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上病例編號,竟連通姦都查得到!南韓肉搜肺炎病患的行為簡直走火入魔

2020-03-15 10:12

? 人氣

疫情之下,首爾街頭戴上口罩的韓國人。(圖/*CUP)

疫情之下,首爾街頭戴上口罩的韓國人。(圖/*CUP)

南韓總統文在寅本週(編按:3月第一週)宣佈國家進入「抗疫戰爭」。隨著武漢肺炎疫情在韓國持續蔓延,政府正向公眾推出疫情警報系統,好讓人們得知附近有沒有受感染者。然而,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政府警報所載的信息,有暴露病人私隱的可能,導致尷尬情況發生。

報導提到,自 2015 年中東呼吸綜合症爆發後,韓國管理及公開傳染病患者信息的法律有重大變化。當時韓國患者的人數僅次於沙特阿拉伯;同時政府受到批評,指其隱瞞患者曾到何地等信息。於是法律修改後,調查人員的授權範圍更大。

韓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KCDC)官員高諸榮(Goh Jae-young,音譯)強調:「我們知道這些都是重要的個人資料。在向患者收集信息時,會特別指出,他們提供的信息將影響社會整體的健康及安全,然後要求他們申報有沒有去過未曾提及的地方。我們利用全球定位系統(GPS)數據、閉路電視及信用卡紀錄,重建患者在症狀出現前的出行路線。」高又補充,他們沒有透露患者去過的每一個地方:「我們只向公眾分享有可能發生密切接觸,或可能傳播病毒的地方,例如人多密集場所、病人沒有佩戴口罩的地點等。」有時,當局亦會透露特定商店的名稱。

BBC 韓語記者金炯恩(Hyung-eun Kim)指,自己在家時,手提電話不時響起鈴聲,通知警報。其中一則顯示:

一名 43 歲的男子,為首爾蘆原區居民,在冠狀病毒檢測呈陽性反應。他在首爾麻浦區工作,接受預防性騷擾的課程培訓,受導師傳染。

金指,警報接續還有一系列資訊,詳細記錄人們的行蹤,包括到區內一間酒吧,直至晚上 11 時。同類警報每天不時傳送至人們的電話,透露何處有受感染者、何時發生。民眾亦可到保健福祉部(Ministry of health and welfare)網頁,查找相關信息。

首爾醫療中心(Seoul Medical Center)接收武漢肺炎患者。在警報系統下,公眾能收取官方提供的病例資訊,但亦有可能構成私隱問題。圖/*CUP
首爾醫療中心(Seoul Medical Center)接收武漢肺炎患者。在警報系統下,公眾能收取官方提供的病例資訊,但亦有可能構成私隱問題。(圖/*CUP)

所有警報均未進一步提供當事人的名稱、住址,但有部分人通過警報所載信息,設法找出當事人的確實身份。報導指,公眾甚至已從中得知,其中兩個感染者有外遇。即使未能完全確定患者身份,亦避不過網絡公審或恥笑。

假如在網上搜尋病人的病例編號,「相關查詢」可能會出現「個人資料」、「臉容」、「照片」、「家人」,甚至「通姦」等結果。有人便在網上留言稱:「原來有這麼多人愛去時鐘酒店。」人們更調侃:「有外遇、偷情的人,最近都變得低調了。」

除了有人被「起底」,亦有患者直接遭官方知情人士「爆料」。近日有警報提及,一名於龜尾市三星電子工廠工作的 27 歲女性,於 2 月 18 日晚上 11 時半與男友見面,其男友正是參與新天地教會集會的一分子。龜尾市市長張世龍(Jang Se-yong,音譯)其後於 Facebook 直接透露,該名女子姓車(Cha,音譯)。驚慌的龜尾市居民,紛紛在市長的帖文留言:「告訴我們她在哪座公寓。」該女子後來亦在 Facebook 表示:「請不要傳播我的個人資料。我為我的家人及朋友受影響感到抱歉,這對我造成的心理打擊,已超過身體的痛苦。」

京畿道高陽市明治醫院精神科醫生李素英(Lee Su-young,音譯)認為,網上追蹤患者可能產生非常嚴重的後果。在韓國,網上的惡意評論情況一向嚴重,甚至曾導致自殺事件。李又指,她的一些病人「害怕被指責更甚於因病毒而死」。「許多人不斷告訴我『某個我認識的人,是因為我而受感染』,又或『有人因為我而被隔離』。」在明治醫院,即有兩個被指通姦的人正接受治療,其中一人處於高度焦慮中,並因為網上的批評而睡眠不足。

病毒在韓國迅速傳播,人們提供資訊,對保護自己及他人至關重要。但李提醒,公眾需要理智看待這些信息,否則:「那些害怕被公審的人只會躲起來,反令所有人陷入更深危機。」高亦表示,這是政府首次向人們提供如此大的信息量:「在疫情結束後,必須作社會評估,判斷做法是否有效及適當。」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CUP(原標題:【武漢肺炎】公佈患者行蹤,更要公開樣貌和外遇嗎?)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