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受盡委屈的海巡署

2019-03-11 05:40

? 人氣

新任海巡署長陳國恩(右)從海委會主委李仲威手中接過印信。(圖/徐炳文攝)

新任海巡署長陳國恩(右)從海委會主委李仲威手中接過印信。(圖/徐炳文攝)

最近台灣媒體的題材頗多,從同婚專法到國產遊戲暗藏的習維尼彩蛋都能讓媒體工作者忙上好一陣子,因此2月中旬行政院發布的新海洋委員會主委和海巡署署長人事令自然引不起媒體與民眾的過多興趣,何況這是兩個眾人相對陌生的機關。

然而這對許多海巡署的同仁來說卻喜出望外,不僅代表著使海巡署絕望的李仲威署長終於要離開了,更因新任署長的陳國恩先生在警界基層風評極佳之關係(儘管新任海巡署上級機關的海洋委員會主委仍是李仲威亦然開心)。

身為前海巡軍官的筆者自然為此感到高興,但卻發現有部分媒體記者憑藉著社會大眾對海巡署的陌生,來對李仲威進行造神運動,甚至撰寫假新聞、抹黑海巡內部之警職同仁,企圖使社會大眾認為海巡警職為反對而反對、海巡軍職皆認同李仲威、海巡不斷進行身分內鬥等錯誤印象;如此記者之行為除有刻意誤導社會外,更有意圖撕裂海巡團結之嫌,甚為可惡!因此筆者決定針對上述錯誤報導提出反證,以正視聽,並還海巡各身分職一個公道。

謬誤一:警職的洋巡故意不配合軍職指揮的「巡防區」,直到李仲威強力整頓才發揮效用?

這裡先簡單介紹「巡防區」,其是為了解決2018年4月前的海巡署,因下設掌管海岸和海域的岸、洋兩總局各自為政,而統合兩者能量而創立的。

巡防區整合岸、洋能量的理念初衷立意良善,但當時多以不具備海上實務經驗、素養的岸巡軍、士官當任指揮官、雷達操作手來指揮海上作業;此外巡防區並不用負責洋巡船艇的油料、維修費及作業,使的巡防區成為「有權無責」的單位,因此常在未嚴格審思且不專業的情況下調派洋巡船艇出勤,造成海上同仁不斷地疲於奔命從事無效勤務,且無法達到巡防區的預期成效,並非洋巡警職故意不配合!

這問題在李仲威上台後並未改變!改變的是部分記者在民進黨執政的近年突然注意到本就有在對抗大陸越界漁船的金馬澎巡防區驅離陸船之數量等績效,進而張冠李戴的認為全是李仲威整頓巡防區的功勞。

20190303-巡護八號(資料照,取自海巡署中部分署)
巡護八號(資料照,取自海巡署中部分署)

謬誤二:李仲威創立的「三偵」防線強而有力,甚至使其任內毫無偷渡成功的案例,達成絕世創舉?

在此嚴正指出該記者的「李署長任內台灣毫無偷渡成功的案例」為絕對的假新聞!本人就知道數起移民、海巡署在本島內陸查獲這兩年內偷渡而來,早已工作多天的越南偷渡犯案件;其因單次查獲人數不多或經檢方考量或相關單位為避責而未發布新聞。該記者在未確實查證的情況下貿然撰寫如此新聞造神,不禁令人質疑其專業能力、本質學能是否足夠勝任記者一職?

其實就算相關事件未見報亦可從海巡署的公開統計看出端倪,2017至2018年光海巡所查獲的大陸、外籍偷渡犯就超過240人,難道該記者敢拍胸保證其全是大前年李署長上任前偷渡而來的?更別提仍有許多外機關查獲及未遭發現的偷渡黑數之存在。

另外李仲威念茲在茲下所創的「三偵」防線(雷達、守望、巡邏)除雷達外,後兩者效益其低無比到可算是無效勤務,關於三偵的效益論述除臉書社群「靠北海巡」多有著墨外,筆者於「上報」所發表的「投書:海巡署真的快被李仲威署長破壞殆盡了」亦有詳細說明,若陳國恩署長願意撥冗卓覽該文,將是小弟莫大的榮幸。

最後請別再提幾近無效的守望、巡邏可達「嚇阻犯罪」之效用,李仲威落後的觀念、其過渡拉長的轄區和人類的惰性,使這兩個勤務好比田裡的稻草人一樣只能嚇小鳥、騙騙立委而已。

20190225-「海巡破獲全國最大宗新興毒品物流倉儲記者會」,圖為海委會主委李仲威。(蘇仲泓攝)
接任海委會主委的前署長李仲威。(蘇仲泓攝)

謬誤三:李仲威接任海委會主委仍可管控海巡,只有部分海巡警察崩潰?

