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警界老兵給全國學弟妹的一封信-----

2018-12-19 05:40

? 人氣

人權辦桌邀請政治受難者、無家者及人權工作者,警察於附近駐守。(簡必丞攝)

人權辦桌邀請政治受難者、無家者及人權工作者,警察於附近駐守。(簡必丞攝)

請各位學弟妹先看看以下這篇報導:「國道實習員警黃冠鈞11月23日執勤遭後方車輛追撞,於11月27日宣告腦死,家屬捐贈黃員器官遺愛人間。」

很熟悉,也很令人心痛!

警察的高危勞工作環境雖然不受民進黨執政高層認同,也未顯現於年金改革制度上,但隨時都可以在媒體上看到類似黃姓警員因公殉職、受傷、過勞猝死的新聞。斑斑血淚的事實,不禁讓人感到,相對於許多基於政治酬庸,卻無一絲一毫有利於國家社稷而能坐享高薪的肥貓,如甫卸任台苯董事長吳怡青與董事吳怡翰的眷顧,這個政府對於身為維護社會正常運作的警察同仁們,竟是如此的涼薄!

警察工作包山包海(如果總統或院長不相信,歡迎到基層單位「LONG  STAY」三天!)勤務繁重早已超越正常人所應負擔的真實,正是高層該設身處地考量各地缺員情況之嚴重,已經不能以過去的編制來思考。但由於政府的漠視與制度不健全,遂導致了考試委員近日見樹不見林的表示:

「警察因受年金改革影響,警力在退少補多的情況下,職缺已滿,甚至已無缺可派,造成明年甚至未來幾年警察特考提不出錄取人數的窘境。」

我們很想問高層:

「現今的警察員額都補足了?當今的員額編制,真的考量到社會需求、員警的工作負擔與身心承受力之間是否達到起碼的平衡?」

20180629-國防部29日舉行「107年三軍六校院聯合畢業典禮」,台北市警局針對北投中央北路進行大規模維安交管,並設置陳抗區。(顏麟宇攝)
員警永遠是陳抗第一線最辛苦的人。(顏麟宇攝)

做為警界老兵之一,我們想對全國警界的學弟妹提出幾個思考方向,請大家想一想:

第一,現今執政者意識型態作祟、刻意製造對立、執政無能,致使除軍公教警消外,更有百工百業之陳抗事件超乎歷史記錄,史無前例遽增。而在總統及高層不敢面對民意,在「被迫害妄想症 」 深植腦海的催化下,更使從中央到縣市基層單位,派遣應付陳抗及蒐證之警力均傾巢而出又疲於奔命。

其甚者,更折損了警察「人民保姆 」的形象,無端背負「為虎作倀 」的罵名。

第二,世界各國的警察考選制度,大都採如日本、美國「考、訓、用」的取才制度,我國卻獨創一格,為「訓、考、用」制度。由於公職人員考試很難達100%的錄取率,因此更彰顯了我國不合世界潮流的訓、考、用制度,執政黨理應即刻著手通盤檢討。

舉例而言,目前無員警願意從事刑警之工作,導致刑警慌;或是(三等.乙等)特考班之巡官受訓,將致使日後巡官(含以上官階)比基層警員還多,都應全幅列入擴大檢討。凡此種種,應該予以擴大員警之編制、提高相關之位階、制定合宜之制度,才是高層應該面對的當務之急。

第三,在過去相對單純的社會裡,警力人數號稱「十萬大軍」,雄壯威武;但現在社會愈趨複雜,勤務的種類隨著社會的複雜而被無限制的增加,「沒有最重,只有更重」,導致現今之警力早已無法負荷。弔詭的是,目前警力非但未因應實際情勢需要而增加,反而人數是尚不足7萬3千人;以2016年警察與民眾比例,我鄰國如日本者是228:1,相較於我國338:1的慘狀,無怪乎警察的家庭、婚姻狀態與健康問題一直是警察們心中永遠的痛!

20180619-立法院臨時會19日處理軍人年改案,預計19、20日兩天預計完成三讀通過。反年改團體八百壯士也發出動員令,來自各地的退軍民眾陳抗遊行。(甘岱民攝)軍人年金改革 年改 軍改
反年改團體為軍公教警爭退休權益,警察也得在第一線維護秩序。(甘岱民攝)

第四,科技日月進步,網路、數位化、全球化,歹徒犯案手法不斷翻新,從偵查、採證、調閱監視器、監聽、埋伏、跟監、搜索等等,都需要投入更多具備更先進訓練之警力,才能順遂破案、達到上級要求績效。然而,上級可曾傾聽基層的聲音,給予必要的支持?

第五,警察自身之勤業務不斷地「被推陳出新 」,例行性的「新官上任三把火」與「政治性表演」 ,導致各項評比層出不窮。警察還被視為「萬應白花油」,為配合協助其他單位之業務執行而增加勤務,是使警力超負荷,還因此而經常在身心俱疲之餘還要被戲稱為「不務正業 」!

第六,民意高漲,使執政政府怯於作為警察後盾;在「不知民間疾苦 」的恐龍法官充斥法庭,自視甚高之法官不願支持下,警方拚命逮捕之歹徒或通緝犯,屢屢被縱放、交保或是輕判 !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結果,警察地位日益卑微,目無律法之歹徒更有恃無恐的主動攻擊警察,近日更有在一日之內連續發生警察被攻擊衝撞者3起合計開11槍,導致5名警察受傷的駭人聽聞的攻擊事件。

警察成了「擁有合法武力的弱者 」!

第七,但凡執行檢察官發(交)查案件、調查民眾110檢舉案件、隨時待命快打部隊、各種突發狀況因應等等,警察都必須迅速確實的滿足各方需要。

第八,近40年間,國道警察殉職多達23人,因公身亡的平均發生率達0.53%,甚至比六都警察的0.16%還高出3倍,請問,這麼高的「非正常汰換率」,或稱之為「非正常死亡」,全國有那個職業如同國道警察?執政高層可曾給予國道警察更為有效而完善的政策保護?

第九,每逢選舉,警察就要被犧牲投票權,就要被剝奪行使公民權力的機會。執政黨如此漠視我們的公民權,斯可忍,孰不可忍!

2018年九合一選舉投票四點結束但排隊者仍非常多,警察站隊伍最後。(呂紹煒攝)
2018年九合一選舉投票排隊者眾,警察站隊伍最後,而他們是被剝奪投票權的一群人。(呂紹煒攝)

或許在高層,在總統的心中,以上九點都是「不成問題的問題」,但我們仍然必需「寧鳴而死、不默而生」,仍然必須站出來,向說出「警察因受年金改革影響,警力在退少補多的情況下,職缺已滿,甚至已無缺可派,造成明年甚至未來幾年警察特考提不出錄取人數的窘境。」的考試委員們發聲,要求:

第一,政府通盤檢討警察人員的「訓考用」養成任用。

第二,因應實際需求增加編制及對擔任特殊職務者誘因。

第三,檢討不必要、討好性、政治性之勤務。

第四,正視警察高危勞工作性質,並反應於在職薪資及退休金給付上。

第五,進行司法改革,使脫離民意之法匠與恐龍法官不再成為社會治安與正義的絆腳石。

第六,還給警察投票權。

當今的執政者缺乏檢討的能力,更缺乏同理心,做為過去警察的我們與現在警察的你們,都有義務表達基層員警的心聲-------尤其在考試委員提出未來幾年,警察特考提不出錄取人數的窘境的警告之後。

*作者為雲林縣退警協會理事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