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耳光、創意體罰、恐怖統治…專家列出那些年我們遇過的6種爛老師!誇張行徑令人髮指

2017-10-11 14:48

? 人氣

有一次,午睡抬起頭來,不小心被這位老師瞄到,就被他掐住耳鬢,拉到我踮起腳尖求饒才放手。到現在,我都還記得自己被扯下的一撮鬢毛留在他手上的模樣。

我們都尊重老師,拜至聖先師所賜,中國人尊師重道的悠久傳統根深柢固。然而,捫心自問,我們也都曾遇見過一些讓我們很無言、很不認同、很不願回想到的老師,甚至嚴重的,會令我們成長歷程蒙上一層汙濁的陰影…

令學生聞之色變的老師

開學的第一天,我和新班級分享自己成長時心中所懼怕、不喜歡的老師。我開始認真回想,若自己是高中生,我不喜歡什麼樣的老師。這六個令學生敬而遠之的老師特質,整理自我個人的經驗與課堂中與孩子們腦力激盪的結果:

1. 缺少感情

也許這些老師對教育的熱忱,遺忘在記憶中的某處。當這種老師出現在學生面前時,他們準備好要傳授書本上的內容,卻沒有準備好用生命來陪伴孩子。他們的感情冰冷木訥,他們的愛心不形於色。也許他們是教導知識出色的老師,但當提到孩子的生活點滴、心情故事時,他們提不起興趣。我很肯定,在孩子們充滿情感的青春回憶記事本裡面,對這些老師將不會有絲毫記載。

2. 喜怒無常、捉摸不定

有些老師讓學生完全摸不著頭緒。當他們開心的時候,能跟學生一起人來瘋,但當他們生氣時,卻讓孩子們聞風喪膽。重點是,孩子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踩到他們的底線,只能戰戰兢兢,祈禱著地雷不會有爆炸的一天。

小學時,我就曾經遇過這樣的老師。當他心情好的時候,作業沒交、課本沒帶都萬事OK;但當他不開心時,有一次我忘了帶作業,他先衝著我詭異微笑,然後趁我卸下心防的時候,猛然賞我幾記耳光。

3. 施行「恐怖統治」

高中時,遇過一位老師,幾乎沒有學生見過他的笑容。他的眼睛像無所不在的監視器,讓學生的小動作全都無所遁形。任何學生容易「觸犯」的事(遲到、沒帶課本等),整堂課都會被他罰在講台旁排成一排「停車」(雙手雙腳撐著身體,手肘膝蓋不能碰地),累極曲腳還會被教鞭無情地抽打。

有一次,午睡抬起頭來,不小心被這位老師瞄到,就被他掐住耳鬢,拉到我踮起腳尖求饒才放手。到現在,我都還記得自己被扯下的一撮鬢毛留在他手上的模樣。嚴格,也許本來是一種教學的策略,但到了最後,卻變成了老師自己的緊箍咒。當再也跳脫不出嚴格的形象時,老師就只能非自願地長年扮演嚴厲的角色。課堂不該是監牢,但這些老師上課起來,卻很有牢獄的味道。他們精心布局,設下一堆莫名其妙的重重限制,孩子們上課像跳房子一樣,動不動就因踩線而被警告甚而處罰,班上氣氛壓迫得令人喘不過氣來。

對學生而言,這些老師的嚴格沒有道理。在和學生聊過之後,他們說,其實並不會害怕嚴格的老師,因為嚴格能幫助他們成長。學生所懼怕的,是不說明原因(或說不出原因),一路嚴格到底的老師。

4. 上課太悶、太無趣

很抱歉的,經過一段努力回溯的時間,我得承認,有一大堆老師被我完全遺忘。可能他們很認真、很辛苦地備課,但上課太悶、太無趣,經常照本宣科、朗讀課文,課程千篇一律,以致在我的腦海中,搜尋不到他們的蹤影。

當然,我也承認,要每位老師別出心裁,成天搞創意去創新課程吸引學生,是件很勉強的事。要把孩子的注意力從他們手中小小的螢幕中搶奪回來,也是件艱鉅、近乎苛求的任務。但至少,身為老師的我們,可以稍微花點心思,想一想曾經是孩子的自己喜歡什麼樣的上課模式,也可以問一問台下孩子們的想法。哪怕是一點「願意嘗試」的心,就已經比故步自封,死守傳統上課模式的老師強得多了!

5. 偏心、不公平

上高中前,我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上了高中,角色互換,我成了某些老師眼中的「問題學生」。因此,曾身處天平兩極的我,感受特別深刻。只能說,得到老師「厚愛」的感覺,真的很好;同樣的,「失寵」的感覺,有時會讓孩子很想自暴自棄。

每位老師心中都有一紙珍愛學生的名單,這絕不是問題。只是,當他們把這些孩子視為「掌上明珠」,明顯偏愛到一個程度到無視其他學生感受的時候,就是個問題了。

若老師以成績、個性,甚至外貌,或其他任何因素來瓜分、劃分心中對孩子們的愛,那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教室是個講愛的地方,不是爭權奪利的地方。當孩子心中一有「爭寵」感覺冒出來的時候,師生關係在本質上就已經失焦了。

6. 威脅、羞辱學生

有的老師覺得管理學生最有效的策略,就是用成績打壓。他們開口、閉口都是分數,常把:「作業不交就會被當」、「成績不好就不會有前途」等威脅性的字眼掛在嘴邊。更有甚者,在學生犯錯時,他們選擇用羞辱的方式來處置。

國小時,班上抓到了一個偷東西當場被逮的孩子。老師知道後,竟用尖酸的言語,諷刺、嘲諷,極盡譏笑之能事在全班面前羞辱他。這「羞辱的記憶」,不僅成了這個犯錯孩子的痛苦回憶,也成了那天在場全班孩子共同的不堪記憶。

也許是我太苛刻,或是負面的回憶存留得特別久,不成比例的,帶來苦澀回憶的老師比甘甜的回憶多出太多。我想,這些得不到學生青睞的老師們,必定不是他們當初投入教育時的自我期待。但最後走到這步,其中的一個可能,也許是少了學生和同事們的回饋。

所以,在當天課堂結束前,我和孩子們分享:

這是我當老師的第一年,對於「我自己是什麼樣的老師」這個問題,我還在思考,我也正在創造屬於自己的樣貌。但我向你們承諾,我會努力讓自己遠避這六個特質,成為一位陪伴你們成長的老師。我也需要透過你們的眼睛,讓我看得見自己,也才有不斷調整、進步的可能。

盼望當孩子大了,離開學校的時候,回想到我的時候,嘴角能露出悠揚上升的線條。我想,這是對一位老師最佳的禮讚了吧!

作者簡介|吳緯中

台北市私立開平餐飲學校教師,畢業於淡江大學英美文學研究所。曾經擔任過編輯、行銷和業務,在不同的行業打滾過,而終於在三十三歲那年,毅然轉換人生跑道,離開辦公桌,不再和「電腦」打交道,而去與真實的「人」打交道,成為了毫無背景的菜鳥老師。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寶瓶文化《老師該教,卻沒教的事:那些在升學主義下,被逐漸遺忘的能力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