一點感覺,我們教的東西不必然讓小孩完全懂,但他要慢慢思考的地方已經放到他腦袋。」同時翁麗淑也強調大人的教育一樣重要,老師有性別意識,對孩子來說這些才真的可能融入生活,而目前每年4小時針對老師的性平教育是不夠的。

恐嚇性教育後果是連「安全」的性都擋掉:生小孩很恐怖,我以後都不要懷孕了!

曾於高中教授健康教育的小麗(化名)說,確實目前性教育還停在「不要做就好」,課本談的是「安全」、「倫理」的性,而不是「自主」的性。性是不預期被開放的,基於管理方便,教育出現威權文化、保護主義,這時可能會用恐怖訴求(例如墮胎影片)、道德訴求、情感訴求來避免孩子談性:「我們會告訴你這事不好、危險,乃至於你別去碰就比較好,可能光是講這種就很花力氣。」

告訴孩子墮胎很恐怖,有效嗎?小麗提醒:「你恐怖下去了,你擋掉的不只是不安全的,你可能連安全的一起擋掉,有些學生就跟我說『生小孩很恐怖喔,我以後都不要懷孕了!』」

道德訴求在小麗看來,孩子反應也只會變成「很麻煩,不要碰好了」,甚至學校曾有保守宗教團體來談性教育,訴求是婚前守約,課程裡放了很多恐怖影片,最後還有個「守貞卡」簽署拍照儀式,這時就發生荒謬的事了──一部份同意簽守貞卡的或許是所謂乖寶寶學生、會聽老師話的學生,但也有個早已是「老手」性經驗豐富的男同學竟也上台簽守貞卡,這種守貞儀式頓時淪為鬧劇,那學生純粹是為了好玩才簽的。

對於那次保守宗教團體播放的恐怖影片、性病圖片,小麗說他們舉的東西未必是不對,有些數據或許是真的、圖案可能是真實圖案、案例可能也是真實案例,但性教育若只是告訴學生「性是恐怖的」,這麼一操作下來就會跟10年、20年前沒有太大不同,為了迴避性而停在這裡。

青春期身體飛度「長大」 坦然才是保護孩子的正道?

不要談「性」的迷思,在小麗看來恐怕連高中都還在,談起性教育可能很多學生都表現得不陌生,態度上像是一瓶水已經裝滿了、裝不進去了,問題是:「如果這個『滿』是好的,滿OK,怕的已被其他的部份灌滿了,有些是被刻意操作的,或不良媒體、不良團體的文化,那部份我覺得是可能的阻礙,比較棘手的……」

談起理想的性教育是什麼,小麗說,高中至少能做到「自主」的開竅她會比較放心,會開始想什麼是自主、自主的展現是什麼,而不是單純只有「我說了算」。在教育現場受限於時間,小麗坦言要帶領學生深刻思辨很難,甚至她自己都因為健康教育時數下降、理應退休的教師因年金改革不願離職而被迫改為兼任離開學校,但她仍希望有天回歸校園,帶領學生去思考更深層的生命教育:「我們可以判斷、不停去發展,去把學生們自我可以成長的部份帶出來,有沒有辦法去發揮這樣的教育能力呢?」

讓孩子知道「為什麼」再進一步自己去思考、想想自己是否願意承擔,這是幾位老師們想要的性教育。家長們或許以為孩子「長大」才要談性,但當步入青春期孩子的身體就已開始飛速「長大」,還沒到20歲就要面對自己的身體與慾望,而坦然去談性教育,或許才是保護孩子的正道。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