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白色恐怖受難者郭振純:政府沒有資格要被害者原諒

90歲的郭振純是白色恐怖的受難者之一。(余志偉攝)

90歲的郭振純是白色恐怖的受難者之一。(余志偉攝)

「你們先說,中華民國是什麼?」90歲的郭振純和過去訪問過的白色恐怖受難者很不同,才一坐定,他就出了個考題給我們,頓時間我們面面相覷,腦裡不斷揣測著他想聽到的答案是什麼。照著過去歷史課本的答案回答,郭振純顯然不太滿意,繼續逼問我們「為什麼中華民國會來台灣?」接著很認真地幫我們重新上了1堂歷史課,也作為述說白色恐怖經驗的開場白。

郭振純認為,當初《馬關條約》將台灣割讓給日本,而日本在《舊金山和約》中僅「放棄對台灣的權利」,並沒有討論台灣的歸屬問題;而中華民國與日本簽署的《中日和約》隨著中日斷交而遭日本否認,因此中華民國並沒有資格「接收」台灣,目前對台的統治完全是「軍事佔領」。「他是非法拘留嘛!哪有權利來治理老百姓!白色恐怖就是冤枉之下的冤枉!很多人說我又沒做什麼,這是兩邊的冤枉,全部的人都是冤枉的,不管是正統的共產黨或者台獨份子都是冤枉的啊!」郭振純氣憤地說。

應重視白恐成因 受難者:不該停留在悲情

1925年出生於台南的郭振純於1953年遭到逮捕,他被以「連續參加叛亂之集會」罪名判處無期徒刑,在1975年因蔣介石逝世獲得減刑而出獄。

在紀錄片《鏡頭下的白色人生第二輯》中,郭振純描述了一段年少時的愛情故事。他提到,當年曾與因台南郵電支部案判死刑的丁窈窕相識,2人曾一度論及婚嫁,但想到2人皆從事運動、不利於照顧小孩而作罷。而在丁窈窕另嫁作人婦、帶著初生的小孩被捕時,他們在軍法處的短暫重逢卻只能裝作不認識,丁窈窕留了1撮用新樂園香菸盒裝著的頭髮給郭振純,在郭出獄後,便將那束頭髮埋到丁的母校台南女中,希望丁能開心自在地回到母校。這一席話令在場觀眾心碎不已,但與郭聊到這段往事時,他卻認為「不值一提」。

「你們現在再說去了解白色恐怖,不要只了解你們當時在裡面有多辛苦,不要只停留在那個悲傷的歷史啦!」郭振純用一口純正台語認真地說著。不值一提的原因並非他不在意這段往事,而是極有個性的郭振純認為,最重要的應是了解白色恐怖歷史的成因及脈絡,避免悲劇重演,而不該停留在悲情或溫情的部分;儘管他並未細述個人生命史,但訪問過程中,他仍特別給了我記有自己及多位受難者生命經驗故事的《白色封印》一書作為參考,顯現出他體貼的一面。

他這麼看白恐:是蔣自導自演的悲劇腳本

解析起白色恐怖的成因,郭振純認為可以分為現實及心理2個層面來看。就現實面來看,國民黨由於過去做不好,才被中國人民聯合共產黨趕出中國,只好趕緊趁著大戰後各國疲於奔命的空檔,把台灣變成自己的財產;心理面上則是因國民黨被趕出中國,不甘於發勝利財的美夢破碎,進而想透過統治台灣重振威風。

而白色恐怖的進行過程,則是蔣介石「自導自演的悲劇腳本」,不僅《懲治叛亂條例》本身違法、審理的過程也違法,好比法官審判後仍需經過蔣介石這一關,「憑他自己的意思,隨便人家就5年、10年、判死刑,判決書上都寫得很清楚」。

 

20150715-016-「鏡頭下的白色人生第2輯,人權博物館紀錄片成果發表」記者會,郭振純-余志偉攝.jpg
郭振純表示,白色恐怖的進行過程,是蔣介石「自導自演的悲劇腳本」。(余志偉攝)   

郭振純說,這時的政策為「寧可錯殺一百,也不願漏掉一個」,搭配檢舉獎金,讓各處都充斥著打小報告的「抓耙仔」,不論是「匪諜」共產黨員或者反抗政府的台獨份子,全都是羅織入獄的目標。郭振純指出,當時政府對於赤色背景的匪諜較嚴厲、對台獨的懲罰則較輕,不過為了羅織郭振純輔選的無黨籍台南市長葉廷珪入獄,對於郭振純的追查便更為積極,希望能將葉廷珪以台獨首腦定罪,不過在郭努力忍受極刑、死不屈服的意志下,特務始終無法見縫插針。

