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未必會是成功的革命,卻是一場乾淨的革命──阿爾及利亞召喚「阿拉伯之春2.0」

2019-04-09 06:10

? 人氣

2019年2月至4月,阿爾及利亞爆發反政府示威,要求總統下台。這位女士手上的海報寫著:「有生以來,我第一次不想離開阿爾及利亞」(AP)

2019年2月至4月,阿爾及利亞爆發反政府示威,要求總統下台。這位女士手上的海報寫著:「有生以來,我第一次不想離開阿爾及利亞」(AP)

從今年2月底開始,他們每個星期五──穆斯林的主麻日(禮拜日)──都會走上街頭,湧向市中心的歷史地標「國家郵政總局」,一路示威遊行,目標更具歷史意義:我們的總統已經在位近20年,老邁昏聵,甚至過去6年都無法視事,形同行屍走肉;這樣的總統只有一個選擇:立刻下台。

和平進行、滿懷希望的運動與革命

每個星期五固定的大規模遊行示威其實還不是奇觀,真正的奇觀是示威之後,首都阿爾及爾(Algiers)街道很快就會恢復得乾乾淨淨,彷彿沒發生什麼事。而且這不是軍警戒備虎視眈眈、或者地方政府工作人員的功勞,而是遊行示威者的自動自發、做好準備、廣泛宣導,希望充分彰顯這場運動──或者革命──和平進行、滿懷希望的一面,儘管它的訴求有如火藥桶一般危險──獨裁者下台,政權轉移。

2019年2月至4月,阿爾及利亞爆發反政府示威,民眾自動自發做好清潔工作。(AP)
2019年2月至4月,阿爾及利亞爆發反政府示威,民眾自動自發做好清潔工作。(AP)

換言之,這未必是一場成功的革命,卻是一場「乾淨」的革命。發生在北非大國阿爾及利亞(Algeria)尤其難能可貴。2011年,「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風潮席捲北非與中東,隨著和平示威而來的是暴力衝突與血腥鎮壓,甚至是殘酷內戰,當時阿爾及利亞總統布特佛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挺過狂風暴雨。8年動盪、無數人命犧牲之後,阿拉伯之春只萌生了一個成功的案例:突尼西亞。

8年前的布特佛利卡之所以沒有淪為本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格達費(Muammar Gaddafi)、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與薩利赫(Ali Abdullah Saleh),靠的是他對內嚴峻但不致於殘暴的獨裁,以石油收益提供大量民生補貼;對外長期活躍國際社會,儼然第三世界國家代言人,與歐美主要國家交好,充分配合九一一之後美國的全球反恐戰爭。

阿爾及利亞總統布特佛利卡。(美聯社)
阿爾及利亞總統布特佛利卡。(美聯社)

行屍走肉當總統 置人民於地何? 

問題是,8年前的布特佛利卡已經高齡74歲,當了12年總統;後來他在2014年4月嚴重腦中風,半身癱瘓在輪椅中,幾乎不能言語,閱讀寫作與認知功能顯然也大受影響。儘管已是個喪失行為能力的老人,布特佛利卡還是硬生生佔住總統寶座,2014年4度連任,今年2月更宣布將發揮老而不死的精神競選第5任。以阿爾及利亞的選制與選風而言,布特佛利卡參選等於當選。

然而4200多萬阿爾及利亞民眾已經受夠了這個連話都說不清楚、只能蝸居輪椅與病床、幾乎與人民斷絕連繫、甚至可能已淪為傀儡的「總統」。從今年2月22日開始,各大城市民眾自動自發走上街頭,沒有特定的政黨鼓吹、沒有特定的領導人振臂高呼,卻做出過去20年阿爾及利亞人難以想像的舉動──要求總統下台,而且是立即下台。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