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未必會是成功的革命,卻是一場乾淨的革命──阿爾及利亞召喚「阿拉伯之春2.0」

2019-04-09 06:10

? 人氣

2019年2月至4月,阿爾及利亞爆發反政府示威,要求總統下台。這位女士手上的海報寫著:「有生以來,我第一次不想離開阿爾及利亞」(AP)

2019年2月至4月,阿爾及利亞爆發反政府示威,要求總統下台。這位女士手上的海報寫著:「有生以來,我第一次不想離開阿爾及利亞」(AP)

從今年2月底開始,他們每個星期五──穆斯林的主麻日(禮拜日)──都會走上街頭,湧向市中心的歷史地標「國家郵政總局」,一路示威遊行,目標更具歷史意義:我們的總統已經在位近20年,老邁昏聵,甚至過去6年都無法視事,形同行屍走肉;這樣的總統只有一個選擇:立刻下台。

和平進行、滿懷希望的運動與革命

每個星期五固定的大規模遊行示威其實還不是奇觀,真正的奇觀是示威之後,首都阿爾及爾(Algiers)街道很快就會恢復得乾乾淨淨,彷彿沒發生什麼事。而且這不是軍警戒備虎視眈眈、或者地方政府工作人員的功勞,而是遊行示威者的自動自發、做好準備、廣泛宣導,希望充分彰顯這場運動──或者革命──和平進行、滿懷希望的一面,儘管它的訴求有如火藥桶一般危險──獨裁者下台,政權轉移。

2019年2月至4月,阿爾及利亞爆發反政府示威,民眾自動自發做好清潔工作。(AP)
2019年2月至4月,阿爾及利亞爆發反政府示威,民眾自動自發做好清潔工作。(AP)

換言之,這未必是一場成功的革命,卻是一場「乾淨」的革命。發生在北非大國阿爾及利亞(Algeria)尤其難能可貴。2011年,「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風潮席捲北非與中東,隨著和平示威而來的是暴力衝突與血腥鎮壓,甚至是殘酷內戰,當時阿爾及利亞總統布特佛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挺過狂風暴雨。8年動盪、無數人命犧牲之後,阿拉伯之春只萌生了一個成功的案例:突尼西亞。

8年前的布特佛利卡之所以沒有淪為本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格達費(Muammar Gaddafi)、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與薩利赫(Ali Abdullah Saleh),靠的是他對內嚴峻但不致於殘暴的獨裁,以石油收益提供大量民生補貼;對外長期活躍國際社會,儼然第三世界國家代言人,與歐美主要國家交好,充分配合九一一之後美國的全球反恐戰爭。

阿爾及利亞總統布特佛利卡。(美聯社)
阿爾及利亞總統布特佛利卡。(美聯社)

行屍走肉當總統 置人民於地何? 

問題是,8年前的布特佛利卡已經高齡74歲,當了12年總統;後來他在2014年4月嚴重腦中風,半身癱瘓在輪椅中,幾乎不能言語,閱讀寫作與認知功能顯然也大受影響。儘管已是個喪失行為能力的老人,布特佛利卡還是硬生生佔住總統寶座,2014年4度連任,今年2月更宣布將發揮老而不死的精神競選第5任。以阿爾及利亞的選制與選風而言,布特佛利卡參選等於當選。

然而4200多萬阿爾及利亞民眾已經受夠了這個連話都說不清楚、只能蝸居輪椅與病床、幾乎與人民斷絕連繫、甚至可能已淪為傀儡的「總統」。從今年2月22日開始,各大城市民眾自動自發走上街頭,沒有特定的政黨鼓吹、沒有特定的領導人振臂高呼,卻做出過去20年阿爾及利亞人難以想像的舉動──要求總統下台,而且是立即下台。

2019年2月至4月,阿爾及利亞爆發反政府示威,要求總統下台。(AP)
2019年2月至4月,阿爾及利亞爆發反政府示威,要求總統下台。(AP)

典型的裙帶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與「竊盜統治」(kleptocracy)

布特佛利卡雖然比較像一個「開明專制」型態的領導人,手上沾染的鮮血不算多,但他建立的政權仍然是典型的裙帶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與「竊盜統治」(kleptocracy),家人、親信、軍方、獨立戰爭戰友以他為核心的組成的菁英集團貪腐成性,壟斷大部分石油與天然氣資源。阿爾及利亞獨立近60年,經濟萬變不離其宗,就是靠化石燃料吃飯。2014年迄今石油價格長期低迷,阿國人民的日子越來越難過,兩位數的失業率居高不下,許多年輕世代的第一志願是跨越地中海到歐洲找機會,然而統治集團繼續過他們肥滋滋、美滋滋的日子。