這同樣又是個錯誤至極的命題,誇張的是某大報記者甚至以此為其新聞標題,不僅再次試圖誤導民眾海巡警職為壞人,也極度不尊重海巡軍職的聲音。

李仲威就任海巡署長期間各種本末倒置的政策,最敢反彈的雖為警職,但反彈人數最多的絕對為海巡軍職!這是因為相較海上勤務,李仲威直接大幅度依其毫無處理陸上治安經驗、專業的見解修改岸際組織與勤務。

在此筆者也要明確指出,若認為現在的海巡還是如早期一樣以意識形態分成「非軍即警」,且兩派勢力不停在互鬥,就好比認為現在全國的百姓「非藍即綠」、「非統即獨」而毫無中間選民、就事論事者之觀念同樣愚蠢。

該記者刻意忽略臉書以海巡軍職為主的「靠北海巡」社群對李仲威的大量反彈聲量和次數,僅引述以警職為主且人數和貼文較少的社群動態,試圖帶給外界海巡軍職和李仲威站在同一陣線一同對抗警察之錯誤印象,實在居心叵測。

謬誤四:海巡內部爆發大量對李仲威的反彈,是因為他有在做事且整頓惰性瀰漫的海巡所致?

此點為許多民眾的錯誤印象,筆者不否認許多海巡單位、人員確實慵懶成性,但這與李仲威錯誤的政策為全然的兩回事。筆者也不否認李仲威做了很多事,但這些事是好是壞也是兩回事,這種早期軍方認為「被下級投訴是因有在做事」的觀念,就像馬、蔡覺得越被罵越代表其改革有成而繼續蠻幹下去一樣荒唐。

20190225-總統蔡英文下午出席「海巡破獲全國最大宗新興毒品物流倉儲記者會」,會中勉勵查緝人員辛勞,並在現場聽取毒品贓證物說明。(蘇仲泓攝)
李仲威頗得高層歡心。圖為蔡英文總統出席「海巡破獲全國最大宗新興毒品物流倉儲記者會」。(蘇仲泓攝)

謬誤五:李仲威是個受基層與上級愛戴的好署長?

經過了上文的論述,以及網路海巡相關的社群、社論佐證,得以了解李仲威絕對不是受海巡基層愛戴的署長;以此為報導內容的記者莫非是活在平行時空?

不過李仲威受上級欣賞倒是不爭的事實,除了不顧現實層面強硬執行所有上頭「不知人間疾苦」交代的任務外,歷屆署長因考量海巡本務而不可能採購的沱江艦也為了滿足國安會而買好買滿;李仲威這種不顧真相現況而絕對服從「總統意志」的個性在去年5月於立法院受備詢時展露無遺,當時就算在面對立委問答的海洋委員會主委黃煌煇,已明確表示日本不到10平方公尺的沖之鳥是礁而非島後,問到一旁身為海洋委員會副主委兼海巡署長的李仲威卻支吾其詞,絲毫不敢違背蔡英文和民進黨的親日意志,這種服從度,怎能不受上級喜愛?怎能不該讓他在黃煌煇下台後升任海委會主委呢?

綜上所述,今天的海巡署真是內憂外患,內部有外行領導內行在亂搞,外部有無良、不做功課的,如同中共、北韓的記者在混淆視聽和造神,海巡署絕對是全國現在最受盡委屈的治安機關,還好對內無法反抗的我們至少還能對製造假新聞的外敵發出我們的怒吼聲,以表達吾等那積怨已久的怒氣。

*作者為前海巡軍官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