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5年已經不知道死過多少同志」他們在公投道出100名同志青春故事:只要有一個人被拯救,都是好的

2018-11-25 20:10

? 人氣

同志一直都在你我的青春裡,只是很多人沒機會認識。示意圖為2018台灣同志遊行,參與民眾現場揮舞著彩虹旗。(資料照,顏麟宇攝)

同志一直都在你我的青春裡,只是很多人沒機會認識。示意圖為2018台灣同志遊行,參與民眾現場揮舞著彩虹旗。(資料照,顏麟宇攝)

同志一直都在你我的青春裡,只是很多人沒機會認識。當2018年反同婚公投「愛家公投」正熱、一句句指控同性婚姻造成「人倫秩序與性關係混亂」、許多同志又焦慮得想自殺時,多年來看過許多年輕生命消逝的一群年輕人開張「青春藏了誰」臉書粉絲專頁,徵稿讓同志們道出他們的生命故事──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我們想告訴聽到故事的人,同志是真實存在。電視上可以看到的同志通常都是很風光的,好像名人才有種出來說自己是同志,所以圈內很多同志會覺得我有一定地位才可以出櫃做我自己,但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到有能力有權勢不會到那地位被洗刷掉的地位上──我們都是活在這裡的,我們活的方式不一樣,但我們確實存在,不一定要成為有頭有臉的人才可以活得下去、活得好。

無論公投結果如何,志工楊雁說,這過程中投的每一票、說的每句話,都會被同志記在腦海裡,阿黑更是直言:「開票過程,就算只有一票也是傷害。」也因此社會對話變得格外重要,GJ說:「即便未來有人看到這些故事受到拯救,即便只是一個人、有個站在中間的人因為這些故事而搖擺,那都是好的。」

20181027-2018台灣同志大遊行。(簡必丞攝)
「即便未來有人看到這些故事受到拯救,即便只是一個人、有個站在中間的人因為這些故事而搖擺,那都是好的。」GJ說。示意圖為2018台灣同志大遊行,與本文個案無關。(資料照,簡必丞攝)

「青春藏了誰」由10多人團隊組成,從11月13日開張至今已募得超過百名同志的生命故事徵稿,團隊之中的楊雁、阿黑、GJ皆是同志諮詢熱線教育小組成員,他們看過許多青春的傷口,也盼望能用故事告訴躲在社會暗處的同志小朋友「你不是孤單一人」、讓不了解同志族群的人知道「同志跟大家沒什麼不同」,台灣並不會因為婚姻平權通過而不再有歧視,他們想做的,正是從根本去對話。

同志教育成關鍵戰場:透過教育,大家才會知道為何婚姻該是平等的

談起當初「愛家公投」通過時作何感想,楊雁想到的是那些消逝的年輕同志生命,她急促說著:「我待5年已經不知道死過多少人,為何還有那麼多人會不顧有人死掉這事,還去簽這個?

阿黑則是悠悠一笑,道破敵方盤算:「我第一時間覺得,萌萌(反同婚陣營)終於知道關鍵在『教育』了,他們若不從教育著手,我們這一代會明白性平或同志教育這事是重要的,唯有阻止這些人接受教育,大家才不會變得不一樣──他們也發現他們跟大家不一樣,這就是這些年性平教育成功之處,這對他們來說也是很可怕的事情。

「愛家公投」第11案主張不應於國中小實施同志教育,在「青春藏了誰」團隊的熱線教育小組成員們看來,反同婚陣營真是看到關鍵了。也因為性平教育是保守勢力最忌憚的部份,GJ說,這就是最重要的工作:「如果不靠教育去反洗腦被他們洗腦的人,大家就永遠會被洗腦。」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