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5年已經不知道死過多少同志」他們在公投道出100名同志青春故事:只要有一個人被拯救,都是好的

2018-11-25 20:10

? 人氣

同志一直都在你我的青春裡,只是很多人沒機會認識。示意圖為2018台灣同志遊行,參與民眾現場揮舞著彩虹旗。(資料照,顏麟宇攝)

同志一直都在你我的青春裡,只是很多人沒機會認識。示意圖為2018台灣同志遊行,參與民眾現場揮舞著彩虹旗。(資料照,顏麟宇攝)

同志一直都在你我的青春裡,只是很多人沒機會認識。當2018年反同婚公投「愛家公投」正熱、一句句指控同性婚姻造成「人倫秩序與性關係混亂」、許多同志又焦慮得想自殺時,多年來看過許多年輕生命消逝的一群年輕人開張「青春藏了誰」臉書粉絲專頁,徵稿讓同志們道出他們的生命故事──

「我們想告訴聽到故事的人,同志是真實存在。電視上可以看到的同志通常都是很風光的,好像名人才有種出來說自己是同志,所以圈內很多同志會覺得我有一定地位才可以出櫃做我自己,但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到有能力有權勢不會到那地位被洗刷掉的地位上──我們都是活在這裡的,我們活的方式不一樣,但我們確實存在,不一定要成為有頭有臉的人才可以活得下去、活得好。

無論公投結果如何,志工楊雁說,這過程中投的每一票、說的每句話,都會被同志記在腦海裡,阿黑更是直言:「開票過程,就算只有一票也是傷害。」也因此社會對話變得格外重要,GJ說:「即便未來有人看到這些故事受到拯救,即便只是一個人、有個站在中間的人因為這些故事而搖擺,那都是好的。」

20181027-2018台灣同志大遊行。(簡必丞攝)
「即便未來有人看到這些故事受到拯救,即便只是一個人、有個站在中間的人因為這些故事而搖擺,那都是好的。」GJ說。示意圖為2018台灣同志大遊行,與本文個案無關。(資料照,簡必丞攝)

「青春藏了誰」由10多人團隊組成,從11月13日開張至今已募得超過百名同志的生命故事徵稿,團隊之中的楊雁、阿黑、GJ皆是同志諮詢熱線教育小組成員,他們看過許多青春的傷口,也盼望能用故事告訴躲在社會暗處的同志小朋友「你不是孤單一人」、讓不了解同志族群的人知道「同志跟大家沒什麼不同」,台灣並不會因為婚姻平權通過而不再有歧視,他們想做的,正是從根本去對話。

同志教育成關鍵戰場:透過教育,大家才會知道為何婚姻該是平等的

談起當初「愛家公投」通過時作何感想,楊雁想到的是那些消逝的年輕同志生命,她急促說著:「我待5年已經不知道死過多少人,為何還有那麼多人會不顧有人死掉這事,還去簽這個?

阿黑則是悠悠一笑,道破敵方盤算:「我第一時間覺得,萌萌(反同婚陣營)終於知道關鍵在『教育』了,他們若不從教育著手,我們這一代會明白性平或同志教育這事是重要的,唯有阻止這些人接受教育,大家才不會變得不一樣──他們也發現他們跟大家不一樣,這就是這些年性平教育成功之處,這對他們來說也是很可怕的事情。

「愛家公投」第11案主張不應於國中小實施同志教育,在「青春藏了誰」團隊的熱線教育小組成員們看來,反同婚陣營真是看到關鍵了。也因為性平教育是保守勢力最忌憚的部份,GJ說,這就是最重要的工作:「如果不靠教育去反洗腦被他們洗腦的人,大家就永遠會被洗腦。」

20181027-第16屆同志大遊行27日登場,今年主題為「性平攻略由你說.人人18投彩虹」,分成9大隊、3條遊行路線,圖為民眾手拿彩虹旗。(甘岱民攝)
「透過教育,大家才會知道為何婚姻該是平等的。」楊雁說。示意圖為2018同志遊行,與本文個案無關。(資料照,甘岱民攝)

過去同志運動中「婚姻平權」向來是亮點,「讓相愛的人成家」已成年輕世代價值,而GJ說,婚姻平權、性平教育,兩者分開但相互關聯,一樣重要:「首先要去以法律地位去最基礎地保障人民權利,人民權利包含我們剛才說同志可以結婚,這過往100多年來都沒有去保障到──但如果 2019年5月24日我們就可以適用民法結婚,歧視就會消失了嗎?歧視不會因為一個法律的存在就消失,他仍會出現歧視的狀況,而消弭歧視的方法還是對話教育跟溝通,我們才會覺得這部份很重要。

