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川島芳子斷髮捨棄女身與自殺未遂:《亂世的犧牲者》選摘(2)

攝於位在松本的川島府邸前。由左至右為廉子、浪速、芳子、芳子的秘書千鶴子。(八旗提供)

攝於位在松本的川島府邸前。由左至右為廉子、浪速、芳子、芳子的秘書千鶴子。(八旗提供)

根據現今所有者笠原家主人的說明,川島自大正十一年起,曾經在此居住了大約八年時間,因此芳子把頭髮剪短、改穿男裝等等,都發生在居住於此的時期。亦即,根據芳子手記寫著,「大正十三年十月六日的夜晚九點四十五分」,「永遠清算自己身為女性的部分」。她寫到,「不想寫得太過直率」,當天早上芳子梳理好了日本髮型,穿著裙子模樣的照片,打算拍攝一張作為與自己女身決別的紀念照片,之後她便在盛開的波斯菊花叢中拍攝了最後的女裝照片。當天下午跑進郊外的一家理髮店,剪了個五分頭。十月三十一日原田松島帶著三男康彥來川島家拜訪時,是芳子捨棄「女身」後的第二十五天。松島把當天的回憶也寫在前述的小冊子中:

我自己嚇了一跳,孩子也非常驚訝,目不轉睛地直盯著她頭髮瞧。那時芳子就對著小孩宣布,「從今天起,你得改叫我哥哥」。

回家時芳子大聲交待原田松島,拜託她保密斷髮一事,不要告訴岩崎。岩崎就是前文所述原田松島的胞弟,當芳子被令退學時,他自己挺身出來當保證人,請求取消此一處分。可是當天傍晚,芳子卻自己頂著顆大平頭,穿著藏青窄袖服裝,蹬著男性專用被稱為朴齒的厚底木屐,跑到岩崎家去造訪,原田松島心想,「今早還大聲拜託我保密,究竟是怎麼回事?」對於芳子的善變感到相當詫異。關於芳子理髮一事,原田松島從來沒與川島浪速交換過意見,她只在小冊子記下,「想來,作為父親的人應該相當不開心吧」。

究竟芳子為何想要剪斷頭髮呢?十月六日晚上九點四十五分發生了什麼事?首先從身邊最平易之處推測,大概是川島浪速當晚奪去了芳子的純潔。關於此點芳子胞兄憲立說:

芳子確實是個特立獨行的人,但一個年華正盛的女孩,怎麼突然把頭髮全剪了,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

這似乎只是冰山一角。憲立說,過去芳子曾經向他泣訴過川島如何執拗地追求自己。除此之外,憲立還說過這麼一段過去:當肅親王過世之後,川島浪速為管理財產及其他事宜,帶著芳子數度往返旅順與松本,那個時期川島在旅順的肅親王府對憲立說:

肅親王是位仁者,我則是個勇者。如將仁者與勇者的血結合,生下的孩子必然仁勇兼備。

以這段暗示般的話語,徵求憲立認同浪速與芳子之間的肉體關係。大正十三年十月六日,這個時間點上芳子芳齡十七,而浪速已經五十九歲,如果上述情狀屬實,只能說明川島根本不把兩人之間四十二歲的年齡差距當回事。

關於此點,村松梢風在小說中如此描述:

說是不幸,世間應該沒幾個人命運如此坎坷吧。說是傳奇,也沒有其他人的生涯會如    此充滿傳奇性吧。不幸啊……這是令人何等痛心的身世啊!

被謳歌為一代麗人的身軀,卻穿著荒謬的男裝,使世人對她投以懷疑的眼光,彷彿曝身在    所有誤解、誹謗、中傷的笞剳中,她的動機——

村松梢風的描述只有如上述節錄的段落,至於事實真相則完全沒有提及。稍後女主角「流涕嗚咽」說畢,「到死為止再也不提起這件事。(中略)雖然下定決心說了出來,但現在的我,已經不打算責備任何人。只是說也有這樣子的人生」。

接著恢復暢快的表情,故事便轉換至下一個場景。

前文提及二十一阿哥憲東隔了五十年再度來到日本一事,我當時趁機問了憲東此事,他則告訴我,當年他與芳子一同居住在松本的川島家宅邸時,還發生過一次芳子自殺未遂的事件。當時芳子與川島共用寢室,偶爾會目擊芳子大喊大叫地衝出臥室,跑到女傭房間去的身姿。某天突然傳出巨大響聲,大家都衝進那房間,家中一片騷動。雖然當時還是小孩,但懵懂當中仍能理解那是芳子自殺未遂。而當時憲東頂多只有十歲。

然而,憲立卻否認這件事。

那一樁是芳子與岩田愛之助之間的感情糾紛。

岩田愛之助,是那位過去與刺殺外務省政務局長的阿部守太郎有所關聯,因而下獄的愛國黨志士。岩田向芳子求婚時,芳子暗示夾在他與川島浪速之間讓她想死,岩田就說那妳要死嗎?邊說邊遞過去一把手槍,芳子接過來就往自己左胸開了一槍。

「沒想到她真的扣下板機」,憲立還記得岩田這麼說。

另一方面,否認川島浪速與芳子之間有曖昧情愫的人有兩位。一位是原田伴彥,他認為「就算再怎麼沒有血緣關係,這都等於是亂倫,這種見解太過反常了。(中略)她哥哥憲立會做出這種暗示,可能別有他圖」。川島身為肅親王家族的財產管理者,圍繞著川島的數十位家族關係者間,肯定對其隱含某種程度的不滿。

 

此外,他還進一步指出,會傳出這種流言,應該是認為浪速「不過是個來大陸闖蕩的日本人,相較之下擁有愛新覺羅王朝高貴血統的人,因為自傲的優越感而產生對浪速的輕蔑感」(《人物史夜話》)。

另一位是住在長野縣的松澤勘二,如前所述他是軍神秋枝中校的胞兄,因為入贅松澤家而改姓。年輕時師事川島,之後幫助照料川島晚年生活的松澤,則很爽快地說:「那是剪髮剪壞了。」就一語帶過。他主張他曾聽芳子自己親口說過「想剪短頭髮可是剪壞了」,所以才變成平頭。

雖然已經無法得知真相,不過似乎有留下一張當時的照片。那應該是川島浪速與住在一起的阿哥們,一起前往鹿兒島拜訪福子途中的照片。照片中芳子穿著黑色學生服,頭戴遮日照的學生帽,臉上掛著太陽眼鏡,看起來根本就是個男學生。因為回國之後浪速與福子的婚姻生活不甚美滿,福子暫時返回娘家,不知川島是否是想要改變福子的心意,因而帶著眾人大舉出動。

曾為李登輝寫過《虎口的總統》的日本作家上坂冬子,與她的著作《亂世的犧牲者:重探川島芳子悲劇的一生》(八旗文化)
曾為李登輝寫過《虎口的總統》的日本作家上坂冬子,與她的著作《亂世的犧牲者:重探川島芳子的悲劇一生》(八旗文化)

*作者為日本知名作家,曾為前總統李登輝著述《虎口的總統》,於2009年病逝。本文選自作者著作《亂世的犧牲者:重探川島芳子的悲劇一生》(八旗文化)。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