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臺灣做好自己,做對選擇,就能改變中國

2019-03-11 06:10

? 人氣

作者認為,臺灣做好自己,做對選擇,擇善固執,從一而終,就是改變中國、造福世界的希望。(資料照,甘岱民攝)

作者認為,臺灣做好自己,做對選擇,擇善固執,從一而終,就是改變中國、造福世界的希望。(資料照,甘岱民攝)

CNN每年都有「我的自由日」(My Freedom Day)節目,訪問各國、各年齡、職業的人士,請他(她)們用最簡短的詞句說出「自由」對她(他)們的意義,今年將在3月14日播出。假設臺灣的網路遊戲創作團隊「赤燭」的創辦人王漢偉等接受訪問,他可能會說:自由就是保有幽默感,可以開有權力的人玩笑,自由就是精心創作的文創產品不必因遭洗腦的中國網民起鬨後被迫道歉,且仍遭下架。這就是「赤燭」最近大受歡迎的網遊「還願」畫面中出現篆字「小熊維尼習近平」後遭中國網友封殺的待遇。而臺灣,就是要守護這種自由。

蔡總統1月初在「習5點」提出「探索兩制臺灣方案」後,立即表達「反對一國兩制是臺灣共識」,2月、3月接受美國CNN、日本產經新聞專訪表示,臺灣位於中國進出太平洋的地緣要衝,擁有先進技術、自由民主,若被中國控制對世界產業造成極大影響,臺灣基於區域和平與安全不挑釁中國,審慎處理兩岸關係,但有不能退讓的底線,就是絕不接受以「一國兩制」統一臺灣;我國面對中共軍事威脅,會儘力做好軍事準備,有能力承受共軍第一波攻擊,並期待理念相近國家級鄰國會適度支援;要求與日本政府展開安保對話,共享中國解放軍動向的即時情報等資訊。

《還願》遊戲中暗藏彩蛋「辱罵」習近平,遭中國網友抵制。(圖/取自微博)
《還願》遊戲中暗藏彩蛋「辱罵」習近平,遭中國網友抵制。(圖/取自微博)

前國安局長蔡得勝2月亦表示,臺灣在國際的生存籌碼有三,一是自由民主的制度及生活方式,二是在國際發揮制衡中共的特殊角色、協助世界了解中共及改變中共政治體制,三是避免成為各國在臺灣與大陸選邊站的麻煩製造者。兩位的發言可視為當前臺灣國家論述的重要內涵。

臺灣的國家論述,必須植基於世界,世界歷史發展今天表面上走到美中兩國競逐霸主地位,更深層看其實是人類政治發展史上首次「無法治」(中共政權)與「法治」(東西方有史以來的其他政權)競爭全球治理的關頭,臺灣必須站在合乎人性、科學精神、可永續的法治這歷史正確的一邊。

這裡「法治」意指「政治合法性的取得有規則可循」,這規則可以是「被治者同意」(民主政治,狹義的rule of law),也可以是「(帝位)父死子繼」、「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人民起義推翻王朝)、「(歐洲)王室聯姻」(『人治』的rule by law),範圍包括1648年民族國家出現前的歐洲,以及1912年前的帝制中國,這些時期統治者合法性取得都有個相對客觀、全國同意的規則(法)。

今天的中共講好聽是「黨治」,政治繼承靠「民主協商」,其實連過去「人治」的規則都沒有。鄧小平訂下的合法性唯一的規則原是「中國共產黨必須統治」,這本身就沒有解決「共產黨憑甚麼統治」的問題,到2018年3月後更化約成「習近平可以選擇終生統治」,那習近平以後呢?應該是中共黨內「民主協商」,說穿了就是由習近平指定的接班人與其政敵零和的權力鬥爭。帝制中國、前現代歐洲王朝接班人還算得出來,但在2019年的今天,習近平的接班人則毫無跡象。

習近平18大之登上大位,就是黨內高層「民主協商」的結果。習2012年底上臺時親見胡錦濤掌政10年聽命於江澤民的不安全感,故全力集權、擴權,從反腐,軍改,箝制言論,監控、評比全民,造神,到海外撒錢,全球搞基礎建設,營造萬邦來朝,竊取高科技,與美國打貿易戰,施政路線動輒「四個全面」、「五位一體」,兼長各個委員會與領導小組…;這些不僅違背毛澤東「不要四面出擊」訓誡,甚至違背常識(李銳譏為『小學水平』)的作為,習竟可一手遮天近十年,其關鍵就是中共這套政治體制非驢非馬的獨特缺陷。

習近平。(美聯社)
習近平。(美聯社)

