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葉永鋕的死,孩子好想跟小學同學說「對不起」…4位老師談性平,大人的教育也不能等

2019-04-09 08:00

? 人氣

「玫瑰少年」葉永鋕的故事時時在提醒著性平教育的重要性,但曾國中任教的教師也指出,教育也常因為沒有性平意識的大人而「破功」。(資料照,阮庭緯提供)

「玫瑰少年」葉永鋕的故事時時在提醒著性平教育的重要性,但曾國中任教的教師也指出,教育也常因為沒有性平意識的大人而「破功」。(資料照,阮庭緯提供)

每個人的生命中或許都會遇過一兩個被笑「娘」的男同學,而這之中有些同學是無法平安長大的──2000年屏東縣高樹國中葉永鋕因長期遭嘲笑「娘娘腔」、只敢在無人時段上廁所,意外倒臥血泊中而亡,到了2011年同志大遊行隔天,身形瘦小飽受霸凌的鷺江國中楊允承則從自家7樓一躍而下,震撼平權團體。

這些悲劇在在提醒性別平等教育之重要性,而目前於台南市一所國中任教的林瑋羚即說,其實孩子是懂的,當她告訴同學們葉永鋕的故事,每一次都有同學反映,好想跟曾被自己嘲笑過的小學同學說「對不起」;只是另一方面教育也常因為沒有性平意識的大人而「破功」,可能上一堂課才談完性別刻板印象,下堂課的老師又說:「你是男孩子,怎麼可以玩這個?」

20190407-新北市鷺江國中。(擷取自GOOGLE MAP)
到了2011年同志大遊行隔天,學生楊允承一躍而下,震撼平全團體。(擷取自GOOGLE MAP)

該如何讓孩子從小熟悉性別平等概念、讓與多數人不一樣的孩子也能自在平安的長大?目前正致力於性平教育、分別來自北中南的國小社會科老師翁麗淑、國中體育老師小X(化名)、輔導老師林瑋羚、高中健教科老師小麗(化名),各自談了他們的觀察──孩子們其實比想像中的「好教」,但在此同時,大人們的教育也真的不能等。

從小被質疑「不像女生」的體育老師:如果當時有性平教育,我的國高中6年可以過快樂一點…

目前於中部某國中教體育的小X從小也是一個會被質問「妳是男生還是女生」的孩子,她讀國高中的時候最困擾的就是「正常」二字,6年來似乎所有人都說她「不正常」,談起為何如今特別致力於性平教育,小X說:「如果當時有性平教育,我的國高中6年可以過得更快樂一點。」

成長於還沒有性平教育的年代,小X因為「不像女生」飽受煎熬,擦防曬的男同學也一定被笑「很娘」,出櫃的同志學生自然是更受排擠;小X記得某次段考隔壁班老師來自習時聊到一位出櫃的同學就說:「你們知道她嗎?她是…這樣不好,你們不要跟她一樣。」──老師連「同性戀」3個字都不願意說出口。

後來出社會成了體育老師,小X雖然沒有正式教授性別平等課程,但在上課各種細節上都會注意消除性別刻板印象,例如不以性別分組、以男女混合分組,如果有男同學因為不擅長運動被笑「是不是男人」,她也會當場回:「是不是男人,跟他的協調性有關嗎?」

兩性、女人、情感、示意圖、職場、女性。(取自pixabay)
「妳是男生還是女生」?體育老師想起當年,嘆「如果當時有性平教育,我的國高中6年可以過得更快樂一點。」(資料照,取自pixabay)

說出傷人的話語背後可能是因為不懂「為什麼」,但一旦懂了「為什麼」,孩子其實是會改變的──例如小X擔任班導師那年曾經在一節性平課程認真教孩子「髒話」、各種髒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孩子們很快發現這些髒話都是在攻擊女性了,有人告訴小X「以後不敢罵了」,甚至還會自主管秩序起來,若是班上有同學還是繼續罵「幹你娘」,同學們就會開始鼓噪:「吼,你是不是想對人家媽媽幹嘛?」這麼一來,班上的髒話也漸漸變少。「你要使用語言,你一定要知道那什麼意思。」小X說。

本篇文章共 10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