「透過教育,大家才會知道為何婚姻該是平等的。」楊雁說,GJ則引述友人曾說的:「知識就是力量,教育的本質就是賦權。」

長輩害怕是因為「不認識」:希望讓長輩看到同志生活有很多樣貌,可以在社會可以用任何方式好好活著

所謂教育,當然也包括對大人的教育。楊雁說,許多長輩還是會擔心孩子是同志,但比較多是擔心會不會沒有工作、沒有家庭、活得不好,過去台灣人對農安街性愛趴、是愛滋,他們會理所當然把對孩子的愛與擔憂轉為反同立場,因此,讓他們看見同志的真實生活就格外重要:「我們希望讓長輩能看到同志的生活有很多樣貌,同志可以在社會可以用任何方式好好活著。」

「長輩很多害怕是因為不認識,他們活到這歲數身邊沒有任何一個同志朋友、新聞常把同志跟很多污名連在一起,所以他們擔心對這小孩未來不好什麼的──這時一個個的故事對他們來說更真實,他們會發現自己其實根本就不認識這群人。」阿黑說。

20181027-2018台灣同志遊行。(顏麟宇攝)
「長輩很多害怕是因為不認識。」阿黑說。示意圖為2018台灣同志遊行。(資料照,顏麟宇攝)

GJ感嘆,其實成為大人以後能受到教育的機會很少,因此平權工作者希望從長輩能得知資訊、能學習的管道下手,包括臉書、line、傳單等,「只能把東西端出來,希望你們有機會看到。」GJ說,雖然「青春藏了誰」粉絲專頁客群還是以平權同溫層為主,但他希望同志族群跟本來就支持平權的人們可以做到:「讓中間那些搖擺不定的人去看到這些故事,因為這些人存在,讓他們更了解不同的族群。」

GJ也試著在自己公司早晨會議跟同事溝通。有人傳匿名紙條跟他說謝謝,他說他是不敢站出來的人,謝謝他站出來說這些,有些人在茶水間碰到會道謝,當然,也有一些本來會聊天的同事,在茶水間碰到他就閃開了。「我覺得也不可能要求他們一下子就改變啦。」GJ笑。

「我有時候會把極度反同的人想成怕蟑螂的人,你要如何跟蟑螂一起相處在一個環境?這可能是反同者對同志的想法,他可能不知害怕恐懼厭惡來自哪,你能消除他的恐懼或討厭嗎?我覺得很難,但有沒有可能最低最低你跟他相處在同一個空間?通常這種狀況叫『不殺生』。」GJ說。儘管自比為蟑螂聽來令人無奈,GJ希望討厭同志的人們能明白,不要因為討厭而「殺生」。

出櫃時師長同學的「沒反應」救他們一輩子:我知道反同勢力口口聲聲的「下一代」,正在轉變

「青春藏了誰」粉絲專頁開張以來,最熱門的文章之一是高雄中學「傑哥」的故事。傑哥自述曾在國中暗戀某男同學被當空氣,之後一直藏著自己的同性戀身份,沒想到進了高中一次聯誼,他糾結一陣以後坦然說出自己喜歡的是班上男生,同學們愣住一秒以後隨後笑:「好啦,他是真的蠻帥的」、「對啦,我如果是gay應該也會喜歡他!」

「然後呢,然後就沒了……從那之後,我像是重獲新生一般。」傑哥開始可以自在地做自己,自然地跟同學聊著喜歡哪個身材好的男性、舉手說聯誼要找陸軍官校,「你們大概完全沒想到,自己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接納,就這樣拯救了一個男同志對社會的信任……」而當公投辯論上反同婚陣營不斷說出各種仇恨言論時,傑哥說:「我想起的,還是你們」、「我知道反同勢力口口聲聲的『下一代』,正在轉變。」

「直同志的迴響心得都滿好的。」談起傑哥效應,阿黑這麼說,對於另一名同志Winter出櫃時老師「沒反應」、沒有指責他、他因此而感激老師一生的故事,阿黑說「沒反應就很重要」、GJ說「沒反應至少比一些激烈的反應好了」──平權之路說難不難,LGBT族群要的也只是「沒反應」,社會視他們與異性戀無異,都是自然的存在。

然而多數故事還是沉重的。楊雁說她其實有點掙扎:「很多同志前面已被傷害很多,為何要把自己過去經驗拋開來給大家看──我已經被傷害過了,你們還要傷害我嗎?有時候我們會想,我們是不是又傷害一個人、讓他們把痛苦的過去說出來……」GJ則嘆:「為何我們要大家把自己故事拿出來,說自己很可憐、拜託人支持我?為何有些東西對別人來說是理所當然的,對弱勢來說要獲得權利卻要這麼努力?而且他們很努力喔!」

20181027-2018台灣同志遊行,彩虹旗。(顏麟宇攝)
儘管公投期間「青春藏了誰」團隊也是傷痕累累,有時候來稿之沉重讓他們也快難以呼吸。示意圖為2018台灣同志遊行,與本文個案無關。(資料照,顏麟宇攝)

