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孩子回家就躲房間?熱血老師出1份「給父母的大考題」!家長寫完超汗顏、最高只拿60分

2019-01-16 13:03

? 人氣

許多台灣家長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卻又不明白孩子長大後為什麼像互斥的磁鐵,離他們越來越遠。(圖/取自youtube)

許多台灣家長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卻又不明白孩子長大後為什麼像互斥的磁鐵,離他們越來越遠。(圖/取自youtube)

「老師,我覺得我的兒子對未來沒有目標。」、「老師,這一代的小孩過得太幸福了,不像我們那一代那麼拚。」、「老師,我的孩子在家裡什麼事都不跟我們說,這是怎麼回事?」

我是一位中學教師,以上三句是家長們最常跟我說的話,他們語帶憂心,夾雜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心切,卻又不明白孩子為什麼像是互斥的磁鐵,離他們越來越遠。

於是,某一次的家長日,我決定做一件特別的事情,就是出了一份給父母作答的大考試題,考科名稱是「你的孩子」。方法很簡單,我出了一份20題關於孩子的問題:

• 我未來大學最想唸的科系是?

• 所有學科中,最讓我有成就感的科目是?

• 所有學科中,我覺得最困難的科目是?

• 高二時,我參加的社團是?

• 我最大的興趣是什麼?

• 我覺得自己最大的優點是?

• 我覺得自己最需改進的缺點是?

• 我最討厭別人對我做什麼事?

• 我最在乎什麼?

• 跟我談得來的朋友有哪些? (可寫多個)

• 我最喜歡玩的手機遊戲是什麼?

• 我最喜歡看的電影是什麼?

• 影響我最深的老師是?

• 我的星座是什麼?

• 我最喜歡的歌手或偶像團體是?

• 我最喜歡的運動是?

• 我最喜歡的顏色是?

• 如果能出國遊玩,我最想去的國家是?

• 在家中,我覺得最瞭解我的人是?

• 我未來的夢想是什麼?

這份題目我先讓學生們寫,而他們寫出來的回答,就是最後要給家長核對成績的標準答案。但是,情況比我想像地困難太多了。我沒告訴學生我的這個「父母大考計畫」,但當他們在填寫這份題目時,有些敏銳的孩子察覺那可能是要讓父母看的,連忙築起心中的城牆。

「老師,這該不會是家長日要拿給我父母看的吧!」一個男生連忙問道。

「如果是要給家長看的話,那我不要寫了。」另一男生見狀,立刻附和。

「老師,我們是相信你才把祕密告訴你,你怎麼可以把祕密告訴父母。」其中有個女生對我提出質疑,像是我出賣了他們。

在和青少年相處的過程中,我發現一個很特別的現象:他們可以告訴我心裡的祕密、可以在我面前掉淚,但是你知道嗎?他們唯一的堅持就是不能在父母面前示弱和坦白。

他們築起一道防線,不想讓父母越雷池一步,將那道祕密或夢想深埋在最深的海溝。我深吸了一口氣,心平氣和地告訴他們:「你們總說父母不瞭解你,但是, 你有給他機會瞭解你嗎?或許有,也許他們沒能理解,但是你就因此關上心房了嗎?」

「當我想讓你被他們瞭解時,你卻緊掩窗扉,容不進一線光,這樣是好的溝通方式嗎?透過這份試題,我希望你們給自己一個重新與父母和解的機會。」

大部分的學生想想也對,就放心地寫了;當然,也還是有人把祕密藏的更深, 我發現玲玲很多問題的回答都故意填無,我問玲玲怎麼了,沒想到她眼淚就撲簌簌地掉了下來。她說:「這份試題我媽一定不會寫,因為她只在乎我的課業,對其他的事都不在乎,我們之間也沒什麼話好說,所以我早就習慣獨立了。」

玲玲是一個很特別的學生,有非常出色的能力,她曾是大眾傳播社的社長、又是社聯會的副社長、同時又參與模擬聯合國等活動,也積極協助班級活動,唯獨成績怎麼樣就是不見起色。

他們母女之間,有一座難以消融的冰山,橫阻在他們面前。我知道那不是她的錯,而是受傷過後的噤若寒蟬。我告訴她:「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會試著讓你們重新對話的。」

