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該歡樂的潑水節,卻看見男友身邊站著別的女孩…她化作泰國最悲傷的一朵花

2017-10-11 11:53

? 人氣

一朵淡黃的小花,在四處潑濺的水花中輕輕款擺,人們叫它「潑水花」且倍加珍愛,因它每年只開花一天。

她決定再潑他一瓢水。

泰國北部的習俗,如果一個女孩子對男孩有好感,平常當然是不好意思表達的,但可以在新年也就是四月十三日的潑水節前後,向他身上潑水。

那幾天所有人都互相潑水,潑水代表的是祝福,可以把對方潑個淋漓盡致,也可以禮貌的略略潑濕,而對喜歡的男孩則是先潑他一瓢水,等他注意到自己,才微微一笑,再潑他;如果男孩也笑了,代表他也接受你的好感,接下來就只要等著他大膽而強烈的追求就夠了。

他果然發覺她了,不但欣然讓她潑濕一身,還從背後拿出藏著的水槍,直射她悸動的胸脯,她羞紅了臉,任他的激情濺射一身,還讓他拿調了痱子粉的水,輕輕抹在她的臉頰,那代表更深一層的祝福,也代表男孩遇見屬意的人,她知道浸溼自己全身的不只是水,還有幸福。

第二年他們已是充滿歡樂的情侶,在街頭向每一個路過的人潑水祝福,自然也讓別人潑濕他們一身,尤其是從急駛而過的車上灑下的一桶桶水,更讓人在溽暑中覺得透心的清涼,他們在一陣寒顫之後相視而笑,冷不防一個小男孩又用水槍一次擊中他們兩個人,她在心中暗暗祝禱:願年年有今日,願日日都是潑水節。

不久她卻病了,臥倒在床,延醫診治了幾次仍然未癒,他天天來見她,焦急、憂慮、哀愁,時而帶些憤怒,之後則有些怨懟、不耐,甚至是冷漠的疏遠了……他來看望的日子越隔越遠,終於不再出現,偶爾在門前經過的、聽來熟悉的腳步聲,卻在幾番遲疑後漸漸遠去。

她絕望的躺在床上,聽人們說到新一年的潑水節又將來臨,無論如何她要趕緊痊癒,再潑他一瓢水。

再潑他一瓢水試探他的情意,四月十三日的早上,她竟然奇蹟似的覺得自己好了,從床上起來,略顯吃力的舀起一瓢水,帶著仍然荏弱的身子,出門尋找她的情郎。

不久就在人群中看見他了! 身邊卻帶著一名,哇,比自己美過幾倍的女孩,難怪他變心,難怪他不再前來,他們歡樂潑水的情景正如自己昔日,她聽到自己心碎的聲音,他當真絲毫不念舊情嗎? 她咬一咬牙,決定上前潑他一瓢水,讓他知道自己好了,可以像昔日一樣相伴,或許,或許他會選擇這份不絕如縷的往日情懷……

她走上前去,盡量帶著最微弱的笑,潮他潑了一瓢水,他卻視若無睹! 就像完全沒有看見她似的,和他的新歡攜手前行,繼續和歡笑的路人潑水嬉戲,他竟然連禮貌的招呼也不肯,她真正發覺自己的心碎成一片一片,知道自己已從他生命中徹底消失,她蹲下身子,哭了。

不知道哭了多久,哭到淚水和濕透的身子一起乾了,她擦擦眼淚決定向每一個路過的人潑水,就用自己有限的生命為他們祝福吧,也許這是今生最後的喜樂了。

她向每個人潑水,卻沒有任何人理睬,既沒有驚叫躲避,也沒有歡呼迎接,更沒有人帶笑回潑,每個人繼續歡笑著互相潑水,無限的瘋狂,無限的快樂,卻不包括她在內……她的手臂終於軟弱垂下,水瓢滾落地上,她一直到這時候才明確知道,原來自己早就死了。

於是這名少女就漸漸的化成一灘水,在她所愛的人面前,也在她所深愛的世界之前,她含笑離開,因她終於相信愛人並非背棄……

第二年的潑水節,在前往女孩家門口的路上,長出一朵淡黃的小花,在四處潑濺的水花中輕輕款擺,人們叫它「潑水花」且倍加珍愛,因它每年只開花一天。

作者介紹│苦苓

本名王裕仁,1955年生,祖籍熱河,宜蘭出生,新竹中學、臺大中文系畢業。

曾任中學教師、雜誌編輯、廣播電視主持人,獲《中國時報》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中外文學》現代詩獎及吳濁流文學獎,著作五十餘種,暢銷逾百萬冊。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對不起,嚇到你【苦苓極短篇驚魂版】》(原標題:潑水花的故事)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