堅持讓一個癱在輪椅上的重度中風病患繼續當一任5年的總統(他本人可能都不太清楚是怎麼回事),充分凸顯統治集團戀棧權位、死抓既得利益不放的醜陋嘴臉。示威進入三月之後,統治集團知道非退讓不可,先是宣布改組內閣,換上一批半新不舊的面孔,示威群眾不依;接著布特佛利卡宣布放棄連任,只做到4月28日,群眾還是不依;4月2日,布特佛利卡終於宣布即日起下台,結束差25天就滿20年的總統生涯。

這一連串緊鑼密鼓的歷程沒有暴力衝突、沒有血腥鎮壓(先前的血腥內戰是20年前的事),純粹就是人民發聲、統治集團回應,其中軍方扮演臨門一腳的角色。其實阿爾及利亞民眾並不是要趕盡殺絕,他們只是太清楚檯面上這批「掌權者」(le pouvoir)的盤算勾當──以拖延戰術拱出一個能夠確保既得利益集團利益的「布特佛利卡2.0」。

阿爾及利亞年老體衰的總統布特佛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試圖連任,引發民眾抗議(AP)
阿爾及利亞年老體衰的總統布特佛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試圖連任,引發民眾抗議(AP)

民眾持續抗議:只趕走阿里巴巴不夠,也要趕走四十大盜

因此民眾對軍方將領逼宮並沒有感激涕零,因為兩個月前力拱布特佛利卡當「輪椅總統」的正是同一批軍頭;對總統出缺後的3名最高公職──合稱「3B」的國會民族院(參議院)議長本薩拉赫(Abdelkader Bensalah)、總理貝都依(Noureddine Bedoui)、憲政會議主席貝萊茲(Tayeb Belaiz)──都不信任,因為他們都是布特佛利卡的人馬。因此在最近的這個星期五(4月5日),民眾依然走上街頭,要求除舊迎新,趕走阿里巴巴也趕走四十大盜。

阿爾及利亞不設副總統,依據憲法,總統出缺之後,國會兩院(另一院是國民議會,即眾議院)要儘快集會,推選參議院議長(本薩拉赫)為代理總統,並在90天內辦理總統大選。阿爾及利亞民眾雖然對「布特佛利卡餘孽」無法信任,但在欠缺強勢反對黨、強勢領導人、健全公民社會的情況下,恐怕還是只能暫時將就但嚴格監督「新瓶舊酒」,防止軍方干預過深,全力追求預訂3個月後的大選能有優質的候選人參與,過程符合民主政治的常規標準,讓國家能有一個全新的開始;其合法性是奠基於自由民主人權法治,而不是戰爭歷史與個人威權。

阿爾及利亞總統布特佛利卡(左)蘇丹總統巴希爾(右)皆為非洲國家的萬年總統俱樂部會員,兩人在近來面臨人民的強力挑戰。(AP)
阿爾及利亞總統布特佛利卡(左)蘇丹總統巴希爾(右)皆為非洲國家的萬年總統俱樂部會員,兩人在近來面臨人民的強力挑戰。(AP)

其他北非諸國:蘇丹與摩洛哥強力鎮壓,利比亞軍閥混戰

目前看來,阿爾及利亞這場「乾淨的革命」頗有成功的希望,或許真的會像一位示威者所說的「像玫瑰一樣茁壯綻放」。但它對周邊其他國家會起示範甚至帶領的作用嗎?恐怕很難。大約與阿爾及利亞同時,蘇丹首都喀土木(Khartoum)也爆發大規模反政府示威,當局嚴厲鎮壓,但情勢還沒有亂到動搖國本的地步。另一個挺過阿拉伯之春的國家摩洛哥(Morocco),6日宣布將42名抗議政府貪腐無能的示威者判處3年至20年的重刑。

與阿爾及利亞緊鄰、同為產油大國的利比亞情況更糟,與敘利亞並列阿拉伯之春兩大警世教案,自2011年10格達費垮台遇害以來,內戰從未真正結束,國家分崩離析,軍閥割劇,近來戰火再度升高,聯合國扶植的政權搖搖欲墜。

但無論如何,阿爾及利亞人口4220萬,面積238萬平方公里(非洲最大),如果能夠在不流血的情況下踏上民主轉型之路,仍將是一樁意義深遠、令人振奮、極具啟發性的大事。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