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苓台大求學見聞:看見操場上衛生紙四散紛飛才搞懂,為何學長說半夜去會踩到人…

2017-07-03 08:00

? 人氣

我考大學聯考的時候(那時是先填志願再考試),一共填了18個中文系。不是我多麼熱愛中文,一是因為我數學理化不好,只能讀文組;二又因為我英文不好,只能讀不必讀外文書的系……那,那就只有中文系了。

填志願時多看了一眼,看到台大圖書館學系,心想多給台大一個機會吧(正確的說,多給自己一個進台大的機會,但那時年輕氣盛),而且圖書館系應該要讀很多書吧,正合我意。

好死不死,只填19個志願的我就偏偏考上了圖書館系。

系裡的寶貝

然後就成了系裡的「寶貝」──全班50人只有7個男生,每個男生都是寶貝,最帥的當選班代,我是副班代(別懷疑!我是退伍時出車禍、臉上縫了30幾針才變成現在的「尊容」,當年還是不錯的),被全系近兩百個女生深深「寵愛」。

記得那時我一起床,就從宿舍跑去系館,助教(當然是女生!)馬上泡牛奶給我喝,而至少會有兩個女生各自跑去買早餐,一個買豆漿油條,一個買咖啡麵包,任君選擇,我吃撐了肚子(兩邊都不能得罪!),深深為自己能考上圖書館系而慶幸。

年代久遠,上什麼課忘了,哪些老師也忘了,只記得老老、胖胖的系主任,他有一個絕技──吐痰,不是一般性的隨地吐痰,而是講課講一講,突然「咯──呸!」一聲,從講台上直接把痰射出教室窗外,簡直像發射暗器一樣,令人好生驚歎。

還有一次是謝師宴,吃的是西餐(那時吃西餐既昂貴又時髦),每個人都是春雞一隻,用刀叉切不開,用手拿著啃太難看……於是紛紛看著坐在首位的系主任如何行動,只見他不慌不忙,用叉子把整隻雞叉起來──用啃的!果然是為人師表,大家立刻有樣學樣。

受盡女生們寵愛的一年將盡──也不全是寵愛啦!你必須雨露均霑(這樣形容甘好?),對每個女生都保持一樣距離,只要對其中一位稍稍好一點(例如拍了拍她肩膀),立刻會引來一大片妒恨的眼光,所以我們七個男生,雖然身在福中,但也不是很福,總之並不因身邊那麼多女生而能「搶先」交到女朋友。

一年將盡,我準備轉中文系了,不是我嫌圖書館系不好,也不是系主任不好,更不是女生們不好,而是我發現二年級要讀原(英)文書了,此時不逃,尚待何時?

我的成績普普(這是謙虛的說法,就是普遍都是A啦!),只有英文不行,尤其是「英語聽講實習」,耳機放著愛格‧艾倫坡的恐怖小說,我唯一聽懂的卻只有「咚咚、咚咚」的心跳聲,是要怎樣答題?而有一科太差的話,要轉中文系是有困難的。

我只好去找大一英文的老師,一位帥哥,跟他說明我的苦哀(痛苦與悲哀,意思雷同苦衷),希望他高抬貴手讓我轉系成功,反正我今生不必再唸英文了。

我心裡戰戰兢兢,沒想到他大方應允:「好啊,你想要幾分?」我大膽要求「7……70分可以嗎?」「好啊,就70分。」──你看看,有的人就是懂得做別人的貴人,這不是行善積德嗎?

辛苦追女生

如願轉到中文系,嘩!女生更多(全班約7、80人),男生更少(約5、6人),但已沒有女生把男生當寶,反而是外系的男生把我們這些男生當寶!

例如土木系開舞會(他們的男女比例跟我們相反),他們就會隆重邀請我,然後更隆重的請我多「帶」幾個女生去。記得有一次我帶了12個班上女生去參加他們系的舞會,到場後我很有禮貌的跟12位舞伴各跳一首(跳舞對我沒困難,我才9歲媽媽就教我跳華爾滋了)之後,就告辭離去,留下他們各自發展──我這也是行善積德來著!

那時候男女之防還很嚴,沒有公開摟摟抱抱的,連牽手都很少,所以舞會成了最好的「機會」──通常跳到後來,會有人宣布「最後三首」,然後把燈關到最暗,大家立刻把握機會耳鬢廝磨、投懷送抱……燈一亮,美夢可就醒了。

說到這一點,當時的大學生還真辛苦,男生要約女生,必須等在宿舍門口,等到有女生要進去,才可憐兮兮的說:「請妳幫我叫×樓×室的×小美好嗎?」而人家肯不肯傳話不一定,×小美肯不肯出來也不一定,有時久等成空終絕望,有時柳暗花明又一村──×小美故意在宿舍磨磨蹭蹭,等大家都知道外面有人在找她了(本姑娘行情好著呢!),她才扭扭捏捏猶抱書本半遮面的出來。

出來之後去哪裡呢?也無非散步看電影喝咖啡,那個時代是絕沒有什麼賓館什麼 MOTEL 的,只有一家家的「冰果室」,進到裡面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要由服務生打著小手電筒,帶到像火車上的高背座位,打開 MENU 裡面一杯飲料的價格比一整天伙食費還高,忍痛點了兩杯,服務生走了,又落入一片無盡的黑暗,只聽得左鄰右舍都是悉悉窣窣的聲音,卻沒有一個人講話,氣氛好生怪異。

等服務生送來飲料四周又陷入黑暗之中,兩個人總算了解為何屋內這麼暗,且有這麼多怪聲音了,於是也有樣學樣也跟著七手八腳悉悉窣窣起來……忽然手電筒「啪!」的一亮:「先生小姐還要點什麼嗎?」一片狼狽之下匆匆又點了另外兩杯,才得以回到黑暗中繼續未完的「行程」──到底在做什麼?我也不知道啊,我也是聽室友講的啊,我還沒找到肯跟我去「探險」的女生啊,你自己不會想嗎?

那時還有省議員好心的質詢,說大學生沒有約會的地方,此非國家之福也。其實除了這種一次可能花掉一個禮拜伙食費的「火車座冰果室」之外,年輕男女並非真的無處可去呀。

有一次我晚上從研究圖書館出來,本來乖乖走椰林大道,再右轉體育館回宿舍就好了,偏偏好奇穿越一畦又一畦的杜鵑花叢,哇!結果發現每一畦杜鵑花圍起來的長方形草地上,都會有兩個交疊的身體,他們驚慌分開,我也急忙道歉,等我跳出一個花籬,立刻又走進下一個……哇!整條椰林大道,竟然沒有一畦花叢是「無人」的,而都是「使用中」,青春的火焰正在夏夜裡熊熊燃燒呢!

難怪學長們耳提面命:從校門口回宿舍,一定要直走椰林大道左轉體育館乖乖「沿路」回來,千萬不可走捷徑橫越那個一片黑暗的操場,否則你很可能踩到── 人!

本來我以為學長太誇張,結果有次一大早起床,看見操場上四散飄揚的衛生紙,才恍然大悟:好心的省議員先生真是多慮了。

作者介紹|苦苓(王裕仁)

本名王裕仁,台大中文系畢業。曾任中學教師、雜誌編輯、廣播電視主持人,獲《中國時報》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中外文學》現代詩獎及吳濁流文學獎,著作五十餘種,暢銷逾百萬冊。

現為雪霸國家公園解說志工,及玩家俱樂部召集人。

本文主圖擷取自Youtube
本文經授權至轉載自皇冠出版《人生啊,真的是沒想到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