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媽媽再婚,爺爺竟代替外公牽著她走紅毯?聽完祖父母的話,她才明白母親多年的掙扎

2019-01-04 12:04

? 人氣

「妳在跟我開玩笑嗎?」我瞪大了眼,不可思議地看著她。

「隨便妳,但妳別想我會祝福!」

語畢,我故意把碗筷重重放下,徑直走回房間,再用盡全力將門甩上。

時間回到小三那一年,夜已深,隔天還要上課,我早早就爬上床熟睡。

「姊姊,姊姊,姊姊醒醒!」媽媽搖醒了我。

「我再多睡五分鐘,五分鐘就好……」我翻個身,又要回到夢鄉。

「姊姊醒醒,不能睡了!」媽媽略帶哭腔地說。

「怎麼了?」聽出語氣不對,我睡眼惺忪的揉揉眼,坐起來看著她。

「妳牽好妹妹,趕快下樓!」

雖然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可看媽媽如此神色緊張,知道肯定出事了。

家門口停著一輛車,駕駛座上的是幽默哥哥,我知道,因為他來我們家坐過好多次,是很和善、常會用把戲逗我笑的哥哥。可那天上車後,卻反常地沒有平時的搞笑,沒有鬼臉、沒有魔術。

事實上,一句對話都沒有,路途中鴉雀無聲,一直開到了醫院門口。

候診廳裡,有好多爸爸在警局的朋友,全穿著制服,爺爺奶奶也到了,他們一個個神色凝重,現場分明十幾個人,卻竟無一人發出半點聲響。直至接近破曉時分,晨曦已悄悄從窗外灑落,並一步步緩緩爬向椅子時,醫生才走出來,搖了搖頭。

頓時,奶奶就哭了,她的嚎啕聲率先劃開了本來清晨的寂靜,爺爺緊緊抱住奶奶,不斷拍著她的背。載我們來的幽默哥哥,將頭埋進靠牆的手臂裡,另隻手握成拳,用力地向牆壁一次次捶去,捶到我能看到他的拳頭上有血。

諷刺的是,我仍舊沒有半點線索發生什麼事。

好像全世界都把我跟妹妹遺忘了,他們大人各個都像是外星人般,說著我聽不懂的話,沒有一個人打算跟我好好解釋清楚。

「媽媽?」我有點害怕的看著她。

「爸爸走了。」媽媽低啜著說。

「走了?走去哪了?」

媽媽沒回答我,只緊緊將我和妹妹擁入懷裡,用力抱著,哭了很久很久。一直到我在電視新聞上,看到爸爸的照片和姓氏,我才終於弄懂「走了」,是什麼意思。

他不會回來了。

永遠。

時間轉到高三。

餐桌前,媽媽問我跟妹妹,能不能接受有另一個爸爸。在我憤恨地甩上門後,我一個人呆坐在書桌前,發愣了很久,她怎麼可以這樣?她要怎麼對爺爺奶奶交代?爺爺奶奶聽到會怎麼說啊。我好恨,真的好恨。每次看到電視上某個藝人聲稱不吸毒了,絕不犯了,希望能給改過自新的機會。我都好想問吶,如果你們可以重來,那我爸爸呢?

能不能也重新還給我一個?

一個就好,我不貪心、不求多,還我一個爸爸,一個圓滿的家就好,我求求你,好不好?

好不好?

越想越難過,最後趴在書桌上,又哭了一場,一路哭到睡著。媽媽後來沒再嫁,可各種跡象看起來,他們已在交往,只是沒明說,也還沒回過我家。我跟媽媽的關係從此變得冰冷冷的,就像不得已,共同生活在一處的室友,如此而已。

