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選總統是選領導人,不是選網紅!

2019-03-11 07:10

? 人氣

網路衝擊下,選總統彷彿在選網紅,連蔡英文也不可免,不過,她的聲量遠不若「後起之秀」。圖左起:柯文哲+蔡英文+韓國瑜(顏麟宇攝)

網路衝擊下,選總統彷彿在選網紅,連蔡英文也不可免,不過,她的聲量遠不若「後起之秀」。圖左起:柯文哲+蔡英文+韓國瑜(顏麟宇攝)

由於蔡英文民調低迷、民進黨士氣低落,總統大位之爭一時群雄並起,國民黨朱立倫、王金平及無黨籍張善政等皆已宣布參選,還有人躍躍欲試,是典型的「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但現象最奇特的是,迄今未宣佈參選的柯文哲及一再表示仍未考量2020的韓國瑜,反而成為網路及各項民調熱門人選,彷彿選總統是在選網紅,而不是選未來四年治國及國家方向領導人。這樣的民意趨向對嗎?網紅適合當總統嗎?

誠然,身為治國及國家領導者很多是網紅,像美國川普就一直是網紅,現在蔡英文也以「辣台妹」姿態拼命躋身網紅。因為網紅同時意味選票,主要是四十歲以下網路世代的選票。而網路世代正逐漸躍居大選勝負的決定群及政黨形象的仲裁群。在西方,他們先是成為經濟和社會的中堅力量(職場人數占比超越先前世代),最近又成為選舉投票的中堅力量。

問題是,未經歷國家治理及領導考驗或考驗失敗的人,縱然成為網紅,也未必適合當總統。否則,一再把台灣交給不適任的人,經過一次次四年或八年的「實驗」「空轉」,外有中共奪台野心及實力不斷擴大,內則經濟停滯社會又四分五裂,台灣還剩多少時間可以繼續「實驗」「空轉」?大家有沒有想過2020一旦「所託非人」,很可能就是台灣最後一次總統民選?有沒有想過已成選舉投票中堅力量的網路世代,在這場決定台灣命運的選舉中責任何等重大?

2018九合一選舉最令人心驚的就是「討厭民進黨」成為最大黨。這種前所未見的現象源自網路世代的「負面投票」傾向,也就是「我(們)」不是因為支持你的對手而是因為討厭你而票投你的對手。「負面投票」也在近年西方民主國家及2016年美國選舉發揮重大影響,網路世代由於討厭政客的無能虛假及政黨惡鬥,而情願支持「素人」或「政治新人」當選,包括川普在內。

美國總統川普與蘋果執行長庫克在白宮討論就業政策,川普的愛女伊凡卡也一同與會。(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就是網路時代負面投票的經典產物。圖為川普與蘋果執行長庫克在白宮討論就業政策,川普的愛女伊凡卡也一同與會。(美聯社)

事實上,2014柯文哲當選台北市長,就是「負面投票」傑作,其催生力量來自太陽花運動。太陽花運動讓台灣的網路世代自「消極不滿」(充滿魯蛇意識)中突然覺醒,轉為「積極行動」(充滿改變而非改革意識),發揮先前世代(嬰兒潮世代及X世代)未有的「負面投票」威力。他們討厭國民黨、討厭紈褲子弟,所以他們積極投票,使柯文哲以「素人」之姿席捲他們最多選票。

而現在,他們的慣性不變,由討厭國民黨轉為討厭民進黨,由支持素人柯文哲進而支持淡出政治圈已久的韓國瑜;不但柯文哲繼續成為網路及各項民調總統熱門人選,韓國瑜且後來居上,在紅藍媒體及境內外網路合力炒作下一枝獨秀。完全沒有治理經驗及尚未考量參選總統的人,竟然可以被捧成最大網紅及最熱門總統候選人!比先前世代資訊更透明發達且更自信自戀的網路世代,竟然可以容許一個又一個政治素人或治國門外漢來決定台灣命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