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南觀點:美中對峙下,台灣的產業經濟如何全球化∕數位轉型?

2019-04-09 07:10

? 人氣

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會見中國國家副總理劉鶴。(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會見中國國家副總理劉鶴。(美聯社)

「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們正在轉彎」,這是4月4日美國總統川普接見中國國務院劉鶴副總理時說的。美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國際事務副會長薄邁倫(Myron Brilliant)說,美中貿易協議已敲定9成,剩下的1成最困難和棘手:包括關稅及執行機制、智慧財產權、強制轉移技術及網路駭客攻擊等問題,最快5月可望達成貿易協議。

美中對峙的未來趨勢是甚麼?美國認為中國之所以崛起,乃係美國的國際戰略予以協助。因此,只要美國將中國進口商品的成本墊高,其產業競爭力將會隨之下滑,進而改變屢遭中國質疑:有礙公平競爭的「國家資本主義」制度的經濟結構;但問題是:

1.經濟面

美元就是世界貨幣,已經和世界各國連結,只要人民幣貶值(降低匯率),雖然進口的原物料會隨之上漲,但中國大陸出口仍有其優勢。何況中國對全球的產業供應鏈和美中戰略亦可採取脫鉤或合縱連橫策略以作為工具。實際上,牽扯美中貿易的經濟、利益及戰略等因素實在太多了。

兩岸經貿往來也受美中貿易大戰影響?因為台灣經濟有極高的比重為「台灣接單、大陸生產、出口美國」之三角貿易型,美中貿易戰可能衝擊台灣的產業鏈。

2.政治面

中國大陸利用對美國的大量出超,轉為發展「一帶一路」的籌碼。目前東南亞、南亞、南歐及非洲等,有不少國家都已經成中國的政治夥伴。反觀,美國由於財政收支的架構,大量依賴債券發行,能否挪出大筆援外經費?除非硬要他的盟邦來分攤國際事務的經費,但世界並不景氣啊!

中義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美聯社)
中義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美聯社)

臺灣面對的問題是甚麼?兩岸貿易關係和中美實在「大不同」;因為美中貿易是美國一年逆差3230億美元(2018年),而兩岸貿易則是台灣一年順差達800億美元。難道台灣仿效美國是東施效顰嗎?不要畫虎不成反類犬?筆者分析,台灣的應對策略可以如下考量:

1.對外:臺灣成為美中對峙場域

近來,中國海空軍不斷穿越海峽中線,甚至是臺灣的東面,弦外之音似已突破「第一鳥鏈」的封鎖,對台對美施加壓力。而美國則開放軍售,例如上月21日據「彭博社」報導,美國川普政府已默許,對台灣出售60多架F-16戰機;但4月4日《時代雜誌》(Time)卻又引述3名美國官員說法,「已暫停」上述的對台軍售,直到美中達成貿易協議後,後續研議。何況川普於去年3月簽署生效的《台灣旅行法》,將會促進臺灣與美國的高層級交流,不斷聲援臺灣。

3月31日中國空軍的兩架殲11戰機,飛越台灣海峽中線;並與我國出動攔截的戰機「對峙」超過10分鐘,才返回中線以西之空域。當晚,中國《環球時報》宣稱,是對美國與台灣的明確警告?

2月25日美軍作戰艦與補給艦各1艘,由我國西南海域向北航經台灣海峽。美海軍表示,這次例行穿越符合國際法,顯示美國捍衛印太地區自由航行的決心。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則在2月25日說,反對美國軍艦通過台灣海峽。

筆者觀察,美中兩國似乎不斷藉由臺灣來表達彼此間的不滿,相互嗆聲!讓臺灣腹背受敵,政府及民眾似乎壓力不小。

2.對內:政治惡鬥、景氣不佳

國內由於貧富差距加劇,加上年輕人及南部農民、勞工族群收入已達生活底線;除了與高收入者形成「所得對立」外,加上少數媒體的操作,以致造成「社會紛擾但不衝突」。加上藍綠的政治惡鬥,民粹、意識型態及少數新聞媒體報導的過度渲染,造成民眾、政黨支持者對兩岸政經議題的看法似乎漸趨「極化」?!