「你們知道這件事?」

「知道,是我們勸妳媽的。」

兩年後的過年,我才從爺爺奶奶口中得知,這件事他們一直知情。

他們說:爸臨終前最後,有囑咐希望媽媽能替我們再找一個爸爸。

他們說:媽媽本來也是打算獨自扶養我們一輩子,直到那年工作上有遇到不錯的男生才考慮的,也有第一時間跟他們討論。

他們說:媽知道我反對後,消沉了很久,跟對方除了見面外,並沒有任何實質進展。

他們說:媽媽對他們而言就像自己的親女兒一樣,就他們的立場也希望女兒幸福,這次是背著媽媽,想跟我說情一下。

「媽,我能跟妳談談嗎?」跟爺爺奶奶說完話,下樓後,我對正在廚房備料的媽媽說。

倏忽,廚房裡本不斷傳來咚咚的聲音便停止了,媽媽好似有些訝異地抬起頭,看著我。也是,我很久沒有主動找她說過話了。

「好。」她放下了刀具。

結婚典禮,是爺爺代外公挽著媽媽手走的,我和妹妹也充當成伴娘之一,忙裡忙外。

「可以準備請新娘出來囉!」有人對我說。

「喔,好!」

在我打開門要喊我媽前,我發現她呆坐在化妝鏡前,正在發愣。對著無名指上,淺淺一環的戒指印發愣,長期戴著結婚戒指,所留下來的指印。媽媽沒有說一句話,可從側面,我可以看到她在哭,眼淚就像泉水一般,不斷從她的兩頰滑落到地上,一點聲音都沒有。

我悄悄將門關上。

「對不起,新娘可能還需要多一點時間。」

那天晚上,我夢到了爸爸。夢到了爸爸開著車,載著我們去木柵動物園玩,夢到了爸爸爽朗的大笑,說數學爛得有繼承到他,果然是他女兒沒錯;夢到了爸爸把我拋得好高好高,我興奮的尖叫,大喊著還要還要;夢到了在妹妹出生前,我曾跟他抱怨,他好忙,都沒空陪我玩。

「我是要努力工作,才能給妳和媽媽全世界。」他拍拍胸脯說。

「真的喔?」

「真的。」

「那我想吃快樂兒童餐。」

「不行!」

大肚子的媽媽就在一旁,笑得東倒西歪。

然後,十六年就過去了。

然後,我也只能在夢裡碰到你了。

欸,爸,看到媽幸福,你也該放心了對嗎?

不用擔心啦,這男生不錯,他等媽等了這麼久,跟你一樣摩羯男,很專情的。現代喔,找不到幾個這種的了,我跟妹妹也會持續盯緊的。

不過啊。

能不能,偶爾,偶爾就好。

再來夢裡,看看我呢?

我還有點想你,一點點想。

兒時,我們總把父母當作理所當然的存在,他們從我們出生就在那,

卻從未真正想過,所謂父女、母子,意味的其實是你和他隨著歲月流逝,注定要漸行漸遠。

你站在時光的此岸,望著他悄悄消失在海平線的彼岸。

現實成了道洪流橫在你們中間,誰也跨不去,於是只能揮著手告別。

太年輕時的我們總會忘了,父母啊,是會走的。

作者介紹|樂擎

IG逾54萬人追蹤,博客來、金石堂暢銷作家,TEDxNCUE年會分享講者,經常受邀至全台灣各高中、大學演講。

一個從回答升學問題,不知為何會有一堆人跑來問感情問題,聽著聽著,最後愛情、友情、親情、生活什麼問題全回答了的奇怪寫作者。大概,面對人生這艘船,都不是自己能掌舵的吧?

雖然出書被要求要寫自介,但偏偏我不想拿很多經歷把自己吹噓得多厲害。因為實際上我不是,我僅凡人,故事聽得比較多的凡人。可我覺得有時候,也唯有凡人能了解凡人,能知道對方正經歷的,能感同身受,能在這相同的煢煢世間中前行時,給彼此力量。

自稱「文字擺渡人」,擺渡人不需要厲害,需要的是傾聽。若傾聽的同時存在太強烈的主觀,就不可能進入對方的世界,亦無從知道那些藏在隻字片語之中,對方真正想望的是什麼?希望你也能在這些文字中,找到你自己。

另著有《筆尖上的擺渡人》、《那些關於上大學,你需要知道的事》、《才18歲,你可以成為任何人》。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平裝本出版《願你的深情,能被溫柔以待》(原標題:當媽媽再婚)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