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肄業和眷村兄弟圍事,賭輸700萬元販毒還債,他近50歲出獄的最痛體悟…

2016-05-28 11:30

? 人氣

劉天明,48歲,高雄人,信望愛少年學園輔導員(圖/蘇立坤)

劉天明,48歲,高雄人,信望愛少年學園輔導員(圖/蘇立坤)

我坐過兩次牢,總共被關十六年,第一次出獄時,我發誓永遠不再回來,第二次又坐牢,我萬念俱灰。

我有兩個姊姊,生到我才是男孩,媽媽溺愛我,把我寵成小霸王。父親是軍人,對我嚴格管教,越管我越叛逆,高中沒畢業我就逃家到台北,跟著眷村兄弟混幫派,圍事討債,吃住都有大哥罩,出門開的是凱迪拉克,好不威風。

後來我染上毒癮,毒品很貴,就去販毒,以毒養毒。純的海洛英混次級的可卡因,一百萬元可以變三百萬元,錢太好賺,覺得不會這麼倒楣被抓。後來落網,我被判十五年,入獄時二十六歲。監獄裡有兄弟罩我,只要有錢,甚至毒品都弄得進來。我假釋出獄時三十五歲,覺得還可以出去闖盪,沒有徹底反省。

出獄後朋友介紹我到營建公司工作,但因交友圈複雜,還是常吃喝嫖賭,有次賭博輸了七百萬元,為了還債,又回去販毒。三十九歲那年,我第二次入獄,看著監獄大門,我不敢相信又走進來,這次出獄就快五十歲,人生沒指望了。

再次被關,媽媽非常傷心,但她還是每個禮拜做好吃的菜來看我,她始終不放棄我,我才決心要戒毒。戒毒時全身像是有蛆在鑽,受不了時很想自殺。絕望時,我開始禱告,以前的打殺販毒像電影在眼前播放,為了賺錢不擇手段,賠進自己的青春。我問自己怎麼會活成這樣,痛哭流涕,隔天,我連菸都戒了。

出獄後兄弟接風,整張桌面擺滿菸酒毒品,我碰都不碰,他們投以羨慕的眼神,每個人都想回頭,但是一染毒就是不歸路。我經由更生團契的介紹,到花蓮擔任問題少年的輔導員,孩子偷抽菸,我用講的,不打罵,我是過來人,了解他們在想什麼。被關兩次,八十歲的父親早就當我不存在,去年他從高雄來看我,他說,以前的兒子死了,現在得到一個新的兒子。

劉天明,48歲,高雄人,信望愛少年學園輔導員。

文/房慧真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有故事的人,坦白講。:那些愛與勇氣的人生啟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