 筆者以為,臺灣既受益於全球化,也避免不了全球化的後遺症,在這次2018年地方大選展露無遺,但怎麼應用「共享經濟」的理念因勢利導,創造一個「新社會」,勢在必行?!

美國國防部發表美軍雙艦穿越台灣海峽(Facebook U.S.Navy/作者提供)
美國國防部發表美軍雙艦穿越台灣海峽(Facebook U.S.Navy/作者提供)

2020總統大選的主要議題將會是甚麼?

第1個問題,如何讓民生(指大眾)經濟振興起來?

第2個問題,如何讓產業經濟振興起來?

第3個問題,臺灣如何選擇出路?

第1及2個指的是,要走的路是「安和樂利」或「產業發達」路線?安和樂利係偏向在地滿足充分就業,產業發達偏向和全球產業鏈接軌,追求量的提升。

又,第3個又關係著第1及2個問題,究竟是要追求「全球化」或「在地化」或「區域化」,也關係著台灣的政治走向?!

筆者認為,韓國瑜市長選擇第1及3項:「臺灣安全·人民有錢」。而蔡英文總統則選擇第2及3項:「臺灣安全‧經濟繁榮」。

從全球到在地?前經建會主委陳博志教授曾寫過「台灣經濟戰略:從虎尾到全球化」一書,為何會有倒過來的寫法?這代表著一種趨勢或潮流?!英國劍橋大學資深學者芬巴爾·利夫西(Finbarr Livesey)也寫過「後全球化時代:世界製造與全球化的未來」(From Global to Local)一書,皆率先預告未來的走向。

筆者認為,或許可以試著勾勒其間關連:在地→在地全球化→全球化→全球在地化→在地化,不斷地回饋。

以上的「在地全球化‧全球在地化」之過程,可以在麥當勞(McDonald's)、肯德基(Kentucky)等國際連鎖店之經營發展見到端睨。它們起初係由美國發展到國外都市,原來是隸屬美國總公司的「自營店」,但後來又發展為當地業者經營的「加盟店」。重點是,終究回歸當地人經營,全球與在地融合變成當地生活的一部分。

全球化、知識經濟的時代,大學應以培育具專業、多元性、多面向、能掌握國際事務動態的未來菁英為目標。(圖:行政院提供)
全球化、知識經濟的時代,大學應以培育具專業、多元性、多面向、能掌握國際事務動態的未來菁英為目標。(圖:行政院提供)

筆者以為,台灣政壇有一陣子(蔣經國時代、李登輝時代),臺灣政治人物似乎「非」海外歸國學人不可,可是終究當地政治人物也會生長出來,韓國瑜、柯P皆然?!

如何運用數位科技達到「在地全球化」、「全球在地化」?首先分析現今世界經濟風貌是甚麼?其實,從1970年代就開始逐漸形成當前世界經濟的様貌:

1.數位 (Digital)科技發展

最主要的特色是指數式成長,數位爆炸式發展,以及重組式創新。

2.全球化(Globalization)潮流

最主要的特徵是什麼都商品化,不管金融、技術及勞動等都是商品,如此就可利用「價差→套利」。如此則造成全球市場的「旣整合又分裂」,貨物雖然可以全球流通,卻又造成社會經濟的兩極化。

筆者認為,兩岸經貿交流是在全球化與兩岸關係對抗/合作下來進行。一方面,中國的市場對美國、台灣形成一股強大的吸力,尤其是在IT(資訊科技)與全球化的分進/合擊下,美國金融資金正在追求全球套利。而「台灣接單,大陸生產」可使Made in Taiwan的在地生產全球化。另一方面,目前兩岸的政治對抗及美中軍事對峙,不禁令臺灣民眾對兩岸經濟、文化等交流存有極強烈的國家安全顧慮;應如何在政治與經濟取得「動態平衡、整合及未來思考」

*作者為雲林科技大學營建系及通識教育中心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