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面警戒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遭譏「你爸媽肖ㄟ」,還得低頭向人道歉!出身精神分裂家庭的他,道出29年無盡淚水

2018-04-17 11:54

? 人氣

生長在不完美的家庭,對文國士來說固然是生命中的一大缺憾,卻也讓他更有決心點亮更多孩子的生命。(圖/鐘敏瑜攝)

生長在不完美的家庭,對文國士來說固然是生命中的一大缺憾,卻也讓他更有決心點亮更多孩子的生命。(圖/鐘敏瑜攝)

「小學的時候,別班女生某天跟我說我如果再跟誰誰誰好,就要跟大家說我爸媽都是神經病。我一聽理智線整個斷了,鐘一打就衝去她們班把她吼出來,狂喊『妳講啊!妳講嘛!』鬧到好多人都聚集來看。那時候的我不明白,為什麼我爸媽有精神分裂症這件事,會成為別人威脅我的籌碼?

後來我們都被抓到訓導處,我還氣得想打訓育組長,當然後來很快就被制伏啦。我被迫跟那個女生道歉,還有跟訓育組長道歉,但卻沒有任何一個人向我道歉。那是一種…嗯…很深、很深的委屈。

生在一個父母都是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家庭,是什麼感覺?爸爸「興致一來」就砸壞整排停在路邊的車,媽媽發病時跟奶奶大吵,他只能被鎖在房間裡聽著外面摔東西「框啷框啷」的聲音,顫抖等待著不知何時才會到來的平靜。家裡沒人告訴他發生了什麼事,去上學被所有人當成異類、連紅豆餅阿姨都「好心」勸其他小朋友最好別靠近他,這,就是文國士的童年。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頂著大光頭,臉上開朗笑容從未消失,走一走有時還會「自嗨」哼起歌來,漫步在母校輔仁大學校園中,文國士雖然已經29歲,但若不說,還真以為他是個在學生。

在這般不美好,更確切來說是很黑暗的童年裡,他如何奮力長成如今開朗的模樣、甚至從當年的問題學生成了學生們最愛的老師?他領著我們走進在輔大英文系就讀時最熟悉的那間教室,娓娓道盡外人難以想像的的那20年掙扎與體會。

(圖/鐘敏瑜攝)
輔大外語學院的教室裡,有著文國士的迷惘與解脫,多年後重回這裡,他已成了截然不同的一個男孩。(圖/鐘敏瑜攝)

一句「肖ㄟ的兒子」有多傷人?備受歧視的成長之路

文國士的爸媽是精神分裂症患者,雖然偶有「正常」的一面,但只要發病,什麼恐怖行徑都做得出來,鬧事、砸車通通見怪不怪。奶奶是中華民國第一批女兵,爺爺文從道是曾獲金鐘獎肯定的知名節目製作人,長年好賭在外,因此奶奶一肩扛起照顧兒子、媳婦以及這個寶貝孫子的責任。

「家裡人雖然沒有明講,但你從外界的眼光,還是會知道自己的家庭似乎不太一樣。」因為爸媽不時在鄉里引起紛爭,小時候的他幾乎不敢到人多嘴雜的市場去,深怕只要稍不留意,路人就會發現他是「『肖ㄟ』的兒子」。就這樣活在爸媽帶來的陰影下好幾年,原以為學校可能是帶來希望的避風港,沒想到結局卻讓人更失望。

家中沒人可以談心,加上自小耳濡目染暴力行為,他在小二時就曾經拿綠豆湯砸老師,爸媽的狀況甚至成了同學閒談間的笑柄。對於「正途」的迷惘和學校師長消極的處理態度,讓他漸漸長成所謂的「問題學生」。翹課、打架、騎機車…對於在原生家庭早已養成火爆性格的文國士來說,全是家常便飯。

「其實當時很想被理解、很想被關心,但多半遇到的老師也沒有餘裕照顧你,你就會把那種不被理解的失落,轉換成大人剛好期待的『壞小孩』標籤。」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鐘敏瑜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