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有同志支持「反同」候選人,能不能用「不讓他結婚」教訓他的愚蠢?

2018台灣同志大遊行,世界各國都有關心該性少數議題的人共襄盛舉。(簡必丞攝)

2018台灣同志大遊行,世界各國都有關心該性少數議題的人共襄盛舉。(簡必丞攝)

今年台灣同志大遊行參與人數破新高,估計有14萬人上凱道聲援性少數、關心多元議題。然而每年遊行結束後,無論是支持或反對同性婚姻,總會有人提出:「為什麼要穿成那樣(意指奇裝異服、坦胸露背)?正常一點好嗎?」、「暴露身體很有礙觀瞻!」等尖銳的質疑,甚至有些同志也認為這類「暴露」的遊行者是同運圈的「豬隊友」、敗壞了同志族群的形象,使同運難以被更多人認同。

類似的爭議總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今年甚至有同志想投給「反同」候選人,令許多人不滿,放話「不想再幫同志」。要探究這些議題,我們必須從根源去想:「正常」是什麼?「異類」又是什麼?舉辦「同志大遊行」又是為了什麼?回到整個活動的本質去思考,也許能夠幫助我們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

同志驕傲日》讓每個人都能驕傲地「做自己」

歐美地區的同志遊行通常選在6月的「同志驕傲日」舉行,是為了紀念1969年的石牆事件,而台灣的同志遊行則是從2003年起在9-11月之間舉行,6月時並沒有大型遊行活動,所以台灣同志大遊行當天也同時是屬於台灣的同志驕傲日。在這天,任何人都不該因為他的性傾向、性別認同而感到羞恥、像平日一樣躲躲藏藏,這天是所有性少數族群可以驕傲地展現自己的時刻,不用有任何偽裝、展現真實的自己

除了展現真實的自己,同時還要被世界看見!台灣同志大遊行最初的目標就是希望社會大眾不要再「漠視」LGBTIQA 族群的存在,所以很多活躍的運動者與同志都會在這個時候特別強調「同志就在你身旁,不要再漠視!」,並以華麗服裝或裸露來凸顯同志的存在,以搞笑、反諷、積極、辛辣的標語凸顯社會上仍存在的同志議題、性少數議題以及各種弱勢與歧視。因此除了本來就喜愛這樣打扮的人,也有些人認為這樣才能吸引媒體目光、讓議題被看見,穿著可以是一種自我展現,也可以是一種運動策略,無論是哪一種,都不該被指責,甚至妖魔化。

何謂「正常」》跟你不同,就該躲起來嗎?

我們認為的「正常」言行,其實是這個社會長期積累、逐漸形成的各種框架,它代表一種社會的「模範」價值,用來區分誰是這種價值之下的「好寶寶」、誰是「壞寶寶」,以「正常」來貶低「異常」。然而,這種「正常」是會隨著時代改變而不同的,別忘了在70年前「黑人與白人隔離」才是「正常」。然而,隨著人們對世界有更多元的理解,「無知的正常」會被打破,所謂「不正常」會在新的社會中變成「正常」,時代的進步往往利基於此

同志身為性少數的一種,本身就是一種「打破現今社會框架」的存在。打破框架、去除標籤、展開多元,讓每個人都能自在地展現自我,不再被刻板印象的框架所束縛,就是一種運動,也能讓社會更加多元、使人們對固有議題有新的思考。

而對你來說的「異常」,其實是某些人的「日常」。例如一些變裝皇后,他們本來就喜歡不同於主流的穿著,只是你身邊較沒有這樣的親友、平時也不一定會在街上看到他們,但在這個「鼓勵所有人做自己」的一天,他們把自己最喜愛的裝扮穿出來,讓你「看見」不一樣的「日常」;而一些喜愛BDSM、穿狗奴裝扮遊行的人,也是表現他們所喜愛的日常,那是他們的性癖好,而不是見不得人的罪惡。

也許有人會說:「我看到裸男在街上就是會不舒服。」嘿,一些公司尾牙請去的猛男秀穿得有比他們多嗎?一些雜誌、月曆上的肌肉男,跟遊行中的人有什麼區別嗎?再說,假設你是以一個異性戀男性的身分發表這樣的言論,你有想過男同志或女性看到滿街跑的爆乳廣告,或是隨處可見的女體裸露畫面,是否有相同的不舒服呢?這些裸女、猛男廣告雖然隨處可見,但也會造成某些人不舒適,若你們不能忍受的同志大遊行那「一天」的「不舒服」感覺,也許你該做的不是急著指責,而是發揮同理心,想想他們平常「每天」不自在的感受。

回歸議題的「核心價值」》當支持國民黨的同志,也成為同志大遊行中的「異常」

同志大遊行近幾年一直和提倡婚姻平權的運動者相互拉抬、串聯(事實上同志大遊行涵蓋的議題更廣),今年更是和年底的選舉與公投綁在一起,產生了以往未見的爭議。今年,有部分挺同婚人士認為民進黨對婚姻平權不夠積極,放話要「教訓民進黨、票投國民黨」,引來民進黨支持者反感,並揚言要對「婚平公投」投下廢票或反對票,在關心選舉與公投的網友之間激起了不少口舌之爭。

在強調「讓每個人都能驕傲地做自己」的時刻,有一群聲稱「本來支持婚姻平權」的人說出這樣的話,是一個相當可悲的畫面。當一個社會議題變成政黨擁護者的人質,當兩個完全不對等的議題(對執政黨的不滿與對弱勢族群的支持)被放在一起比較、互相傷害,其實已經偏離了「支持婚姻平權」的意義。任何議題都該回歸到問題的核心價值去思考,為什麼會產生這個議題?這個議題能夠為社會帶來什麼效益?

以婚姻平權議題而言,它的核心價值是讓少數性傾向者得到實質平權、讓兩個有意願踏入婚姻制度的同性別者獲得和異性夫妻一樣的保障。建立在這個價值上,政府推動這個政策並不是照顧、施捨性少數;異性戀者支持同性戀者的權益也不是因為做慈善、給人恩惠,而是一種進步價值、建立更美好、更平等的社會的選擇,與美國消除種族歧視政策是一樣的道理。美國的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蓬勃發展時,亦有許多白人參與其中,這與異性戀支持同性婚姻是同樣的道理。

當你說出「因為某個族群中有你討厭的人,就要用手上的選票教訓他們」,這個行為已經背離「支持這個議題」的本質,也顯示你並不是為了「理念」支持某個議題,只是把議題當成搶奪話語權、曝光度的工具,甚至是控制他人的籌碼。若回歸議題的本質,你的選擇絕不會因某些「令你厭惡的人」而左右搖擺。

事實上,同志大遊行一向是個能讓我們看見多元、自我反省的「好老師」。除了喜愛各種裝扮的人,當然也有政治傾向不同的人,而這個呼籲多元、看見性少數的活動,理應要接受所有不同的樣貌,在這場遊行中,無所謂正常與不正常。無論是展現自我的裸露,或是為求曝光而盛裝出席,甚至是語出驚人、表達與眾不同的觀點,都是受到歡迎的!

至於部分民進黨支持者很不能接受的––部分同志發表了厭女言論,甚至打算「票投支持愛家公投的候選人」、言行與「支持婚姻平權」不一,這個問題可以換個角度思考:若他真的投了「反同」候選人、甚至導致該候選人當選,那這些「矛盾」同志自會被「自己的決定」教訓,無須其他人用「反同婚」來教訓他,不是嗎?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