儘管公投期間「青春藏了誰」團隊也是傷痕累累,有時候來稿之沉重讓他們也快難以呼吸,GJ說他要盡量克制自己的情緒:「我們一心一意要撐到11月24日。11月24日之後結果不知道會怎樣,但粉專會繼續存在,無論有沒有要繼續做下去都會存在,即便未來有人看到這故事受到拯救,即便只是一個站在中間的人因為這故事而搖擺,那都是好的。

「開票過程就算只有一票,也是傷害」公投帶來大量同志自殺念頭 他們盼受傷靈魂有地方把秘密說出口

日前「青春藏了誰」公告,選舉後將持續刊登到第100則徵稿,至於還來不及潤稿的,團隊必須喘一口氣,會以相簿形式登出原始稿件。談起如何看待24日公投結果,楊雁坦言多少情緒會受到影響,但還是必須繼續生活、繼續賺錢,GJ則說不少同志朋友說:「不管公投結果是好是壞,我可以去死了。」

「開票那天我這邊很多人會關電視關臉書吧。」「我這邊有很多抗憂鬱的藥。」「我有抗焦慮的藥,我光想我要待在哪很難啊!」「我會躲起來睡一覺吧?」「可以吃個3天份安眠藥,24號那天把藥全部吃完!」提到開票之夜,他們難免焦躁,紛紛說想吞藥。

「我覺得公投過跟不過都是傷害。」阿黑嘆,她也在過程中看到一個朋友在反同影片按讚,她之前還去參加過他的婚禮,讓她都想叫對方退紅包了:「我自己就會覺得,可以把紅包還我嗎?如果你都不想讓我結婚、如果你不讓我擁有一樣的權利……公投這件事情讓大家被迫表態,開始有關係有立場,每個表態對同志來說都滿有可能是傷害,嗯也有可能會傷害到萌萌啦。

20181027-2018台灣同志大遊行。(簡必丞攝)
「我覺得公投過跟不過都是傷害。」阿黑嘆。示意圖為2018台灣同志大遊行。(資料照,簡必丞攝)

楊雁也嘆,她跟阿嬤談議題時阿嬤用詞極重,說同志影響下一代、同志被社會唾棄等等,這時她的選擇不是出櫃,而是認真與阿嬤溝通:「這些議題為何要重視?這些公投反對這群人存在的本質、反對這些人在社會上生活的本質,結果投的每一票、這過程一句話,這些話會被人記在腦海……」

「開票過程就算只有一票,也是傷害。」阿黑說。每一票支持反同婚公投的票,其實都是否定同志在社會生存的本質。

如果要說經營「青春藏了誰」有什麼快樂的部份,楊雁說,那就是至少有撐到11月24日、把一些可能沒辦法說出來的故事放出來了,有個平台讓同志透過匿名也好具名也好,去把這些故事說出來。

「有些人可能過去有些不好的經驗,他投稿時就說他是『第一次說出口』,那時候就會覺得滿開心的……我們至少有個平台讓有些人把沒辦法說出口的話說出來,他有了鬆自己一口氣的方式,雖然他身邊可能有人是不知道是他,至少他可以把秘密說出來、不會有人排擠他……」

「希望大家能活下去,還是要好好地活著,這是比較重要的。」

談起公投後有什麼期望,楊雁首先說,希望大家好好活著:「公投到11月24日就結束,但我知道大家的生命還有很長一段落,希望大家能活下去,還是要好好地活著,這是比較重要的。」

至於更遠的目標,是讓同志成為再普通不過的事實、再自然不過的存在:「我希望不要有粉專、不要有熱線,讓同志不再是一個標籤、不要再是一個議題,不要有人為了一些小事特地組一個組織,就是因為這東西很有議題性……」

「還是會有人為了小事做組織啦,像那個『還我焦糖奶茶』。」GJ從旁冷不防戳了一箭,一群人大笑起來。

20181118-「為愛返家—搭上幸福特快車」音樂會,群眾練習公投案投票。(甘岱民攝)
或許24日投票結果會讓不少同志心痛,畢竟支持歧視的每一票都是否定其生存意義,但另一方面來說,支持平權的每一票,也都是要他們用力活下去的證明。(資料照,甘岱民攝)

為了無數在歧視與惡意中傷痕累累、生命消逝的青少年們,一群年輕人創設粉專讓同志說出生命故事,而選舉會過去,平權之路仍會延續,他們最希望人們能好好活著,迎向終極平等的一天。在那之前,「青春藏了誰」都會在,告訴同志「你們不孤單」。

或許24日投票結果會讓不少同志心痛,畢竟支持歧視的每一票都是否定其生存意義,但另一方面來說,支持平權的每一票,也都是要他們用力活下去的證明──吞下安眠藥睡一覺、頂多哭個兩天,GJ、楊雁、阿黑與所有平權路上的人們,仍會繼續撐起一個個受傷的生命。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