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小時被霸凌至今走不出來,還得了憂鬱症…呂秋遠告訴受傷女孩怎麼「往前走」

2019-01-16 15:47

? 人氣

憑什麼霸凌者現在可以過的很好,而所有的懲罰、罪過是我要承擔?(示意圖/pakutaso)

憑什麼霸凌者現在可以過的很好,而所有的懲罰、罪過是我要承擔?(示意圖/pakutaso)

讀者來信

呂律師你好,不好意思在百忙之中打擾你,我是一位大二的小鬱人,我已經有憂鬱症三年了,每天吃藥真的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而我也不喜歡吃藥。

我小時候在一間安親班被一對姐妹霸凌大概四年,她們用言語霸凌、用關係霸凌,因為我身材很差,所以她們嘲笑我很胖。因為我單親,所以她們嘲笑我沒有母親,因為我沒有穿名牌鞋,所以她們嘲笑我很窮。她們總是在我走路的時候踢我書包,要所有人群都遠離我,而我始終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事。安親班園長知道此事之後,她選擇站在霸凌者那邊,園長認為是我自己有問題才被她們欺負,諮商師說,我的憂鬱症與童年的經歷有很大的關係

我不願回想這些回憶,但有時我還是會感到忿忿不平,我嘗試去搜尋當年的霸凌者過的好不好,知道了那對姐妹的姐姐現在已經結婚,找到她承諾一生的人,也在美髮店當設計師。我不知道她到底過的好不好,但我想,大概不像我一樣,每天要吃五種藥讓自己情緒穩定,讓自己可以睡著吧?我知道自己很壞心,我希望她們可以像當年的我一樣,被欺負,被霸凌,被攻擊,我希望她們現在跟我一樣一天要吃很多藥,睡覺睡不著,憑什麼霸凌者現在可以過的很好,而所有的懲罰、罪過是我要承擔?

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調整心態,不再去想這件事情,不再去想為什麼她們過的很好,不再有壞心態覺得她們應該要過的不好,受到譴責,受到懲罰。希望律師您可以給我一些建議讓我好好調適心態,謝謝。

律師回覆

嗨,小鬱人,謝謝你給我機會表達我的想法。我很想摸摸你的頭,跟你說辛苦了,往後會有更多麻煩的路要走,請記得堅持下去,而且我會在這裡聽你說話。

我不會勸你放下,因為沒用。所有的傷痛,都是無從比較、無從勸人放棄的。而且,你希望他們受到跟你一樣的傷痛,我也能理解。或許當他們體會到同樣的痛苦時,才能知道你當時有多難過。所以我建議,找黑道把他們抓到山區,然後脫光衣服以後關在籠子裡,放個三天三夜,你覺得如何?你也知道的,最近不是有肉圓事件,那個施暴的人,不就被網友痛毆嗎?聽起來蠻爽的。

不好意思,只是「聽起來」,因為如果真的這麼做,往後會有很多刑責等著你,人生以後會更難走。況且,這樣真的比較爽嗎?欸,我是說真的,想像一下,把這些霸凌你的人,用盡滿清十大酷刑,讓他們生不如死,受到比你更殘酷百倍的懲罰,讓他們精神永遠不得安寧,每天都得吃藥過日子。或者,殺了他們,你會更開心嗎?

坦白說,雖然我不是你,但是我知道你不會更開心,你更不會這麼做,因為你是善良的人。即便你不善良,當這些人「伏法」以後,你會感到一瞬間復仇的快感,然後呢?然後你就空虛了。因為拔劍四顧心茫茫,你剩餘的人生意義在哪裡呢?如果你發現,其實你的恨還在,可是找不到人發洩了,你會更難過,因為不知道該往哪裡找憎恨的對象。

這世界就是這樣,並沒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件事,甚至沒有因果循環、報應不爽。你唯一能期待的不是壞人受懲罰,而是好人往前走。嘿,你知道嗎?最令人生氣的,其實是當年對不起你的壞人,他們可能早就忘記你,只有你一直停留在原地不肯走,因為你要不到那份不會出現的公道,你的人生就停頓在那個時間點了。所以,報復不是救贖,往前走才是。你停頓在那裡,彷彿時間就這麼靜止,你要怎麼擁抱十年後的自己,跟他說聲辛苦了?

親愛的小鬱人,生病很不好受,但是不要放棄往前走的感受。當你舉步維艱的每天往前走一步,其實就已經代表你好了一點。對他們的恨,陰魂不散的拖住你的腳步,你就應該一腳踢開。當你慢慢的變好,終有一天,或許是二年、五年、十年、二十年,或許永遠就是這樣了,但你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內在一點點的轉化,然後逐漸的不再關心那些曾經傷害你的人,最後只在乎自己身邊愛你的人、你愛的人。當然,最需要在乎自己

請你每天詛咒他們,而且用力的去感受情緒,打紙人、射飛鏢、燒紙錢,都是一種讓自己心情好的感受。還沒想放下,就不要放下,然後持續讓自己更好,而且往前走,當你一步一腳印的改變自己一點點,你就越來越好,或許有一天,你會真的忘記他們。

撐不住的時候,想想支持你的諮商師,還有你身邊的好朋友與親人。當然,我也在。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呂秋遠臉書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