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停「被斷交」台灣該如何讓世界看見?阿巒的故事,道出台灣最美好國際醫療經驗

2018-05-08 13:00

? 人氣

今年2018年WHA世界衛生大會5月底將於瑞士日內瓦舉行,台灣能否參與會議的議題再度引起熱議;尤其,今年宣傳台灣醫療全球貢獻的微電影「阿巒的作文課(英文片名A Perfect Pair)」上網宣傳短短一個月,即創下六百萬人次的高點擊率,身為全程參越南女童阿巒國際醫療援助案的我而言,從募款到阿巒來台就醫而後出院返家,過程甘苦交融,心情是百感交集的,也充分見證阿巒勇敢的生命故事。

我感動於阿巒的堅毅與勇敢;企業與醫療團隊的共同努力,卻也納悶「有多少人真正了解什麼是國際醫療?

老實說,在台灣,「國際醫療」對於一般民眾來說,是一個很冷門的話題,礙於國際政治現實,台灣推動國際醫療事務一直做得很辛苦,但其實台灣各醫療機構或團體默默持續做了好幾十年,我們醫院只是其中的一份子。話說從頭,阿巒國際醫療援助案能夠成真,甚至發展到如今傳達醫療無國界的生命光輝,都是從我一個已經在天堂的朋友,中國附醫國際醫療中心的貴人黃志皓先生開始的。

越南國際醫療援助的美麗緣起

黃志皓是我的鄰居,我們住在同一個眷村,他是我的小學學長。兩年前,也是在過年期間;若不是黃志皓的「雞婆」,他真的「很雞婆地」拿著我的醫療援助案,去跟他宏福實業集團的老闆提案。

現在想起來,如果沒有黃志皓的熱血和臨門一腳,我們不會有機會和宏福實業集團攜手共同幫助越南象腿女孩阿巒,一年以後,還因此多元創新模式而獲得「國際醫療典範獎」的個人獎與團體獎;如果沒有黃志皓的穿針引線,今年更不可能迎來第二個越南象腿劉小弟弟的援助個案。

黃志皓在兩年前幫了我們最大的一個忙之後,他也在當年的11月因為癌症過世了!黃志皓學長,我想你在另一個宇宙的象限,有在看著我們吧!我們國際醫療中心團隊沒有辜負黃志皓學長的愛心,用堅定的腳步,一步一步地實踐救人的信念。

白色巨塔歷險記:第一例援助案的緣起

2016年1月5日,我上班第二天,因為真不知道要怎麼做國際醫療?於是乎決定先去找我們部門的最高主管──國際醫療中心陳宏基院長聊聊。陳院長說,2012年曾經醫療援助過一個越南象腿女孩阮氏巒Loan(暱稱阿巒),完成第一階段的治療,但後來因為經費的緣故無法來台回診,所以病患的情況很不樂觀(當時阿巒的腿不但發臭而且不斷流出組織液),如果繼續留在越南,恐怕難逃被截肢的命運!

當時我只是一股傻勁,一來覺得阿巒好可憐,二來覺得這是好的宣傳素材,我想如果我們醫療團隊證明可以解決重難症,那其他的疾病根本不是問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