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母親自願代替她被性侵,23歲脫北者揭開北韓女人落入掮客和強暴犯手中的遭遇

「一旦開始動筆,我就知道自己再也無法隱瞞。如果我自己都無法面對自己,要怎麼呼籲他人面對北韓的真相,面對逃到中國後落入掮客和強暴犯手中的北韓女人的真相?」於是,脫北者朴研美在剛滿21歲的時候,著手寫下自己隱藏多年的祕密...

北韓的日常:偉大的領袖、飢餓、與全面監視

隔著鴨綠江,
中國小男孩對著對岸的朝鮮吼道:「喂,你們在哪邊會餓嗎?」
朝鮮小女孩不服氣地回:「才不會!閉嘴,中國胖子!」
不會才怪,其實小女孩真的好餓好餓......

這個小女孩就是朴研美,她描述了北韓人民的日常:「媽媽每天送我上學,都不是說路上小心、當心陌生人,而是『管好自己的嘴巴』」;鄰居常常無緣無故消失不見;在街上看到餓死的屍體,再正常不過;小孩抓到昆蟲都非常開心,因為好不容易可以吃到美味的東西;政府因為肥料短缺,規定每戶要上繳定量的糞便,所以不要在學校大號、回家再上。

02.jpg
北韓學校的教室中都掛有許多「打倒美國壞蛋」的圖片。(圖/(stephan)@flickr)

在學校,教室跟課本都印了藍鼻大眼的美國大兵處決平民,或是勇敢的北韓學童持刀打倒美國士兵的圖片,「下課時,我們會排隊去揍、或刺穿得像美國軍人的假人。」;常見的數學題目是:「如果你殺了一名美國壞蛋,你的同志殺了兩個,總共殺死幾名美國壞蛋?」,甚至連床邊的故事書也不會放過:「北韓的書都是政府出版,只有發生在一個骯髒、齷齪名叫南韓的地方的故事,那裡有流浪兒光著腳在街上乞討。」直到後來她才知道,這些故事其實是在形容自己的國家...

01.jpg
金氏政權對北韓人民來說,是不可質疑的偉大領袖。(圖/yeowatzup@flickr)

鴨綠江對岸的明燈

一天,姊姊失蹤了,全家非常著急。研美在姊姊的枕頭下找到一張紙條,寫著:「去找這個太太,她會帶妳到中國。」因此研美也起了同樣的念頭,不是為了自由,因為她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自由,只是太餓、想活下來罷了,所以研美決定跟媽媽一起到中國找姊姊,安定下來之後再接爸爸過去。

隔天,母女倆跟著掮客展開長途跋涉。到了傍晚,她們要躲起來、換上深色衣服,假扮成過河走私貨品的搬運工,萬一被抓到了還有這個說詞可用。之後,又繞了許多偏僻的山路來到河邊,掮客交代她們:「過了河之後,別跟任何人說妳們的真實年齡,要假裝一個是 18 歲、一個 28 歲,太老太小他們都不會收。」整趟路程下來,研美跟媽媽充滿疑惑,但又覺得「要相信他們,我們才能平安到中國。」

03.jpg
北韓的市民社會受到政府的全面監控,但近年許多北韓人民為了生存嘗試逃離到海外。(圖/(stephan)@flickr)

從地獄逃到另一個地獄:落入人口販手中

研美一家人冒著生命危險,在夜色中橫越結冰的鴨綠江,從北韓逃到中國。她們不只要躲過北韓衛兵,還要避開中國巡邏兵,一邊小心不要發出聲音、一邊飛快地跟著掮客,跑到中國邊境的小木屋中,最後終於到了。但是,她們並不知道,自己只是從一個地獄、逃到了另一個地獄...

一進小木屋,裡面一名矮矮胖胖、禿頭的掮客,威脅要研美與他發生性關係,否則要向政府告發她們,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研美的媽媽選擇代替女兒被掮客玷污,「她沒有選擇,」研美難過得說:「真的,就在我面前,他強暴了我媽媽。」醜陋的真相再也藏不住,其中一名掮客的太太告訴她們:「如果妳們想留在中國,就要賣給別人當老婆。」這年研美 13 歲,被賣給一個 32 歲的男人當小老婆...

04.jpg
從中國對岸眺望鴨綠江,就可以看到朝鮮的貧脊與荒涼。(圖/Caitriana Nicholson@flickr)

跟著北斗七星的指引,橫越沙漠

小小年紀作了別人的妻子,還要協助丈夫做人口買賣的生意,又時常受到家庭暴力,且依然沒有姊姊的下落。將生病的爸爸接過來之後,父親不久也過世了,又因缺錢不得已親手將媽媽賣掉,種種打擊之下,研美下定決心告別這種生活——逃到南韓。

研美跟媽媽再一次冒著生命危險,離開原本居住的瀋陽,搭了兩天南下的巴士到了青島,在中、韓兩國傳教士一起創辦的教會渡過了一些日子,之後跟隨教團前往蒙古。只要離開中國、到達蒙古,就可以跟當地的韓國外交官求助,因為那邊已經有許多外交官協助脫北者前往南韓的案例。她們在戈壁沙漠靠著北斗七星,尋找蒙古的方向,然後在蒙古邊境被逮捕,過了一段被監禁的日子。最後,終於如她們盼望的那樣,被轉交到韓國官員手中。

05.jpg
幾經顛沛流離,朴研美終於來到南韓,現在也成為一名脫北人權運動者。(圖/Yeonmi Park @facebook)

當韓國的調查官員問她:「妳到南韓有什麼打算?」研美毫不猶豫地說:「我想讀書,然後上大學!」調查員很驚訝:「我想很難。」但接著又說:「但我想每個人都該有第二次機會。」經過五年的「自由」學習,研美說:「在北韓沒有『我』,只有『我們』,但現在我知道自己喜歡的顏色是翠綠色,嗜好是看書和看紀錄片,我現在知道什麼是批判思考,我也知道自己的想法很重要了!」

現在,朴研美如願上了大學,也在南韓與姊姊重逢,時常受邀至各個韓國節目、甚至是世界各地演講,向大眾訴說朝鮮的真實狀況,控訴著許多脫北的婦女成為人口買賣的受害者,並致力於脫北人權運動,因為她認為:「北韓兩千五百萬人,都應該得到自由!」

本文經授權取材自大塊文化《為了活下去:脫北女孩朴研美》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憶慈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