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走了,傳統計程車一定能活嗎?歷經批評聲浪,台灣大車隊總經理最沉痛的成長

2017-02-13 15:18

? 人氣

Uber掀起的紛紛擾擾將在短期內暫告落幕,但對台灣計程車產業的震撼及帶來的變化恐怕已經回不去了。本土車行台灣大車隊又該如何找出新路?

台灣大車隊總經理李瓊淑:Uber是可敬的對手

過去Uber進軍台灣,受牽連最直接聯想到的就是本土計程車業者台灣大車隊。而今Uber掀起的紛紛擾擾將在短期內暫告落幕,但對台灣計程車產業的震撼及帶來的變化恐怕已經回不去了。本土車行該如何找出新路?就在Uber於2月10日停止服務前,《數位時代》專訪台灣大車隊總經理李瓊淑。

李瓊淑有個響亮的綽號—小辣椒,這個外號從小一路跟著她,「大概是跟我的嬌小體型及個性有關吧,我很開心大家這樣叫我,有點辣又不會太辣。」

既然是率性直言的小辣椒,那我們也就開門見山吧:「你討厭Uber嗎?」她毫不思索地回答:「我不討厭他們,是可敬的對手,但他們不太可行的地方,我們也要引以為惕。」並且進一步說:「Uber雖然停止服務,但不代表告一段落,可能還有下一個Xxxber出現。省思、加強自己核心能力,這對大車隊不是壞事。」

確實,走了一個Uber,還有千千萬萬個Uber可能現身,將時間拉回到2月2日,Uber宣布將暫停服務的當日,大車隊股價爆出大量,亮燈漲停上演慶祝行情,但隔才一日,卻又爆量收黑。只有一日的慶祝行情,顯示市場對大車隊的前景呈現多空兩種意見,一如李瓊淑所言,重點還是得回到強化實力。

我不討厭Uber,是可敬的對手,但他們不太可行的地方,我們也要引以為惕。──台灣大車隊總經理李瓊淑

走了一個Uber,還有千千萬萬個Uber

過去,台灣計程車總被詬病車子老舊、司機素質良莠不齊,就像是注定要被新科技及創新服務顛覆的一個老產業。Uber以共享經濟的口號進入全世界,但對李瓊淑來說,「共享經濟還要考慮到『共善』,互利共存」,Uber在台灣及其他不少國家都忽略這個深一層的問題,因此不斷碰壁,不過,也因為有了Uber,「提升了台灣大車隊的視野,要拉到國際觀的思維,這是正面的學習。」

例如,大車隊積極改善APP的使用介面,增加更多元的付款機制及服務。她說:「如果沒有Uber的衝擊,腳步不會走那麼快。」另外,Uber也讓司機本身產生自我檢討的觀念,「一直以來,司機只要有一張營業證就行,沒有下車條款,但他們開始體認客戶服務的重要。」

所以,Uber在台暫停服務後,對台灣計程車產業將有什麼影響?回到穩定狀態?沒想到,李瓊淑並不如此認為,她表示,這不代表告一段落,可能還有下一個Xxxber會出現,更重要的是,Uber提供的服務已經喚起了民眾的需求,而且已經習慣Uber的優點,所以,Uber走了,卻留下消費者對於品質的習慣和追求,另一方面,還有多元化計程車政策這關要闖。這就是Uber離開後,對台灣計程車產業帶來的兩大重要影響。

要打造有溫度的服務,讓55688成為台灣人的生活密碼

不過李瓊淑心中也早已畫好藍圖,「跟著時代的腳步更新服務是必要的,如果我們要立於不敗,就要提供一個有溫度的服務,並且改變司機跟乘客只有淡薄的載送關係。」

台灣大車隊希望透過更多元的服務,讓司機與乘客之間不只是載送。(圖/蔡仁譯攝)
台灣大車隊希望透過更多元的服務,讓司機與乘客之間不只是載送。(圖/蔡仁譯攝,數位時代提供)

有溫度的服務聽起來頗為抽象,落實起來,其實就是推出更多元的服務,以滿足現代社會的各種需求。她舉例,台灣走進高齡社會,大車隊就提供陪伴看診,司機除了載客到醫院,還更進一步跟著外傭或年長者一起看診,如近期和馬偕醫院合作,就要求有意願參與此計畫的司機接受基本課程訓練,預計要在第一季底推出。此外,大車隊也在思考深度旅遊、保母專車、寵物接送等等不同面向。她自信的說:「就是要讓55688變成國人的生活密碼。司機與乘客之間不只是『載送』,還有更多機器無法取代的服務模式。」


