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狼牙棒打頭,一次二千元抵帳…」被父母遺棄的他,曾以為八家將是家人…

2016-06-06 11:16

? 人氣

阿東,14歲,國中生,新竹市(圖/蘇立坤攝影)

阿東,14歲,國中生,新竹市(圖/蘇立坤攝影)

我小學二年級時,爸媽離婚,爸爸人間蒸發,媽媽偶而打電話,每次只是問我在幹嘛。我要她快點回來帶我走,她都說好,可是從沒回來過。我很想他們,講了幾次,我就放棄了。

阿公、阿媽每天工作也沒時間管我,在家很無聊,我很喜歡跟朋友一起玩,沒錢就去偷機車賣,有時路上看到外勞,就去打他們,我就只想打人發洩,外勞看起來很好欺負,打完順便搶走他們的錢。

蹺家在廟口認識了很多跳八家將的朋友,他們帶我去「會堂」住,會堂裡的大哥會拿錢給我們吃飯,我沒駕照,他還借我一台機車免費騎,我好想要一台機車,這樣我就能去看媽媽了。只是車子沒騎幾天,就撞壞了。一向和善的大哥竟然變臉要我賠六萬。我付不出來,他到我家跟阿公阿媽恐嚇,我被打成豬頭,最後他們要我出陣頭,走在最前面用狼牙棒打頭,一次二千元抵帳。

每次出陣頭,我都嚇死了,痛得不敢叫出來,太可怕了,一個陣頭下來,全身都瘀青,我受不了逃離會堂,但也不敢回家,就到外面偷東西過活,我又被捉回去打成豬頭,後來是警察介入,我才被安置到感化機構。

阿公阿媽氣得不來看我,我以為媽媽會來領我回去,她打了電話來,只說她有困難,要我好好照顧自己。我突然醒了,原來我媽看我過這麼慘也不願接我回去,她真的是不要我了,我真的沒有家了,這個痛比狼牙棒打在身上還痛。我哭了好幾天,後來想通了,我以前逃家跟朋友鬼混,就是希望有人可以陪我,自己太軟弱,才會想依靠別人,而連自己的媽媽都這麼不可靠,何況是別人。

我現在打算要半工半讀念完書,將來開一間機車行,我要靠我自己過生活,不靠別人,就不會因為被誰遺棄而傷心難過了。

阿東,14歲,國中生,新竹市。

文/鄭進耀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有故事的人,坦白講。:那些愛與勇氣的人生啟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