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鎚頭砸海豹頭骨,沒碎繼續敲…」美女主播訪染血極地,公開最顫慄獵捕真相

2017-02-13 12:07

? 人氣

可愛海豹在極地的生活看似悠閒,其實危機重重...(圖/時報出版提供)

可愛海豹在極地的生活看似悠閒,其實危機重重...(圖/時報出版提供)

「嗚─嗚─」一隻白色小海豹在冰上緩慢前進,下一秒就全身濺血。這是極地上常見的狀況,每一年都有數十萬隻海豹死於人類貪婪的獵捕。

作為探索節目主持人,政治大學畢業的舒夢蘭踏遍全世界。在純白極地上,獵殺實況究竟有多麼驚悚、令人髮指?看看她怎麼說……。

初春三月,臨著聖勞倫斯海灣的瑪德琳群島依舊被暴雪冰封,但數十艘停泊在港口的破冰漁船,已充分說明了群島居民必須靠海維生,而這也包括了獵捕海豹……。

「我是海豹獵人,十年前就開始了……」Gilbent Chiasson 向我們展示的這個工具叫做刺棒(Hakapik),一邊像鎚子,另一頭有尖鉤,這是他們專用來獵捕海豹的工具。Gilbent Chiasson 是島上居民,他的父親也是海豹獵人,看著他手拿刺棒,面無表情地,這就是每年冬天他們維持溫飽的工具。

「用鎚頭的部分打碎海豹頭骨,我們會摸一下海豹的頭,確認頭骨是否已經敲碎,如果沒有,就會再敲一次。」

「如果海豹頭骨已經碎裂,我們就會將牠們翻身,然後放血,再割破喉嚨,切斷兩邊的大動脈,過三十秒,等海豹血都流乾了,我們還必須再等候一分鐘放血,然後剝皮……」血淋淋的描述讓我目瞪口呆,這時,站在一旁的巴黎攝影師Yoanis Menge 繼續拿著刺棒,往地上模擬著打海豹的動作。

「用刺棒打一棒,可比用子彈還要快!因為你可以很確定打死牠了,如果用子彈,你可能還要擔心打不準!」Gilbent 和Yoanis 都是加拿大合法的海豹獵人,此刻聚集在聖勞倫斯海灣,等待著即將到來的狩獵日。

小白仔用來保持體溫的毛茸茸外衣,卻為牠帶來致命的危險。
小白仔用來保持體溫的毛茸茸外衣,卻為牠帶來致命的危險。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親耳所聞,我從來不知道獵殺海豹竟是如此殘忍!我腦中立即浮現那群在浮冰上新生的小白仔,才剛剛降臨到這個世界,面對我們這些突來的陌生訪客,個個睜著眼睛,充滿好奇,毫無防備,當牠們面對像Gilbent 或是Yoanis 這樣的海豹獵人時,心裡想必並不知道,一場躲不過的血腥殺戮,正在向牠們慢慢接近……。

合法的狩獵集會,是傳統?或英勇?

成年的豎琴海豹是游泳界的高手,一次就可以深潛三百公尺,長達十五分鐘,但是剛出生的小白仔完全不會游泳,也不懂覓食,從第十三天開始,只能待在浮冰上長達四個星期,而這也是牠們生命當中最危險的黑暗時刻。

因為小白仔用來保持體溫的白色毛皮,深受歐美和俄羅斯等國人民的喜愛,而加拿大的聖勞倫斯灣和俄羅斯的白海浮冰上,正是海豹媽媽選擇生育下一代的地方。於是,原本只是極地居民維持溫飽的打獵,到了十八世紀,開始變成了大規模的商業狩獵。

瑪德琳群島每年有高達百分之二十五到三十五的收入,就是靠著獵殺海豹後所製成的商品,像是海豹油及小海豹的毛皮、島上的紀念品店而來,禮品店內充斥著用小海豹毛皮製成的拖鞋、玩偶等用品,街上甚至也有海豹肉專賣店,估計整個海豹商品產值高達七億美金!

儘管國際反對聲浪不斷,但加拿大每年還是會訂下獵殺日,並且公布獵殺配額,而最近十年的數量,竟然比九O年代還要高出一倍!「海豹捕獵季在三月中下旬開始,因為這個時期的海豹毛皮最有價值,而且最適合獵捕,每年我們規劃的捕獵配額約在三十二萬頭到四十萬頭之間……」加拿大海洋漁業部瑪德琳群島前負責主管Roger Simon 接受專訪時這麼告訴我。

Roger 解釋,這個配額是基於物種平衡而來,因為根據他們計算目前的海豹數量已經超過七百萬頭,何況海豹並非保育類動物。而且官方堅稱,獵人用刺棒
打死海豹的方式,是最人道的獵捕,所以不但讓海豹獵人狩獵,更開放外人觀看拍攝。只要申請,註明不會阻撓獵人獵捕,任何人都可以來看獵殺海豹的行動。

