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妓女變皇后、榨乾40個小鮮肉還不夠!這位拜占庭名妓,還留下這些驚人傳奇

2018-02-08 16:35

? 人氣

說到古希臘與古羅馬,最出名的絕對不是他們面對女性有多開明。就以古希臘而言,上流社會多認為兩性中「比較美麗的性別」不用幹別的,專心負責傳宗接代就好了。羅馬稍微好一點,偶有女性事業有成,身家傲人也不算太稀奇。但不論是希臘或羅馬文明,從娼都還是讓想要有錢有權的女性能平步青雲的「終南捷徑」。

希臘人把性工作者一分為三:最底層是具有奴隸身分的娼妓(希臘名是pornai,以一個慘絕人寰的職業而言,這是個唸起來好笑到很諷刺的名字),中層是擁有自由之身但還是頗窮的流鶯(我遍尋不著這群女士們的希臘名稱),最上層的是hetaera,也就是為有錢人服務的高級名妓。其中在名妓這個階層有這麼一位傳奇性的阿斯帕齊婭(Aspasia),她的生平代表了希臘娼妓界的職涯「天花板」。

阿斯帕齊婭不是土生土長的雅典人,而是個外來者。對大部分的雅典人來說,她受歡迎的程度可以跟「電梯裡的屁」相比擬。但她的老家其實出身一點也不差,稱得上有權有勢,而她本身也具備了躋身名妓之列所必備的教育程度與貴族氣息。進入這一行之後,她在雅典的社交圈做出了口碑,最後終於跟雅典城邦的領導人伯里克里斯(Pericles)搭上了線。

根據蘇格拉底所說,阿斯帕齊婭絕非只是政治圈大老的玩具或花瓶。他表示阿斯帕齊婭捉刀過優美的祭文,讓伯里克里斯在伯羅奔尼撒戰爭(Peloponnesian War)的出征前鼓舞士氣。蘇格拉底何許人也,許多人眼中的哲學之父,但他甚至感謝過阿斯帕齊婭指導他「雄辯的藝術」。伯里克里斯死後,阿斯帕齊婭便另起爐灶,給自己找了個新男人-黎昔克利(Lysicles),然後一手把他「拉拔」成在政界有頭有臉的一號人物。

阿斯帕齊婭在她有生之年是個爭議性的人物─普魯塔克(Plutarch;四六至一二○年)日後把挑起伯羅奔尼撒戰爭的帳算到了她的頭上。但賣身在元祖民主政體的雅典既無爭議,也沒違法。雅典法典不但視性工作者為合法,而且還男女平等,兩性都可以幹這一行。真要說有什麼但書,那就是男孩子做到青春期就要強迫退休,這點我承認是非常變態。

AspasiaAlcibiades.jpg
阿斯帕齊婭是古希臘時代的名妓。(圖/Wikipedia

梭倫(Solon)是第一位正式承認性產業合法地位的雅典領袖,時間是西元前五九四年。一開始他給的肯定有點拐彎抹角,因為他說男性被抓到嫖妓不算通姦。不過後來梭倫設立了一系列的國營妓院,其用意就是要讓廣大的男性同胞可以用合理的價錢來紓解生理需求。詩人菲勒蒙(Philemon;西元前三六二至二六二年)在其所著的《兄弟們》(Adelphoi)一書中,對國營妓院是這樣形容的:

梭倫眼見眾家雅典小伙子血氣方剛,為免其誤入歧途,便將女性引進並安置在四界,備好向眾人供應。
「諸位女性會裸身玉立,童叟無欺。」
「盡可飽覽一切。」
「你是不是感覺不快。你是不是何處感到痛楚。這是所為何來?門已敞開,只要一枚奧波(obol)銀幣,快進來吧。無須羞赧,不用攀談,姑娘也不會東躲西閃。她會如你所願地直接來,你想怎樣她都會照辦。」
「你出來。叫她下地獄去,她就是個陌生人,不用客氣。」

由國家主導的性交易,熱熱鬧鬧地,延續到了上古雅典的時代結束後。在西元五世紀,有位「履歷」包括性工作的女子甚至「奮發向上」,成功登上了皇后之尊並與皇帝共治,她就是狄奧多拉。在與羅馬皇帝查士丁尼一世成婚之前,狄奧多拉曾經在君士坦丁堡的街上「站壁」過,而且她顯然還非常,非常熱愛她的工作。歷史學家普羅科匹厄斯(Procopius)曾經赤裸裸地形容:

她通常會選至少十個力量與陽剛之氣都年華正盛的年輕男子,一同去郊遊,然後與他們所有人野合至夜以繼日,通宵達旦。美男們倦了,她會迎向他們的僕役,為數大約三十人吧。她會跟男僕們一個個單挑,然後完事後還不見得滿足。

據傳有回在一位名士的府邸裡,身為訪客的她跨上了用餐座椅突出的犄角,把衣衫正面撩起,然後臉不紅氣不喘,絲毫不以為意地展示起她慾望的壑谿。

換句話說,含小鮮肉與小鮮肉的男僕在內,她一口氣把四十位男性幹到不要不要地。但這對她來說只是家常便飯,而且時不時她還會善用作客處的家具來做個總結。這要不是她真的是性成癮……就是拜占庭的貴族男性太不濟事的證據(或許兩者都佔了一部分的原因)。

不過為了公平起見,我也要替狄奧多拉說兩句話,主要是普羅科匹厄斯其實跟這位皇后有些私人恩怨,所以他的一面之詞也不能盡信。可以確定的是狄奧多拉在「火坑」裡待過,而且她本人也不覺得那有什麼。事實上在她掌權後立馬做的幾件事裡,就包括為自己的「老同事」謀福利。歷史上首見對性工作者的法律保障,就出自於狄奧多拉之手。另外在整體女權的部分,她也把強暴犯的刑度拉高到極刑,對強迫女性賣淫者加以打擊,並且在帝國的全境擴大了每一位女性可以繼承財產的權利。

在狄奧多拉的時代裡,拜占庭帝國的妓女都算是相當幸運。但公娼史既未始於西方世界,也沒有在西方世界畫下句點。古印度有某些邦(state)會集合在地的女性競逐代表第一美女的「拿嘉瓦杜」(nagarvadhu)頭銜。一旦有了這個選美頭銜加身,女子就能終其一生享有榮華富貴與尊崇的地位,只有付得起錢的王公貴族才能與其男歡女愛。在那個一般人動輒挨餓或(同時)苦於佝僂病的年代,當個衣食無缺的妓女完全不是什麼需要難過的事情。

真要說起來,公娼也不見得都是女的。根據大衛.葛林柏格(David Greenberg)所撰的《同性戀的建構》(The Construction of Homosexuality)裡,印加帝國轄下的曜尤族(音譯,Yaoyo)「公設的妓院裡滿是女裝且臉上塗了油彩的男子」。並且更黑暗的是印加帝國有某些宗教教團會「收養」男孩或少年,把他們打扮成女孩,然後讓他們從事起「特種行業」。印加帝國的祭司是不准跟女性發生關係的,但顯然諸神對性侵兒童很願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性交易作為一門非法勾當的沿革,其實要比其合法的歷史短上許多。在歐洲,從娼首見明令違法可回溯至西班牙的雷卡雷德一世(Reccared I)。雷卡雷德一世正式皈依天主教是在五八九年,自此為了討好天主教會,他便開始大肆鎮壓異教時期很受老百姓歡迎的妓院,這包括(女性的)性工作者若被逮到執業,所受到的刑罰將會是「鞭三百,驅之別境(放逐)」。

雷卡雷德的新法是否受到初信天主教的百姓嚴守,現已不得而知。惟可以確定的是在那之前,性產業長期都與國家,乃至於與國家的宗教站在同一陣線。而就如同其他在人類社會中存在數千甚至上萬年的制度一樣,性交易的存在絕對有其意義與目的,巧合絕對說不過去。

作者介紹|羅伯‧埃文斯 Robert Evans

搞笑網站cracked.com主編。文章不出則已,一出便有年平均六千四百萬次的點閱率,Cracked.com出版的兩本暢銷書《你可能是個喪屍》(You Might Be a Zombie)跟《顛覆課本》(De-Textbook)裡,都有收入他的文章。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傷風敗俗文化史:十五個改寫人類文明的墮落惡習》(原標題:神選的行業:性工作者的祕史)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