習近平掌控中國史上最大、毫不受制衡的權力,只能在堅持「黨政軍民學,黨領導一切」這條路上走到黑。這使他在病因診斷(diagnosis)上草木皆兵,2019年初中美貿易戰第一回合受挫後,習氏高喊政治、意識形態、經濟、科技、社會、外部環境、黨建7大風險;在解決病灶(therapy)上又頑固守缺,近期習氏論依法治國的文章又出現,聲稱黨的領導是依法治國的定海神針,絕不走西方司法獨立、三權分立的路;近中共刪除了中學語文課教科書引自《史記》的「陳涉世家」一文,該文是司馬遷描寫秦朝末年陳勝、吳廣揭竿起義的故事,論者謂這是習近平已嗅出「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的苗頭,乾脆釜底抽薪,要愚民就愚徹底。

所以有論者稱,習近平可能是中共政權最後一任領導人。川普貿易戰剝掉了中共政權「無法治」的國王新衣,且招招直取要害,索羅斯稱「習近平是開放社會最大的敵人」,范疇說若再不防患於未然,中共恐以其科技力量將一黨專制制度推向全世界;這些是外部因素。

中共政權大廈之傾,恐最終還須靠內部因素。2016年3月中共新疆官方「無界新聞」網站曾出現要求習近平辭去黨國領導職務的公開信,結果不了了之;經過2018年美中貿易戰,撇開己身不正的江派、被查辦的眾貪官、尸位素餐的怠政官員不論,只看漸進式改革派,朱鎔基、龍永圖、易綱、方星海,甚至李克強,都被逐漸賦予平衡習氏獨裁的色彩;今年3月陳破空等政論家指出,明天系集團控制人蕭建華於2017年1月從香港被強帶回北京調查,因蕭掌握包括習近平家族在內的高幹海外資產,與習氏家族關係良好的萬達集團王健林2018年亦遭限制出境;今年,身在美國加州、中共無法綁架的前香港《成報》董事主席谷卓恆,挺身披露習近平家族的海外財產高達上兆美元,因為谷氏要把中共「這把破鐮刀、破斧頭」丟進歷史垃圾堆。

這樣的政權要與臺灣「民主協商」一國兩制臺灣方案,還說蔡總統接受CNN專訪向國際表達我國立場是「為貪戀權力而機關算盡」,實在很諷刺──誰會比習近平更有資格「為貪戀權力而機關算盡」?前國臺辦副主任王在希近指出,「九二共識」就是追求統一,沒有一中各表;人民大學學者王英津3月1日稱,探討「一國兩制」臺灣方案,必須處理「去主權化改造(即去國家化,意味不得保留中華民國)」、「臺灣軍隊去留(臺灣軍隊至多改編成類似憲兵的治安維持部隊)」、「臺灣國際空間(臺灣僅能從事文化、經濟性外事活動)」及「臺灣控制海域(島嶼)的管轄(太平島、中洲礁、東沙)」4項議題。那一項議題不是消滅中華民國?對臺灣言,這樣的兩制方案有什麼好談的?

中國正處在「變」的關鍵點,而從兩岸關係發展史上看,臺灣與中共當局互動的基本立場中,始終都有一條不絕如縷的軸線,就是「促變」中國。1991年國統綱領第三階段兩岸談判統一的前提是中國實施真正的民主政治;2001年陳水扁前總統提出「統合論」;呂秀蓮前副總統曾主張以「一個中華」取代一個中國;馬英九前總統2014年呼籲中共走向民主憲政,「讓一部分人先民主起來」。前述蔡總統、蔡前局長的國家論述,放在這個脈絡中,完全可以銜接,也具有前述「植基於世界」、「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的普世意義。

美國彭斯副總統去年10月中國政策演說稱「臺灣擁抱民主為所有華人提供一條更好的道路」,彭佩奧國務卿今年2月稱「臺灣是民主成功的故事,可依賴的夥伴,世界上良善的力量」;均令人鼓舞。卜睿哲近期提出「臺灣民主與中國挑戰」報告,稱中國內部團結一致追求統一,臺灣卻為如何因應出現分裂,臺灣政治體制陷入僵局,政治領袖不願制定因應中國挑戰的艱難政策選項,未推進吸引外資的經濟改革、或與美、日建立更緊密經濟聯繫,也未增加國內安全與國防預算,建議臺灣關注可實現的體制改革,主要政黨間應建立中間共識,讓臺灣的政治體制能更有效因應挑戰,另建議中國,認真看待臺灣公意及民主制度。吾人對卜氏關心臺灣的箴言深表感謝,亦感建言對精進臺灣民主制度切中時弊,但卜氏竟未以同樣立場檢討中共體制,進而點出其荒謬,令人惋惜,與直指「習近平是開放社會最大敵人」者,相差甚遠。

臺灣做好自己,做對選擇,擇善固執,從一而終,就是改變中國、造福世界的希望。吾人在此呼籲:CNN趕快訪問臺灣「赤燭」團隊,問他們:對你們而言,甚麼叫自由?

*作者為國發所研究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