不論共產或台獨 郭振純:人要走自己的路

談起自己的台獨理念,郭振純提起1951年左右依據《台灣省自治條例》所舉辦的第1屆縣市長選舉。當時負責籌辦地方自治事務的台灣省民政廳廳長楊肇嘉巡迴全台,講解選舉的重要性,郭還特別到台南全成戲院聽楊肇嘉演講,儘管現場坐了台南市長、台南市警察局長及國民黨台南總部主委等大官,楊肇嘉仍然無畏地在台上說出了「地方自治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們一定要贏……趕快學習要怎麼來管理台灣,如果我們做好了,就可以把這些豬仔(指國民黨官員)趕到海裡」的結論。郭振純說,當時白色恐怖尚未正式開始,這句話讓他印象深刻,也加深了他走這條路的勇氣及信心。

也許郭振純的台獨背景,會讓部分人士對他畫上「反中共、反共產黨」的等號,不過實際上郭振純在年輕時,也閱讀大量的社會主義書籍,好比《資本論》、《列寧論文集》等,他描述當時學生閱讀課外書籍的風氣分為硬派及軟派兩類,軟派者傾向閱讀愛情小說,硬派者則關心資本家剝削農民等的社會議題、支持社會正義,當時與硬派學生交好的他,也自然地傾向閱讀社會主義書籍。

至於曾經鍾情社會主義的郭振純是否曾考慮加入共產黨?郭則說,「我不是要支持共產黨啦!」郭認為共產黨也好、社會正義也好,如果沒有自己的理想也是白費,支持共產黨也只是做共產黨的奴才而已,對共產主義沒有貢獻。他說,不是說共產黨、社會主義比較好,我有理想、走自己的路,「他們那種的都是寄生蟲啦!對共產主義也不會有貢獻!」

郭振純認為,最重要的是「人必須體悟到自己是個獨立的人」,而不是輕易受組織操弄,好比台灣共產黨的代表人物謝雪紅是標準的共產主義者,但也同時提倡台灣自治而受中共打壓,不像許多統派打著共產主義旗幟,實際上只是指望由共產黨來養他們,而成為共產黨寄生蟲。

說到這裡,郭振純興高采烈地說自己曾經為此寫了1首《行家己的路》的詞,就是傳達人要有自尊心、堅持走自己的路的理想。

人權還給人民是錯的 郭:是掌握在自己手裡

「你要走這條路你是自發的,自發的就是理想的,我經過我的生活、經過我的歷史、我的學習,我選擇這條路,我如果不走這條路我寧願自殺,我不要繼續在這樣的社會活下去了。這樣的人,不管你怎麼對他刑求,他也不會講,因為他覺得死也沒什麼,我如果沒走這條路我就自殺啊、就死掉啊、沒在怕死的!沒有這種理想,代表說雖然有這種想法但還沒很堅定的人,不是真的非這樣活不下去的人,還沒到這個地步的人會撐不下去就說出來了。」郭振純強調「人權在自己手裡」,白色恐怖僅能阻擋人權卻不能消滅,好比意志非常堅定的人選擇了自己的路後,為了捍衛自己的理想,犧牲生命在所不惜。

郭振純認為,許多學者呼籲政府「把人權還給人民」這句話不對,因為人權本來就是人民的事情,就算把人殺死了,人權還是在自己身上,沒有任何人拿得走,只是要「有勇氣及智慧」才能好好使用,像是參加太陽花運動是一種使用方式,不然支持台灣獨立者也可以先從自己講台語及鼓勵他人講台語上做起。

郭振純所說的「人權」,也充分展現在自己敢言的個性上,對於總統馬英九曾在向白色恐怖受難家屬致歉的場合上講到「歷史上犯的錯誤,或許可以原諒,但是歷史的真相不可遺忘」一說,郭振純顯得相當不平,他認為原諒並不是政府說原諒就原諒的,而要被害者自己說了才算,加害者並沒有資格要求被害人原諒。

 

20150715-017-「鏡頭下的白色人生第2輯,人權博物館紀錄片成果發表」記者會,郭振純-余志偉攝.jpg
郭振純認為,白色恐怖的原諒,並不是政府說原諒就原諒的,而要被害者自己說了才算,加害者並沒有資格要求被害人原諒。(余志偉攝)

因此,於人權日當天,郭振純曾向來參訪的前文化部部長龍應台反映「你們加害者不但還沒把加害者列出來,也還沒有道歉,為什麼叫我們原諒呢?原諒不是你們講的,是被害者可以原諒的時候講的。」而龍應台則表示同意,將請政府收回原諒一說,不過說到這,郭振純哈哈一笑說,「但她還沒表現收回的時候已經下台了」,但提起當時向龍應台建言的報導,郭振純仍顯得相當興奮,「報紙有登出來耶,用很大的紅字寫耶!我認為他真的會收回啊,我也想說藉著報紙登出來給我們所有受難者清醒一下,不要給人家摸頭摸摸。」

雖然還沒等到政府正式的一句道歉或收回原諒的說法,但有著強烈獨行俠風骨的郭振純,仍然會持續在台獨及督促政府的路上,靜靜地、果決地「走自己的路」,直到目標達成的那一天。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