三月中下旬,當海豹媽媽一結束哺乳,世界上最大規模的海豹狩獵,正式開始……。

誕育新生命的浮冰,變身血腥屠宰場

破冰漁船航行到海豹誕生的浮冰上,兩個海豹獵人一組,乘著小船,慢慢靠近,其中一人掌控小船,另一人拿著刺棒,踏上浮冰,靠近小海豹…… 。

為了穿漂亮的皮草,為了吃海豹油補身,為了品嚐海豹肉的滋味,出生不到一個月的小海豹,就在浮冰上,一隻一隻,被活活打死。

光是二OO 一年到二OO 八年,加拿大就獵殺了近二百三十萬頭海豹,而且有九成七是出生不到三個月的小海豹。

人類的需求,似乎已成了殘酷獵殺最有力的理由。

人類竟然成了小白仔最大的天敵....
人類竟然成了小白仔最大的天敵....

備受國際抵制,日薄西山的海豹產業

二OO九年,歐盟以「違反公共道德」為由,全面禁止海豹商品進口歐洲,俄羅斯也不再進口毛皮,而台灣也在二O 一三年通過《動保法》,禁止所有海洋哺乳類相關產品進口販售,目前全球高達三十四個國家都對海豹產品關閉大門,使得海豹毛皮成本價一口氣從七十元加幣跌到二十元加幣,跌幅有三倍之多。

「過去五十年,海豹產業有高有低,我想我們現在正處於低潮期,但你永遠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也許會有新市場出現!」Roger 望向遠方,靜靜地說。

加拿大官方現在寄望中國大陸等亞洲市場,能夠挽救這個已經邁入夕陽的海豹產業。

非吃不可嗎?經濟vs.保育的黑白講

儘管受到國際抵制,甚至在加拿大本土,獵殺海豹也是一個備受爭議的話題,但在瑪德琳群島上,依舊隨處可見販售海豹相關商品的商店。

我們眼前這家肉店,販售海豹肉已長達十二年之久,站在櫃檯後面的老闆Rejean Vigneau,一邊切著大塊海豹肉,一邊告訴我們,海豹肉在當地很受歡迎。

一個當地年輕女孩Ariane Arsenault 走進商店,她是小島居民,前幾天剛預訂了海豹肝。「這是我第一次嘗試海豹肝,以前每年都會預訂海豹肉及香腸,我超愛吃的!每年都會請老闆幫我預留,不然還買不到呢!」Ariane 展示著手上的戰利品,神情相當滿意。

小島商店販賣的海豹肉香腸。(圖/時報出版提供) 
小島商店販賣的海豹肉香腸。

肉店老闆表示,即使海豹肉比牛肉或羊肉貴上一倍,但是光他這一家肉店,每年這時都還能賣出六千公斤,比起十年前還成長了八倍!

「為什麼不吃海豹?只因為牠們長得比較可愛?」

海豹獵人Yoanis 反過來問我:「吃那些不可愛的動物,就比吃可愛動物來得好嗎?殺生就是殺生!」

「大家反對獵殺海豹,是因為他們沒看過那些超市賣的冷凍牛肉或羊肉是怎麼來的!」Gilbent 不解地叼念著:「你吃一個漢堡就想想屠宰場,這其實是很自然的呀!」

「為什麼我們要獵捕海豹?因為海豹沒有天然的掠食者呀!牠們一遷徙到這個海灣,唯一的天敵大概就只有人類,如果我們不捕獵,海豹就會變成食物鏈的頂端,然後無限制地繁衍下去!」動筆至今,腦中突然浮現海豹獵人協會總監Gil 當時的一段補充說明……。

作者介紹|舒夢蘭

北一女中、政大廣電系、政治輔系畢業、紐約市立大學皇后學院進修,曾任新聞主播、氣象主播、財經主播。2012年起,擔任東森電視台「聚焦全世界」節目主持人與製作人,足跡踏遍全球七大洲、四十餘國,帶領著攝影團隊,奮勇挑戰南北極地、非洲草原蠻荒、中東戰地與冒著硫磺氣體的活火山..等地球艱險地帶。

2013年起,連續四年入圍電視金鐘獎「最佳教育文化節目獎」,並於2014年獲獎,2016年同時入圍「最佳教育文化節目主持人」獎。

身為理性與感性不斷拉扯的雙魚座,追求完美的A型,始終抱著「喚起世人對地球與全人類關懷」的使命製作節目,近年榮獲曾虛白先生新聞公共服務報導獎、星雲真善美新聞報導獎、扶輪公益新聞金輪獎、社會光明面新聞報導獎…等殊榮。現任東森電視台「聚焦全世界」節目主持人兼製作人。著有《聚焦全世界》、《一生一次的奢華滋味》、《拒當新貧族》《25歲花小錢創業大成功》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生極限:跨越南北兩端的極地長征》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