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情最新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為何台灣人愛喊「越南新娘愛離婚」,而不檢討男人?一部片道盡新移民哭不出的淚

2016-09-01 14:59

? 人氣

從越南嫁來台灣的阮金紅,8年後她勇敢結束與前夫的痛苦婚姻,完成紀錄新移民姊妹故事的《失婚記》(圖/美麗佳人提供)

從越南嫁來台灣的阮金紅,8年後她勇敢結束與前夫的痛苦婚姻,完成紀錄新移民姊妹故事的《失婚記》(圖/美麗佳人提供)

阮金紅21歲從越南嫁來台灣,8年後她勇敢結束與前夫的痛苦婚姻,在第二任丈夫蔡崇隆導演支持下,完成紀錄新移民姊妹故事的《失婚記》。走出過往陰影,她找到了自已的聲音,如今的她自信而獨立,自由且美麗。

「坦白講,我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爺安排這樣的路讓我走。我是一個做農的小女孩,沒想過會嫁到國外,」阮金紅導演睜著圓亮的大眼睛說,「我前夫去越南娶我,透過仲介認識,第一天吃飯,第二天提親,第三天到我家,隔一天結婚,然後就到台灣了。我那時很單純,根本不懂戀愛,也不知道怎麼辦,內心很多想法都不敢講。」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圖/美麗佳人提供)
(圖/美麗佳人提供)

寶島是地獄

來到台灣,面對新家人、新語言、新生活習慣,雖然適應得很辛苦,她依舊相信只要她做好媳婦的本分,用心對待這家人就能得到關心跟愛;孰料前夫不僅愛賭還家暴,「他們沒有把我當家人看待,好像我們是用錢買的一個物品,用強硬的態度管壓。我不到一個月就懷孕,非常害怕,沒人教我怎麼照顧小孩,生出來怎麼養,生病了怎麼辦。每天沒人在的時候眼淚就一直掉,邊吃飯邊掉在碗裡。」

(圖/失婚記劇照,美麗佳人提供)
為什麼你爸爸會哭?因為悶。你怎麼知道?我就是知道。爸爸在幹嘛?喝酒就打媽媽,推媽媽到地上,爸爸踩她肚子,媽媽哭得很厲害,我看到就哭了。(圖/失婚記劇照,美麗佳人提供)

「我沒有身分證,動不動就被恐嚇要被趕回越南,為了女兒我只能忍,看娃娃一天天長大是我唯一的力量。我家小孩多,阿公阿嬤重男輕女只疼哥哥,爸爸會打我,哥哥也會。我父親愛喝酒,跟人吵架回來就打我媽,小時候每天看我媽哭,那表情我到現在還記得。為什麼忍了8年?因為我一直想到媽媽,她帶那麼多小孩忍那麼久,我有什麼不能忍?」

拍片為失婚姊妹發聲

善良的她相信就算坐牢刑期也會滿,觀世音菩薩會保佑好人,2008年她千辛萬苦克服跑法院、法律文件等難題,爭取到撫養權成功離婚。這樣的經歷,讓她後來認識紀錄片導演蔡崇隆後,動念學習攝影,親自紀錄姊妹們和自己的故事。

「我想替同樣失婚的姊妹發聲,有些已經回越南了,很少人關心她們何去何從,我想讓台灣人看見新移民姊妹也曾努力為家庭付出。新移民找工作不容易,離婚後有段時間很苦,曾經一個便當我跟女兒兩個人分。有些人不知道我離婚還當面問我:為什麼越南新娘很愛離婚跑掉?我很難過,為什麼都認定女方有問題,不會從男方那邊檢視為什麼婚姻會失敗?就算你覺得外籍配偶是商品,你也要認命,就算覺得不得你心,既然選擇它就應該珍惜,慢慢欣賞,而不是不喜歡就不要,何況人是有感情的,不是商品。」

(圖/失婚記劇照,美麗佳人提供)
我在越南這邊很久了,就不喜歡台灣了。那邊有爸爸你不想爸爸喔?不想。因為爸爸打媽媽。你有看見嗎?有。我就哭哭哭。(圖/失婚記劇照,美麗佳人提供)


「也有人認為新移民姊妹很多愛坐檯,卻不考慮社會階級問題,有些姊妹走到無路可走,可能單親家庭,要顧老小,別無選擇。其實在哪個國家都一樣,如果沒有好色的男人,就不會有女人去坐檯。人應該互相尊重,體諒對方環境,不要有差別心。比起一直要我們融入,這個社會有沒有接納我們才最重要。」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