就這樣,到了家長日這一天,我把這份考題發給家長,告訴他們:「這份題目無關升學,卻遠比升學重要。裡面是關於你孩子的20道題目,一題5分,滿分100分。」

「你可以open book,可以上網查任何資料,這是史上最開明的考試。」我打趣說道,家長笑得很開心。

「最後,我會給你孩子提供標準答案,我們就不交換改了,請你自行批改。我們也不收來登記分數,但請你把它珍藏在心裡。」考試開始。

很神奇地,這群父母非常用心作答,我從沒看過這麼專注的考生,彷彿要把那些年,他們來不及參與的,一口氣追回來。尤其是玲玲的媽媽寫得特別認真,留下來幫忙家長日的玲玲看到,非常吃驚, 她沒想到母親這麼在乎她的事。好奇心之下,玲玲跑到媽媽身邊,看看媽媽寫些什麼答案,她的手搭在媽媽的肩上,像是想給媽媽一些提示,但又努力忍住,那一瞬間,母女倆竟然有說有笑,就像姊妹相處一樣自然,完全不像玲玲先前告訴我的那樣勢同水火。

「好,時間到。現在我要發下答案。請你自行批改,答案採從寬認定。最後我們會統計分數。」

家長們收到由孩子們寫下的標準答案,都迫不急待趕快核對,一旦答對就非常雀躍;錯了卻也很開心,因為他們得到孩子意想不到的答案。

「耶!這題我竟然答對了。」一位好不容易答對一題的家長振臂疾呼。

「原來我兒子最不喜歡人家誤會他啊!」另一位家長若有所思。

「老師,這份詳解可不可以讓我帶回去?」「當然可以。」對這位家長而言, 這份詳解像是通往孩子內心的藏寶圖。

成績出爐,大家猜猜最高是幾分?答案是,60分。

但是奇妙的是,成績不甚理想,但家長們都笑得很幸福,因為那些答錯的題目,就是他們重新認識的開始。我告訴家長,給自己一個重新認識孩子的契機;我告訴孩子,給自己一個重新與父母和解的機會。

你們都彼此關心,卻都不輕易說愛,你們都彼此瞭解,卻都不互相讚美,最後只能用最不想要的的方式,彼此傷害。這是何苦呢?這是何苦呢?

家長會後,玲玲的媽媽跑來找我,她告訴我因為丈夫在大陸工作,自己最近創業,開了間早午餐店,非常辛苦。她希望女兒不要像她一樣辛苦,所以希望她能好好讀書,嫁個好人家,所以才這麼看重她的課業。

我告訴她:「我們大人都渴望孩子走一條最安全的路,但對他們而言,冒險才是活過的象徵。

「玲玲雖然學業成績不好,但是她的做事能力和待人處世卻是一流的,說實在,我完全不擔心她的未來。但是,我很擔心你沒看見玲玲的才華,也擔心玲玲誤解你不關心她。」這番話我說得懇切,因為我真心希望他們母女破冰。

「其實我女兒的好,我都知道,只是每次看到她考那麼差、跟我說話口氣又不好,就滿肚子火。」玲玲媽媽接著跟我說。

「玲玲媽媽,讚美要說出口才算數,你明明知道她的好,卻因為說不出口,而讓女兒誤解你不在乎她,這不是很虧嗎?」我從利害關係的角度來說服玲玲媽媽。

「這樣啊……」玲玲媽媽陷入一陣沉思。

「至於你為孩子的付出,其實孩子也知道。只是當我們告訴孩子自己有多辛苦養你們長大,所以你們要認真唸書之類的話。就這年紀的孩子聽來,會有一種被情緒勒索的感覺,好像認真唸書是為了還父母的恩情債一樣。」我接著說道,因為我接觸太多都是因為這句話而讓親子關係一夕崩盤。

「玲玲媽媽,試著看見並肯定孩子的天賦,成績很重要沒錯,但它不代表一個人的成就。」

「我明白了,我會試著去讚美孩子。歐陽老師,謝謝你,你是一位很棒的老師。」玲玲媽媽想通了,我彷彿看見橫阻他們面前的冰山開始消融。

這一份出給家長們的試題,也是我們一生的重要課題,愛因斯坦曾經說過: 「每個人都是天才,但如果你用爬樹的能力來斷定一條魚,魚一生都會相信自己很愚蠢。」教育的價值不是只有追逐成績,而是開發每個人的潛能。我知道在升學主義掛帥的教育制度下,一切不是那麼容易改變,但就從這份試題開始,開啟父母子女之間彼此理解的可能。

冰山開始融化,願你們都能看見彼此的愛,就像大海般遼闊。

作者簡介|歐陽立中

師大國文系、台大中文研究所畢業,現為丹鳳高中教師。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悅知文化《飄移的起跑線:「不公平」是人生的本質,讓「瘋狂學習」練就你最強的特質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