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曼談情論愛】為何一個名導演會深陷性侵案?專家用生命密碼,論出鈕承澤的心理狀態

2018-12-15 09:30

? 人氣

精蟲充腦晚節不保鋪陳了鈕承澤成魔之路,網路新聞報導酸民分瓜渲染,豆導雖生猶死。(蘇仲泓攝)

精蟲充腦晚節不保鋪陳了鈕承澤成魔之路,網路新聞報導酸民分瓜渲染,豆導雖生猶死。(蘇仲泓攝)

精蟲充腦晚節不保鋪陳了鈕承澤成魔之路,網路新聞報導酸民分瓜渲染,豆導雖生猶死。

鈕承澤性侵疑雲案非常複雜。受重創的除了受害人,加害人被公然暴露出是陽痿的不舉者,相信更是重大傷害,生理不舉卻成了指姦強暴犯,形同心理大有問題的性侵害者,從此他不再是完整的男人,不論生理或心理雙重殘缺。他心理有衝動行為無能力,應是悲壯地以強硬手指假象為軟弱陰莖對無能為力卻又愛又恨的陰道行性暴力之蹂躪。大家肯定還記得《延禧攻略》裡,宮女和太監頭子對食,每晚被性凌虐的劇情。

男人以手指插入女性陰道獲得心理快感,既悲憤又痛快,是一重全然男性性暴力的施展,既然我不能以正常男性的陽具插入你的陰道,讓你有快感,那我就要以暴力手指摧殘你,以泄對女性高潮無能為力之自我仇恨。受害女子報案時拿出的驗傷單,顯示陰道有多處挫傷。如果鈕承澤只是暫時性的心因性不舉,他的手指該是充滿愛的溫柔插入,情況可能改觀,強暴會翻轉為你情我願之合意性交。受害A女的性愛想像被性暴力毀滅了。

近日針對此案熱議的輿論反射出台灣社會對男性性心理研究的匱乏,同時彰顯大眾普遍認知的個人主義。記者說他是妖魔鬼怪、男作家說他有性上癮症、女名人說他得了彼得潘症候群,律師則夸夸其談女人深夜與男子酒後獨處不是笨女人的錯,千錯萬錯都是該死男人的錯。華山分屍案和張作驥強暴案歷歷在目,同樣是「酒精和深夜獨處」兩大致命傷,為何鈕承澤和受害A女沒有記取前車之鑑?簡直不可思議,甚至有人總結︰延遲數日此案才爆發,是因為中間封口費六十萬沒談攏,所以受害者最終才決定報案。無啻是對受害者的重度傷害。如果此事屬實,鈕承澤大可翻案,第一時間也可公開此事拿出證據為自己脫罪,或是預留談判和解空間?所以不能談。

鈕承澤的辦解是︰和被害人是互有好感的男女朋友,獨處時雙方對彼此判讀、認知上的差距……很喜歡這個女孩希望能一直保護她……任何性侵害性騷擾加害人案發後無一不極盡所能的以荒謬理由規避法律刑責。

無人知曉,他其實因為「愛無能」而導致性無能,因性無能陽具無法插入,改以手指性侵得逞。試問︰男人手指會射精會有性高潮嗎?沒有,那他在這樁性侵疑雲案裡,獲得了怎樣的快感?心理快感,以彌補生理不舉的缺憾。

男人在「愛無能」時所施展的性暴力,通常是變態的。

愛無能分兩種,一種如鈕承澤,想愛卻無法愛,侵害你身體,一種是愛不到,想盡辦法傷害你。如某律師強調︰「拒絕性平教育的台灣人,難怪只會檢討受害人。」沒錯,在#Me Too延燒全世界之際,台灣談兩性平權教育簡直如入蠻荒之地,看得到的性侵案眾人撻伐,許多看不到的可怕性騷擾案卻隱藏在不被公共論述涵蓋與法律保護的平常社區。最恐怖的性暴力加害人不是像豆導看起來就具有侵略性的男人,而是看起來溫良無害卻心懷不軌表裡不一的「類正常人」。君不見,性騷擾犯、偷拍狼多是相貌端正有正當職業的類正常人?有國發會副主委、工程師、教授、大學生、社區總幹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