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脫光光澆糖水讓螞蟻咬」、「打到胎兒墜地」 白色恐怖刑求的寫實畫作曝光

2015-07-26 07:00

? 人氣

張常美(圖)18歲時因參加學校自治會而被捕,隨後便開始12年的監獄生涯。圖為15日「鏡頭下的白色人生第2輯,人權博物館紀錄片成果發表」記者會。(余志偉攝)

張常美(圖)18歲時因參加學校自治會而被捕,隨後便開始12年的監獄生涯。圖為15日「鏡頭下的白色人生第2輯,人權博物館紀錄片成果發表」記者會。(余志偉攝)

「這個叫螞蟻上樹,把你脫光光澆糖水,讓螞蟻來咬,咬的痛得要死,然後拿那個寫好的口供就叫你按……然後這個拔指甲,指甲拔了,你就痛得要死、會暈過去,你就會承認說有參加、有誰有誰……還有這個,叫做跪冰塊,跪在冰塊裡一邊跪一邊打,你一定會承認,然後不久以後就被抓去槍斃……」

講解著手中一幅幅由丈夫所繪製的刑求畫作,白色恐怖受難者張常美的語氣逐漸激動了起來,好像螞蟻上樹、拔指甲及跪冰塊等酷刑正血淋淋地發生在眼前一般,這些對於年輕一輩來說只存在於諜報電影或電視劇中的畫面,卻是許多白色恐怖受難者真實經歷過的人生。

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拍攝的《鏡頭下的白色人生第二輯》紀錄片中,張常美是影片內19位受訪者中唯一的女性,她在幾乎清一色男性的座談記者會上也顯得格外突出;或許是性別、或許是故事,也或許是本身活潑敢言的性格使然,張常美不論到哪都是媒體焦點,在接受採訪時也忍不住直率地碎念著「那時女孩少,大家總是喜歡訪問我…」

張常美的人生際遇的確充滿故事性。出生於1931年的張常美,18歲時因參加學校自治會而被捕,在12年的監獄生涯中,與夫婿歐陽劍華相戀,出獄後夫妻倆靠著歐陽劍華創作字畫維生,並極力培養小孩走藝術之路,其女為知名舞蹈家歐陽慧珍,曾創作舞劇《浮生─我愛的人在火燒島》,描述雙親受難、相戀並成家的故事。而除了本身的際遇,張常美也分享了一些其他女性受難者的故事。

「真倒楣!」 參加自治會入獄 遭判刑12年

談起入獄經過,張常美忍不住大呼「真倒楣!」。她說,被捕那年她才高一,由於自己擔任班長而參加學校的自治會,在某天卻傳出自治會的會長是共產黨黨員,自治會十幾個成員在三更半夜被抓走,即使張常美說自己並不知情但仍無法倖免,成為全校唯一被捕的女生,最後被以「參加叛亂組織」的罪名遭判刑12年。

「關進去1個多月之後,三更半夜才叫去問阿!然後很大的燈就這樣照著,特務坐得什麼樣子都不知道。他就說『你幾歲啊?叫什麼名字啊?在哪裡讀書啊?你認識某某人嗎?』這一類的,然後就說好啦好啦,你們會長說你們也參加共產黨!我說我不可能啊、我不知道阿!他說你只是不知道而已,早就讓你參加了!然後就說好啦好啦,很晚了,趕快在這裡蓋個手印、印個章就去睡覺。然後都沒有給我看。我那時候傻裡傻氣,也不知道這麼嚴重,就這麼回去。」張常美說明當初被逼供的過程,她說當時年幼的自己並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後來才了解當時特務早就把自白書寫好,逼供時只要囚犯蓋手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