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萬血汗外籍看護工 撐起台灣長照半邊天

2015-11-16 08:00

? 人氣

外籍看護工人數從2008年的16萬人暴增至如今的21萬人,儼然已成為台灣社會家庭照顧者之外的長照主力。(資料照,余志偉攝)

外籍看護工人數從2008年的16萬人暴增至如今的21萬人,儼然已成為台灣社會家庭照顧者之外的長照主力。(資料照,余志偉攝)

午餐時間,一群輪廓深邃、膚色較深的年輕女子共享著桌上一袋袋飄散著陌生香氣的食物,嘰嘰喳喳地用周遭人聽不懂的語言聊著天,就像一群高中女生;而在另一邊,幾位白髮蒼蒼、坐著輪椅的老人圍坐一張大方桌,桌上盡是湯麵、粄條等食物,老人們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談著,老少兩組人馬彷彿各自開著一場同樂會。幾分鐘後,門口停了一輛復康巴士,司機喊著某個名字,其中一位女子隨即喊著「阿公」,並推一位老人到門口搭車,司機一邊招呼老人上車,一邊打趣地對女子說,「你明明是從印尼來的!不要騙我從菲律賓來!」3人的互動中明確感受到彼此的默契及融洽。

2008年迄今 外籍看護工暴增5萬人

這是台北市某醫院復健部的午間時光,卻也像是整個台灣照護體系的縮影。從2008年政府推動「長照十年計畫」至今,外籍看護工人數不僅未如原先規劃地逐年遞減,反而從2008年的16萬人暴增至21萬多,增長速度遠大於政府其餘照護服務增長幅度,外籍看護工儼然已成為台灣社會家庭照顧者之外的長照主力。

20151111-SMG0035-006-風數據,長照專題,失能人口,誰能助家屬一臂之力
 

儘管外籍看護工已是台灣不可或缺的照護主力,但各黨的長照政策從財源吵到服務人力、社區化,「外籍看護工」一詞往往僅在背景介紹時匆匆帶過,沒人去談如何保障她們的勞動權益,似乎也沒人在乎,只有在逃跑、虐待受照顧者或被虐待等社會案件發生時,偶爾佔上新聞版面;21萬外籍看護工像極了英文諺語中那頭「房間裡的大象」(Elephant in the room),明明每個人都看見了,卻撇過頭去裝作沒看到。

【案例1】陪阿嬤走最後一程 卻連葬禮都無法參加

來自菲律賓的Shane(化名)說著一口流利的中文。遇見她時,她照顧的「阿嬤」才剛去世1個禮拜,Shane住到移工團體的庇護中心準備接受轉介,每當談起阿嬤時,她望向遠方的雙眼總有些濕潤,嘴裡不斷念著「a-má…我想念妳…請妳出現在我的夢中…」,不知情的人看了或許會以為她是阿嬤的親生女兒。

Shane來台灣5年了,她說自己最早被送去屏東當「illegal」(非法)的農工,每天要收成幾十公斤的玉米,但當時的雇主及仲介禁止Shane擁有手機,家人因無法聯絡上Shane而相當緊張,Shane也只能趁著空暇時間去超商打電話向家人報平安,直到有一天,Shane向到農場買東西的移工借了手機,連絡上在台北工作的移工朋友,才知道可以以跟勞工局告發做為籌碼,要求仲介將自己轉為合法移工。

命運多舛 曾當過非法農工 也遇過兇惡雇主

隨後,曾在菲律賓擔任幼教老師的Shane轉為家庭看護工,到桃園照顧一位「阿公」。她說,那個家裡只有阿公和阿公的兒子,阿公可以走路也可以洗衣服,因此Shane主要的工作內容為打掃及煮飯。阿公的兒子就是Shane的雇主,Shane以「老闆」稱呼他,「我的老闆很兇,他沒有太太,晚上我睡覺他就會罵,時常把我叫起來,晚上我很怕他要敲我的門,我很怕、很緊張、我大叫…」。在持續的精神耗弱下,Shane最後求助於移工團體而換了雇主,輾轉來到上一個阿嬤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