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出「如果還有明天」的傳奇歌手,臨終前最讓人動容的熱切演唱!

2016-03-26 09:00

? 人氣

薛岳(右)在生命盡頭前,唱出膾炙人口的《如果還有明天》。(圖/韓賢光提供)

薛岳(右)在生命盡頭前,唱出膾炙人口的《如果還有明天》。(圖/韓賢光提供)

一九七三年,英國前衛搖滾樂團平克佛洛伊德推出他們的第八號作品《月之暗面》,其後全球發了狂似的,探討月球的另外一面。我們眼睛所見的月亮,事實上僅是一半的月亮,它的另外一半,就算地球毀滅也不會進入人類的視線。我忍不住想,現在,正是月亮的處境。

底下的人兒只看見薛岳朝氣蓬勃唱他喜愛的搖滾,可是沒有人知道,過去這一個月為了演唱會,我們抓緊他每日病況較平緩的短暫時間緊密排練。他們看不見薛岳近乎枯槁的身軀,如何按壓疼痛的部位,喘著氣,告訴大家他要繼續進行。沒有人體會台上的我們,此刻是多麼樣的焦心。身體是他的,我們全被隔絕在外。舞台後方聚集醫生護士,以及醫療器材和救護車待命,當然,也沒有人知道他中場休息到後台立即需要的是氧氣筒。「我們」的背面藏身於人們不瞭解的黑暗,當你們沉浸這場集體歡愉時,可有人知道,他的生命宛若風中的菸,越來越淺,越來越淺,無聲的向終點加速前進嗎?

兩個多鐘頭的演唱會沿著他圓潤和爆發力兼具的唱腔抵達尾聲。他在台上真摯的說:「如果還有明天,我們都要準備做些什麼事情?如果沒有,你,打算怎麼樣?我相信,我相信,一定有!」

(圖/開學文化提供)
(圖/韓賢光提供)

「『明天』呢,一直是一個,美的,兩個字。」

前奏一下,群眾即刻大力歡呼,是〈如果還有明天〉,曲目單上的最後一首歌。我不太確定他們的歡呼是為了什麼,這首歌由同樣身有病痛的阿仁寫給薛岳,似病人間的贈言,為死亡鋪陳的背景主題曲。是首悲壯淒涼的歌,有人理解嗎?

「如果真的還能夠有明天,是否能把事情都做完,是否一切也將煙消雲散,如果還有明天。」薛岳在舞台的高處,用手撥了右邊的頭髮,要大家一起大聲唱出副歌,「如果還有明天,你想怎樣裝扮你的臉,如果沒有明天,要怎麼說再見?」每當唱到這裡,我的眼底總毫無例外的吹起沙,然而經過這些日子的摧殘,我的眼早已沒有人性的情感,眼淚虛脫在它誕生以前。眨眨眼,還剩下的是乾澀。

透過麥克風,薛岳的聲音堅定,是岩石的灰色。接著他說,未來的,你們幫我一起唱吧。我的位置看不清其他人的情緒,但我相信另一邊的阿仁肯定是抿著唇,想發洩對無奈生命的憤怒卻又找不到出口。阿匡和Alan也肯定面色凝重。

(圖/開學文化提供)
(圖/韓賢光提供)

「讓我們畫下一個美好的句點。」最後他還是哭了,全場觀眾起立鼓掌,掌聲轟動繞梁,久久沒有散去。

演唱會結束了,薛岳再度超越了自我。我想,很久很久以後,或許十年,或許二十年,或許到我的孩子也有孩子了,這座島嶼的人們也不會忘記,曾經有一個搖滾者,在病重之時依然忘情不了舞台,他為自己的告別留下不朽的樂章。那個人,他的搖滾對抗的不是政府,不是強權,也不是世間的任何一件事,他的搖滾對抗的是他自己的生命。那個人是我的好朋友,那個人,叫做薛岳。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開學文化《白搖滾》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