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作家苦苓分享各種「比大小」奇聞,尺寸對男人來說,真的很重要啊!

2017-01-06 16:31

? 人氣

從微微有一點性意識開始,男生就開始介意自己的底迪是不是比人家小,動物要做擇偶競爭時,為了吸引異性注意,也能讓同性知難而退,當然也不例外。

多年以前,王偉忠有一次在電臺訪問我,他問:「苦苓,我們兩個誰比較大?」我回答說:「你是問哪裡?」搞得連口才一流的他都一時語塞。

那時的我年少輕狂,為了耍幽默而說話不知輕重,不過現在回想起來:我也跟所有男人一樣都是受害人,因為我也從小被男生們「比大小」的壓力所迫,無法倖免。

從微微有一點性意識開始,男生們就開始介意自己的底迪是不是比人家小,當然也有很多教科書或好心的老師、專家告訴我們:「大小沒關係。」但更多的辣妹熟女公開表示:「大小絕對有關係。」你覺得何者較為可信呢?於是男生們乃至男人們,都對自己的底迪和對女性的胸部有一樣的期許──寧可大、不可小。

動物要做擇偶競爭時,當然也不例外的要「比大小」,但牠們不會眼光淺短的只比底迪的大小。牠們先比的是體型,個子越大就表示品種越好,能吸引異性的注意,也能讓競爭的同性知難而退,真的打起架來,大個子總是占優勢的──你覺得苦苓和姚明打架誰會贏?

除了個子大,力氣也很重要,例如天天要打架搶老婆(應該說是老婆們吧,或者說妻妾成群)的海豹、海獅、海狗,既無尖牙也無利爪,除了用相撲的方式互撞之外也難分高下,當然得有足夠的力氣才行。

還有許多水鳥,例如鸊鵜這一類的,公母會在水上共舞,擺出各種華麗困難的姿勢,可別以為牠們是在談戀愛,是母鳥在做各種高難度動作,讓公鳥跟隨模仿,如果跟得上,表示「夠力」,可以考慮共築愛巢;要是氣喘吁吁的跟不上,那不好意思,回家吃自己吧!

除了比力氣大的,也有比聲音大的,例如蛙類吐氣鳴叫,顫動牠的兩顆聲囊(如此才有身歷立體環繞音響效果),那一鼓一鼓的聲囊,簡直震耳欲聾,比阿妹的〈三天三夜〉吵得多了。

不管是低吼的牛蛙、尖叫的樹蛙或是顫聲的蟾蜍,叫的聲音不同,語意卻都一致:「我準備好了,來吧!」

蟾蜍比的是「大小聲」,用聲音詔告天下:我發情了。(圖/時報出版提供)
蟾蜍比的是「大小聲」,用聲音詔告天下:我發情了。(圖/時報出版提供)

當然動物中也不乏比「器官」的,不過比的多半是露在外面很明顯的器官,例如羊、鹿或羚羊的角。尤其是鹿,有些公鹿貪心到一個人要占五十隻母鹿,那當然就得打上上百場的架,牠們用大角相鬥,有時互相纏住、分不開而餓死,有時力氣用盡而死,每一位都可以說是為自己的基因而奮戰的鬥士。

公鹿美麗的角,是吸引母鹿的利器。(圖/時報出版提供)
公鹿美麗的角,是吸引母鹿的利器。(圖/時報出版提供)

還有些器官只是大來唬人的,例如象鼻海獅的象鼻、一條軟趴趴的掛在臉上,一點用處也沒有,偏偏母海獅就會看上牠,跟有著長長鼻子的長鼻猴一樣,都是名符其實的「大鼻子情聖」。

招潮蟹更好笑,一隻螯長得特別大,跟身體不成比例的大,在潮間帶高高舉著,想吸引母蟹看上牠的「大傢伙」,而這隻巨螯有什麼用處嗎?沒有咧,反而在進食的時候,兩隻螯一樣大的母蟹可以「雙手」同時用餐,而公蟹反而只能高舉一大手,用另一正常的小手吃東西──效率整整差了一半,這也沒辦法,「不結婚,毋寧死」,這是動物界奉行的鐵律。

公招潮蟹的單隻大螯,中看不中用。(圖/時報出版提供)
公招潮蟹的單隻大螯,中看不中用。(圖/時報出版提供)

甲蟲就理智得多,以獨角仙來說,公的雖然長了大大的犄角,但他擇偶時先用角去碰對方,如果沒什麼反應,那對方應該是母的,二話不說,上!如果是公的,就從對方犄角兩叉的寬度來比較一下身材,如果碰到姚明,那就快閃;若是碰到苦苓,那當然立刻把他幹掉──但他一定識相的先逃再說。

獨角仙的角是用來衡量對方「該上還是該打?」的工具。(圖/時報出版提供)
獨角仙的角是用來衡量對方「該上還是該打?」的工具。(圖/時報出版提供)

如果體型相當,大家「平大」(註:臺語,意為「一樣大」。),那就不得已非打上一架不可,打到翅膀上傷痕累累的有,打到犄角斷掉的也有……難怪在野外採集得到的獨角仙,通常都是大型的比較多。

可見得小也不見得不好嘛!美國紐約的布魯克林,每年會頒一個「最小陰莖盛會」(Smallest Penis Pageant),對自己底迪的大小缺乏信心的人,這倒是一個奪冠的機會,或許你也有可能成為另類的「臺灣之光」喔!

小知識:神祕的馴鹿角

一般都是公的動物長角,母的不長,除了馴鹿(就是聖誕老人用來拉車那個馴鹿,為首的名叫魯道夫)是公母皆長。公鹿當然是以角為性的武器,用來在發情時趕走其他公鹿。

而母鹿懷孕後,公鹿的睪固酮下降,引起骨頭細胞的變化,牠的角會在冬天就脫落了(約十一、十二月),可以說是「功成身退」,等到春天再長新角;反而是懷孕的母鹿從冬天到春天都保有鹿角,有時還可以用來擊退敵人保護自己的地盤,要等生產後,在四、五月時角才會脫落,沒有懷孕的也只是早幾個禮拜才脫落。

因此,如果你在二月份看見一隻有角的馴鹿,牠到底是公的還是母的呢?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熱愛大自然 草木禽獸性生活》(原文標題:大隻佬,好不好?)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