跟著時代的腳步更新服務是必要的,如果我們要立於不敗,就要提供一個有溫度的服務,並且改變司機跟乘客只有淡薄的載送關係。要讓55688變成國人的生活密碼。──台灣大車隊總經理李瓊淑
 

多元化計程車要打造頭等艙服務

另外,學習Uber的優點跟優勢,政府推出了多元化計程車政策,她相信,「慢慢地台灣計程車產業會越來越好。」但她也提醒,政策推得有些倉促,有些細項還可能需要討論跟修改。例如是否可以APP計算費率以取代安裝計費錶。

而對於大車隊是否跟進多元化計程車,李瓊淑不改有話直說的個性:「說實話,我們也在觀望。」不過,她仍透露一些看法,例如她很明確認為,如果大車隊要推出多元化計程車,不會是來打壓小黃的,而是要提供一個更高檔、貼心的服務,「希望打造成計程車的頭等艙,premium、smart」,因此希望司機的年齡層降低、車子更新、有學歷限制,也就是公司旗下的高檔品牌,而小黃就定位為經濟艙。

但喜歡Uber的民眾中,有不少恐怕也是看中它的便宜,就像消費者喜歡廉價航空一樣。

不過,李瓊淑不認同這樣的看法,「便宜的狀態是因為Uber給予司機跟乘客補貼,這種商業模式是短暫的。」目前台灣計程車是處於供過於求的狀態,交通部對於計程車設有總量管制,目前全台約有8萬7,000名司機,以人口比例來看,其實很高,要解決的是尖峰時間叫不到車、離峰時間車滿街跑的缺口,而在多元化計程車加入彈性費率設計後,就有機會解決這個問題。

推共乘試水溫

而對大車隊來說,消費者喜歡便宜的廉航,不該是降低經濟艙(小黃)的價格來跟對手打仗,更可能的是提供另一種服務:共乘。

大車隊在去年底推出了共乘服務go2gether,說白了,「共乘,其實就是順風車」。例如,A乘客先在網站上列出共乘需求,所在地、目的地等,如果B或C乘客剛好也想去同樣的地點,媒合好了就叫大車隊的車,一同前往,目的就是省錢。共乘在台灣有沒有需求,其實看一下PTT或是Facebook上都有許多人在找伴共乘,就可以知道答案,「不過,是比較Niche(利基)的市場」。

go2gether自去年12月推出後,目前使用過的人數約2萬多人,成功配對共乘約1,000多趟,負責go2gether的台灣大車隊大數據事業發展處新媒體行銷中心協理蔡家昌分享他的觀察:台灣共乘要成功大致有三個因素,一是出發地跟目的地相近;二是有共同興趣,例如球迷,一同去某地看比賽等;三是生活圈相近,例如都在竹科或內科工作、或是非市中心、交通較不便利的大學院校。

對大車隊而言,共乘服務還在剛試水溫的階段,蔡家昌透露,今年的目標就是擴大打擊面跟品牌知名度,因此,接下來會增加線上即時對話功能,讓乘客彼此之間可以快速溝通,有助於提高媒合成功的機率。第二是增加熱門固定地點的專區,例如機場、體育館等,讓乘客能快速媒合。中華職棒Lamigo桃猿隊就跟go2gether洽談,因為Lamigo主場位在桃園國際棒球場,交通相對不便,為了方便球迷前往觀賽、或是散場回家,就希望透過go2gether滿足球迷的需求,如此一來對球迷便利又省錢,對球隊則是有助於凝聚球迷社群的互動及向心力。

Uber進軍台灣四年,本土計程車隊不可諱言都受到或大或小的影響,大車隊2015年每股稅後盈餘(EPS)為4.2元,2016年前三季累計EPS為2.28元,可以預期2016年表現肯定比2015年差。不過李瓊淑特別說明,「真正影響大的不是因為Uber,而是廣告市場糟。」

大車隊的營收結構有1/3來自廣告收益,但受到大環境景氣不佳影響,去年台灣廣告市場大幅下挫,對大車隊業績造成一定干擾,另外,去年大車隊投資金讚保修中心,因保修中心尚在營運初期,尚未獲利。

不過,她也坦言,即便幅度不大,Uber確實造成影響,「去年大車隊的派遣通數是沒有成長,但這對我來說就是衰退。」Uber的退場,或許能讓台灣計程車產業的吵鬧暫時安靜下來,但,數位科技的來臨終究無法避免,本土車隊該如何因應,是經營者及司機都需面對的難題。套句小辣椒的話:「省思,加強自己核心能力的能量。」

文/詹子嫻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文標題:台灣大車隊總經理李瓊淑:Uber是可敬的對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