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苓台大求學見聞:看見操場上衛生紙四散紛飛才搞懂,為何學長說半夜去會踩到人…

2017-07-03 08:00

? 人氣

我考大學聯考的時候(那時是先填志願再考試),一共填了18個中文系。不是我多麼熱愛中文,一是因為我數學理化不好,只能讀文組;二又因為我英文不好,只能讀不必讀外文書的系……那,那就只有中文系了。

填志願時多看了一眼,看到台大圖書館學系,心想多給台大一個機會吧(正確的說,多給自己一個進台大的機會,但那時年輕氣盛),而且圖書館系應該要讀很多書吧,正合我意。

好死不死,只填19個志願的我就偏偏考上了圖書館系。

系裡的寶貝

然後就成了系裡的「寶貝」──全班50人只有7個男生,每個男生都是寶貝,最帥的當選班代,我是副班代(別懷疑!我是退伍時出車禍、臉上縫了30幾針才變成現在的「尊容」,當年還是不錯的),被全系近兩百個女生深深「寵愛」。

記得那時我一起床,就從宿舍跑去系館,助教(當然是女生!)馬上泡牛奶給我喝,而至少會有兩個女生各自跑去買早餐,一個買豆漿油條,一個買咖啡麵包,任君選擇,我吃撐了肚子(兩邊都不能得罪!),深深為自己能考上圖書館系而慶幸。

年代久遠,上什麼課忘了,哪些老師也忘了,只記得老老、胖胖的系主任,他有一個絕技──吐痰,不是一般性的隨地吐痰,而是講課講一講,突然「咯──呸!」一聲,從講台上直接把痰射出教室窗外,簡直像發射暗器一樣,令人好生驚歎。

還有一次是謝師宴,吃的是西餐(那時吃西餐既昂貴又時髦),每個人都是春雞一隻,用刀叉切不開,用手拿著啃太難看……於是紛紛看著坐在首位的系主任如何行動,只見他不慌不忙,用叉子把整隻雞叉起來──用啃的!果然是為人師表,大家立刻有樣學樣。

受盡女生們寵愛的一年將盡──也不全是寵愛啦!你必須雨露均霑(這樣形容甘好?),對每個女生都保持一樣距離,只要對其中一位稍稍好一點(例如拍了拍她肩膀),立刻會引來一大片妒恨的眼光,所以我們七個男生,雖然身在福中,但也不是很福,總之並不因身邊那麼多女生而能「搶先」交到女朋友。

一年將盡,我準備轉中文系了,不是我嫌圖書館系不好,也不是系主任不好,更不是女生們不好,而是我發現二年級要讀原(英)文書了,此時不逃,尚待何時?

我的成績普普(這是謙虛的說法,就是普遍都是A啦!),只有英文不行,尤其是「英語聽講實習」,耳機放著愛格‧艾倫坡的恐怖小說,我唯一聽懂的卻只有「咚咚、咚咚」的心跳聲,是要怎樣答題?而有一科太差的話,要轉中文系是有困難的。

我只好去找大一英文的老師,一位帥哥,跟他說明我的苦哀(痛苦與悲哀,意思雷同苦衷),希望他高抬貴手讓我轉系成功,反正我今生不必再唸英文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