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比特幣暴漲暴跌他都不解套?高中修密碼學、大學開始挖礦,他的答案意外簡單…

2018-02-08 12:02

? 人氣

目前就讀北京大學軟件與微電子學院碩二的陳伯韋,已接觸加密貨幣投資超過三年,現在還是台灣最大比特幣Facebook中文社團的管理員。(圖/吳晴中攝)

目前就讀北京大學軟件與微電子學院碩二的陳伯韋,已接觸加密貨幣投資超過三年,現在還是台灣最大比特幣Facebook中文社團的管理員。(圖/吳晴中攝)

在幣圈,年紀已經不是衡量一個人資歷的標準。目前就讀於北京大學軟件與微電子學院碩二的陳伯韋,接觸加密貨幣投資超過三年,現在他也是台灣最大比特幣Facebook中文社團的管理員。

誤打誤撞,高中接觸密碼學、大學開始研究比特幣

陳伯韋是在銘傳大學資工系就讀大三的那年第一次接觸比特幣,當時,他想利用網路廣告資源賺點零用錢,發現一種專門整理各種廣告看板的網站,只要協助點擊就能得到報酬,當時用來支付的「貨幣」就是比特幣。

這件事勾起了他的好奇心,用做學術研究的精神,陳伯韋花了一個月的時間看遍和比特幣相關的資料,也在部落格整理相關文章、開始參加比特幣社群的線下聚會,陸陸續續花了至少半年才慢慢搞懂。也剛好在那時,他參與的研究計畫剛好要寫提案報告,主題就是比特幣。「那時開始每天看密碼學、貨幣銀行學,」陳伯韋形容,當時簡直「看到要吐血」,但後來這項研究計畫也獲得研究補助,主題是如何提升比特幣錢包安全性。

但陳伯韋和比特幣的淵源其實還可以追溯到更早。擅長數學的他,在就讀台北市立育成高中時就曾選修「密碼幾何」。雖然當時老師在課堂上從未提到比特幣,而是從古典密碼學開始說起,提到電報、摩斯電碼、二戰以及電腦起源等,但也因此他對密碼學有了初步概念。後來當他真正接觸到比特幣後,資工、密碼學這兩個領域才一下子被兜了起來。

(圖/吳晴中攝)
陳伯韋用做學術研究的精神,自學比特幣。(圖/吳晴中攝)

無論買幣、挖礦,重點都在於要願意投入研究

而要說在學術研究之外實際進入比特幣的事業,陳伯韋就和很多人一樣,也是從挖礦開始。當時他和同學集資近兩萬元,買了兩台礦機開始挖萊特幣。大約一年之後,他們選擇在萊特幣價值約3美元的時候出清;後來他的同學將這筆報酬拿去畢業旅行,陳伯韋則是把萊特幣換成其他加密貨幣,繼續留在幣圈。陳伯韋認為自己會這麼做的原因在於,他投入了相當多時間做研究,因而對其安全性和創新性有信心。

他舉例,像他挖礦,會自己算電費、找資料、理解運作原理,慢慢了解這個領域,「要花時間研究,才有辦法自己掌握。」他說。現在如果要投資加密貨幣,他會看幣的發展性,把重點放在社群是否有技術,以及是否有心在維護和更新。「就像一間公司一樣,要有創新才有發展前景。」他說。

當然,作為比特幣早期投資人,暴漲暴跌帶來的酸甜苦辣他也沒少體驗過。

他記得有次看到持有的比特幣漲到新台幣三萬元,覺得很開心,但就在他從桃園騎車回台北的短短半小時內,已經跌到只剩下一萬五,讓他體會到幣市的無情。不過無論漲跌,他就是不想換回法幣。他認為,短期不缺錢、放著或許有更大的機會,為什麼要急著把樂透收回?「信仰讓我不解套。」他笑說。

想做一套比特幣監督系統

除了投資、挖礦,回到陳伯韋的本業——學生,他的論文題目也和比特幣有關,內容是如何做一套比特幣監督系統,解決政府無法監督金流、導致加密貨幣難以落地的情形。

他舉例,現在加密貨幣交易像是不用開發票的雜貨店、錢飛來飛去,而他這套系統就像是收銀機,雖然消費者是匿名消費,但會開發票,當消費發生爭議時,消費者可追溯單筆交易的流向,對政府而言,則是可以用這套系統追蹤商家金流。未來,陳伯韋想繼續朝學術發展,研究密碼學和加密貨幣還能解決什麼問題。

比特幣信仰QA:比特幣的價值在哪?未來可能如何發展?

比特幣背後有強大的學術理論支持,很安全,也是最早能穩定運作到現在的加密貨幣。銀行可以凍結帳戶,但比特幣不能,這是它最大的優勢。

但比特幣並不完美,未必是用來小額支付最好的貨幣。瓶頸在於,比特幣可承受的每秒交易量不夠多,為了讓交易更快被確認,得付更高額的手續費插隊。我認為像1000萬元的大額交易、收100元手續費,這是可以接受的,因此比特幣可能走向跨國企業轉帳這類的大額交易,也或許更像黃金。一定會有更好的貨幣出現,但比特幣會找到自己適合的角色。

文/張庭瑜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標題:高中接觸密碼學、大學開始挖礦,北大碩二生:信仰讓我不解套)
責任編輯/趙元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