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也會自慰嗎?他一開始也不相信,直到遇見了那隻黑猩猩...

2015-09-14 17:41

? 人氣

日本明星木村拓哉說他十七歲時,每天自慰可達十次以上。此話令我感慨良多。

感慨的不是自己年華老去、欲振乏力,而是時代畢竟不同了。在我年輕的時候(大約是清末民初吧),普遍使用的是充滿不潔感的「手淫」這個名詞,「淫」是過度的意思,所以「太愛做」的女性叫淫婦,下太久的雨叫霪雨,而伴隨著「用手過度」而來的,就是腎虧、倒陽、甚至精盡人亡的各種恐嚇。中學老師還會在課堂上,指著某位眼眶發黑的學生說:「同學,你昨天晚上『那個』很多次哦。」引起全班低低竊笑,當事人氣得漲紅了臉,或者羞得低下了頭,總之,只能「認罪」無誤。

後來我跟鄭丞傑醫師(婦產科名醫,現任高醫大國際長)做電視節目時,就「立志」改變年輕人的觀念,告訴他們「打手槍」不是罪過,更不影響健康,不但不該叫 「手淫」,連叫「自慰」也有點可憐兮兮自我安慰的意思,根本就應該直接叫 「自樂」 一 自己快樂!

然後更進一級:把青少男最常在晚上做的兩件事,夢遺叫做「自排」(自己排出),自慰叫做「手排」(用手排出),大家不但可以安安心心的做,更可以大大方方的說,更何況,在世上所有動物中,可能只有萬物之靈的人類才享有這種樂趣呢!

人類做愛(或自愛)主要是為了歡愉,動物交配完全是為了繁衍,所以理論上動物是不自慰的——但是,可以「他慰」。

9.jpg
猩猩的腳具有「特異功能」。(攝影:黃一峰)

我有一個朋友到金門當兵,任務是侍候一隻軍犬(軍犬有階級,也有薪餉,還有專屬的「副官」),可能是服役多年的軍犬欺負菜鳥,對他非常的桀驁不馴,他百般無奈,竟想出了奇招,只要四下無人,他就幫那隻狼犬「打手槍」,這當然是狗狗自己做不到,更是想也想不到的天大樂事,從此以後,狗性大變,對他百依百順、呼之即來,沒想到堂堂國軍竟變成了軍犬的「手天使」,聽到這種奇聞我也只好大笑之後長歎,並且好奇的追問:「那你如果做太多,他會不會軟腳?」

「會耶,」他得意的說,「有一次牽牠接受檢閱,牠因為那天多被做了兩次竟然站不住摔倒了,長官以為牠生病,還叫我帶去看軍醫。」

對於幫狗「他慰」的人你可以啐他一句:「無聊!」但在我的家鄉,中國的東北,卻有人專門幫熊「他慰」,不知你是否聽過?

真的,在「古代」的時候,獵到一張熊皮是可以換很多錢的,但是不管你用刀用槍,都會在熊皮上留下破洞,價值一落千丈,所以要冒險用網子來抓熊,才能得到一張完整的皮。

問題是強壯暴躁的熊,哪裡肯乖乖被人「捕獲」呢?

所以這時候有一個勇敢的壯年人(年輕人絕無此膽,嚇都嚇死了),在經常有熊出沒的地方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如果真有熊來了,必定會好奇去聞地上這個「疑似屍體」,(熊本來就愛吃腐肉,千萬別被課本騙了,以為躺著裝死就會沒事),當這隻熊整個跨在人身上方時,這名「勇士」就要伸出手去,開始幫這隻公熊打手槍,熊這一輩子哪裡有感受過這種美妙滋味?頓時欲仙欲死,一動也不動,更忽略了周遭的危險,一直做到噴射機即將一飛沖天的剎那(難怪打手槍又叫打飛機!),公熊閉目低嚎,旁若無人,這時埋伏在四周的獵人一擁而上,同心協力用網子將公熊網住,熊身底下的勇士機靈的打一個滾出來,「洗手先」。

以上是我爺爺親口所述,絕非苦苓隨意瞎編,但你一定跟我有同樣問題: 「那如果來的是母熊呢?」白髮蒼蒼的爺爺呵呵笑道:「哪有甚麼問題?五指換成一指就行了。」

說來說去,動物都只有「他慰」,也就是「被自慰」的份,一直到我四十歲都沒看到任何例外,心中篤定了只有人會自慰的觀念,直到我在臺中谷關的一家樂園,看到鐵籠裡關的一隻猩猩。大家知道猩猩的腳掌長得跟手掌一樣,都是和人手一樣大拇指及四指分開的「手形」,牠……牠……這傢伙居然一手拿著香蕉在吃,一腳抓住自己的「底迪」在自慰,食色性也,同時滿足,當下大家一邊嘖嘖稱羨一邊荒忙閃避,免得被牠「噴」到就太「衰洨」(臺語,倒楣之意,洨即精液)了。

我相信了,猩猩和人類,真的是表兄弟,給你按一個讚!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周刊王《熱愛大自然:草木禽獸性生活》專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