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跟在接客的母親身邊學習性技巧、取悅客人…印度女孩:這就是我的人生,已無法改變

2019-07-19 17:09

? 人氣

在印度這個村子,女孩們在進入青春期之前,就已經學會不同的性姿勢及其他取悅顧客的方式。(示意圖非本人/圖片擷取自Youtube)

在印度這個村子,女孩們在進入青春期之前,就已經學會不同的性姿勢及其他取悅顧客的方式。(示意圖非本人/圖片擷取自Youtube)

印度是全世界人口數第二多的國家,這個國家住著十三億人民,聯合國的報告中也預測,印度人口將在2024年超越中國、稱霸全球。然而,身為全球最大的民主國、世界十大經濟體之一,這個國家依然問題重重,除了大城市以外,印度城鄉整體經濟落後、貧富差距大、生活水平低且性別不平等,我們也經常聽到印度有童婚、性侵的新聞,此外,還有許多人為了糊口,不得以必須去從事一些職業,像是有個村莊,全村的女人都是妓女!在印度種種複雜問題的成因中,種姓制度是相當棘手的一個,這個古老的階級制度,至今仍存在印度民眾心中,難以根除。

種姓制度下的悲歌:性工作成為家族事業

雖然印度早已廢除種姓制度在法律上的地位,各種因為種姓不同而有的歧視都屬違法,然而在印度社會中,一般大眾仍重視這項制度,因此法律的約束十分有限。也因為種姓制度在社會上扮演重要角色,所以印度社會階層的流動性仍不高,不同種姓的人得從事不同的職業。而在印度首都新德里西部的拉賈斯坦邦(Rajasthan)就有一個特殊的村莊,這裡的女人因為種姓制度的關係,不得不走上娼妓之路。

因為種姓制度在社會上扮演重要角色,所以印度社會階層的流動性仍不高,不同的種姓得從事不同的職業。(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種姓制度在印度社會扮演重要角色,所以社會階層的流動性仍不高,不同的種姓得從事不同的職業。(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這個村莊名叫印勾尼亞(Ingonia),是一個在Google地圖上找不到的小村子。這裡的人都是「Nats種姓」,原先他們主要的職業是封建領主的舞者,可是隨著種姓制度在法律上被廢除,這些靠舞藝維生的女人們也就失去收入,最後只能淪為妓女。而村裡的男人們就成了「皮條客」,整天遊手好閒,吃軟飯,靠著妻女的肉體維生。有時候媽媽在「工作」時,孩子們也會在一旁玩耍。等他們長大後,男孩子也會成為皮條客,而女孩子因為種姓世襲,只能「女承母業」。由於家族的女子世世代代都是妓女,這個村莊也被稱為「妓女村」。

當性工作成為「家族事業」,女孩從小就要學習如何取悅男人

薩奇特拉(Suchitra)就像印度很多女孩一樣,從小就跟著母親學習自己未來的工作。在她進入青春期之前,就已經學會不同的性姿勢及其他取悅顧客的方式。在她十四歲那年,一個她從來沒看過的男生出現在她們家,在媽媽的催促下,她上了一台車,她也知道這台車即將開向新德里的紅燈區。薩奇特拉說:「我一直都知道這就是我的生活,雖然我永遠無法忘掉我所經歷的一切,但為了家裡的生計,我只有這條路可以走。

薩奇特拉表示,種姓制度到今天依然深入人心,這個制度也決定了人們的職業和社會地位。有許多人被迫被邊緣化、被社會歧視、霸凌,而女性也逃不出被孤立、虐待的循環。走上妓女這條路,要面對更多社會的冷言冷語,就算只是在超市買東西,也會被叫「蕩婦」;即使被人性侵而去報警,警察通常也不會積極處理。這些女性在社會上的地位不斷被矮化,而她們的下一代,注定要走上同樣的路。

女孩子因為種姓世襲,只能「女承母業」,不得不淪為性工作者。(示意圖非本人/圖片擷取自Youtube)
村裡的女孩因為種姓世襲,只能「女承母業」,不得不淪為性工作者。(示意圖/圖片擷取自Youtube)

也許有人會問,這些女性真的沒其他選擇、只能從事性工作嗎?其實這是整個村莊社會結構的問題,這些女孩大多是文盲、沒有受過教育,就算真的有其它工作機會,薪資也低得可憐,對比之下,性交易反而是既能穩定維生、又較令人「放心」的工作,畢竟整個村子的女性都從事這個職業。

有不少妓女家庭在女兒小的時候,就會替她們打入一些幫助乳房增大的賀爾蒙,增加她們未來的收入。在這些村莊也有一個特別的現象:跟大多數喜歡生男孩的印度地區不同,這裡的人較希望生下來的是女兒,因為在這裡,女人比起男人更有「生產力」

根據印度國家人權委員會的調查,雖然國家經濟不斷成長,但印度國內非法性交易的數量沒有下降童妓的數量還不減反增,平均年齡也降到了九到十二歲。除此之外,據估計,印度約有三百萬性工作者,其中包含一百二十萬名未滿十八歲的少女。在印度,每21分鐘就會有一名女性被性侵,其中三分之一是文盲。也就是說,即便印度經濟增長,印度女性的人權仍未跟著前進…

出生於低種性階級的女孩,有出人頭地的機會嗎?

一位來自「Bedia種姓」(和Nats種姓類似位階)的女孩庫瑪莉(Kumari),在家人的保護和支持下,成為該村落第一個讀到大學的女孩。她在2013年夏天取得印度語、梵語和政治學學位後,立志要當一名老師。但礙於種姓制度的關係,私立學校不要她,她只能到政府開設的學校教書。她表示,自己想當社區中的榜樣,讓大家知道,除了性工作這條路之外還有別的路可以走。她知道種姓制度要真正被打破很難,但她相信如果女生能夠接受良好的教育、得到更多機會,能立自更生賺很多錢,或許有一天她們就不用被迫從事妓女的工作了。

女生能夠接受良好的教育、得到更多機會,賺了更多錢之後,那麼或許有一天她們就不用被迫從事妓女的工作了。(示意圖非本人/圖片擷取自Youtube)
女生若能夠接受良好的教育、得到更多機會,賺了更多錢之後,那麼或許有一天她們就不用被迫從事妓女的工作了。(示意圖/圖片擷取自Youtube)

然而,對薩奇特拉,及無數已經走上性工作這條路的女孩們而言,這樣的人生似乎太奢侈。她們只知道,如果太慢前去拉客,當天就會少賺錢,就算能有所改變,對她們來說也太過困難。薩奇特拉說:「這就是我的人生,已經無法改變了,但我祈禱著有一天,像我一樣出生的女孩,能做一些不一樣的工作。」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