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到30歲,才發現一切變得不太一樣 徐佳瑩:知道的越多,心態越單純

2015-12-28 12:15

? 人氣

徐佳瑩很喜歡略帶宮廷感的這一套服裝,樹叢後彷彿從綠意中甦醒過來。(圖/ 小日子)

徐佳瑩很喜歡略帶宮廷感的這一套服裝,樹叢後彷彿從綠意中甦醒過來。(圖/ 小日子)

第一次見到徐佳瑩,她已兩度入圍金曲獎,也達成了小巨蛋開唱的目標,鄰家氣息裡多了一些經過大場面的沉穩,說話時一雙圓眼轉動,隱約能感受到徐佳瑩極端的兩種面貌,這個會將個人首場小巨蛋演唱會取名為「日全蝕」的女孩說:「覺得自己整個人,到創作和表演方式,光明面猶如太陽一樣,熱情、正能量,但黑暗時卻是完全被遮蔽,沒有任何一點光線,就像日全蝕的景象。」她用全然坦白的語氣這麼對我解釋。

選在30歲的時候登上小巨蛋,除了累積以往的成果發表,也要藉著這個機會,看自己還能突破什麼。而集結許多臺灣新銳設計師的服裝品牌誠品生活AXES,也在此時找上徐佳瑩,由Athena Chuang莊承華、58蔡皓霓、童筱珊、S,cabonate劉曉蓉、郝冠博、if&n蔡宜芬,四組設計師在她身上集體創作,這幾年來他們都一樣積蓄了能量,足以轉變為超越的能量。

如同所有人,徐佳瑩也是真正到30歲,才發現一切變得不太一樣,很多事情似乎正在快速地轉動,從身體狀況、皮膚紋路到心態,然而這些改變是不具規則的,並不往單一方向前進,也沒有絕對的好或壞,「面對的事情更複雜,我卻從少女維特的煩惱之中,漸漸清晰,可能神經更敏銳,視角也增加,明白自己所為何來。知道的越多,心態越單純,也不敢說是成熟,但是真的不一樣了。」

(左)花、葉、樹皮,運用許多不同質地的花材,呈現不同造型氛圍。 (右)工作進行中,拿著花束,露出精靈一般的神情。
(左)花、葉、樹皮,運用許多不同質地的花材,呈現不同造型氛圍。 (右)工作進行中,拿著花束,露出精靈一般的神情。

回想起演唱會的準備,她說是一段很過癮的日子,每天只想完成這一件事,連吃飯睡覺都覺得生活好有目標。「大概就像是許了一個很美好的願望,並且知道它會成真,然後我全心全意都在等待它成真的那一刻,非常美好的過程。」

整整五個月,從概念、名稱、演唱內容、橋段,練團、練樂器、練表演姿態,想做的事太多,時間總是不夠用。人來瘋的她,難得在小巨蛋這麼強大的環境和資源之下排舞,組曲變裝,還請了八個舞者,把自己當動感歌手,她形容為很認真的胡鬧;體驗了所有關於第一次的擔心,怕沒有人來、怕票賣不完、怕體力不夠、怕鞋子高跌倒、怕東怕西,現在她才明白那些都不是多大的困難,而是對未知的恐懼。

佈滿幾何圖形的服裝,頭上的工藝裝飾往留白的植物背景延伸(頭飾為李霽個人收藏之日籍設計師作品)
佈滿幾何圖形的服裝,頭上的工藝裝飾往留白的植物背景延伸(頭飾為李霽個人收藏之日籍設計師作品)

徐佳瑩覺得服裝設計對於創意的要求,和音樂是相通的,「去到新鮮的環境,嘗試不同的造型,也是我創作歌曲的能量,彷彿是在某個觀念上被啟發了,或被打開了某種眼界,對於自己的創作是絕對直接的影響。」視她為繆思的知名花藝師李霽,更用花藝為每套造型增添了不同的風情,拍攝的時候也在一旁不斷調整,神秘的柔美的寧靜的,讓徐佳瑩穿梭其中,她也驚嘆於許多天然的植物,其實比人工製造出來的物件,更美更精緻。

知名花藝師李霽量身打造所有花 藝,拍攝現場十分多彩繽紛
知名花藝師李霽量身打造所有花藝,拍攝現場十分多彩繽紛

「能夠運用這些自然又有生長期限的東西,成為立體的藝術品,花藝師對我來說,是無庸置疑的藝術家。過去的工作經驗裡,也有跟花花草草一起入鏡,但與花藝展現不同,還要拿出我自己內在的東西,和它一起發生化學變化。」

過去,她經常因為不熟悉環境而失去自在,面對鏡頭,也總有歌手的包袱,比如說頭髮要很順,要遮住三分之一的臉才有安全感,但這次AXES要表達的精神,也帶給她勇氣,就將自己當作完全開放的紙,讓設計師們盡情去裁剪去折疊去畫。

(上)透過音樂與影像,一起窺看徐佳瑩的日全蝕 (下)平日空檔的隨手筆記,都是創作的靈感來源。
(上)透過音樂與影像,一起窺看徐佳瑩的日全蝕 (下)平日空檔的隨手筆記,都是創作的靈感來源。

就像人生欣然迎接轉變,無所畏懼地在靈魂不規則處碰撞交纏,同時也溫柔地承接所有凹凹凸凸,陰暗光明,不用語言,用心聽看,盡情感受心靈的自由。

私下的徐佳瑩,愛笑也愛逗人笑,天真的樣子是她的光明面。
私下的徐佳瑩,愛笑也愛逗人笑,天真的樣子是她的光明面。

撰文/方琪 Angela Fang

攝影/張界聰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小日子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