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忘記二二八?忘記白色恐怖?

2015-04-27 08:09

? 人氣

課綱微調消滅二二八與白色恐怖,與北京作法何異?圖為反洗腦學生陣線與台聯青年軍至教育部抗議課綱微調。(資料照片,楊子磊攝)

課綱微調消滅二二八與白色恐怖,與北京作法何異?圖為反洗腦學生陣線與台聯青年軍至教育部抗議課綱微調。(資料照片,楊子磊攝)

被大家公認無能又無所作為的馬英九,在僅餘一年的「看守」時期,突然廻光返照,不只要繼「馬記監察院」之後,搞清一色「馬記大法官」,還要讓高中課綱及十二年國教總綱「去台灣化,回歸大中國」。這些行為無以名之,只能說是伍子胥式的「日暮途窮,故倒行而逆施之」。

日暮途窮就是什麼都做不好,倒行逆施就是要更加違逆民意(民主)。以大法官為例,其任期各別計算,本意是要橫跨兩屆總統,讓不同總統都有提名機會,避免最高司法權「清一色」,成為某位總統意志的化身,破壞司法權獨立。而馬英九不但把阿扁份內該任命而任命不成的四位大法官任命了,他連今年九月屆滿(距新總統選出不足四個月)的四位大法官也要任命,變成十五位大法官全是他的人馬。

馬英九刻意破壞「權力分立」這個最重要憲政原則。有人說他這樣做,是要保護自己安全下莊。其實更大任務,是他念念不忘,要讓黨國體制翻身。如同課綱微調案是要削弱甚至消滅台灣歷史、人權意識、多元文化及台灣主體性,監院及大法官搞「清一色」,也寓有顛覆「中華民國第二共和」(即台灣民主)、回歸「專制大中國」(即兩岸一制)的不可告人祕密。

曾經年年公開為二二八屠殺道歉的馬市長,到馬總統任期末尾突然要消滅中小學課本中的二二八及白色恐怖歷史,否認人權及良心犯,把多元文化改成中國文化,把台灣與中國關係改為與大陸關係。這只說明馬市長「一切攏是假」,一旦當選總統連任,馬上着手終結台灣民主、台灣主體性,甚至終結台灣繁榮。他這些年來的「一國兩區」、「兩岸不是國際關係」(任何主權國家之間都不可能不具有國際關係,除非你自己否認是主權國家)提法,以及黑箱服貿、黑箱課綱微調,基本上都是這條總路線的一以貫之。

中國人喜歡講「欲亡其國,先滅其史」。二二八及白色恐怖都是台灣歷史,為什麼馬英九要拿掉?表面上是馬英九及王曉波、朱雲鵬等一干人的祕密,背後卻與中國統戰部有千絲萬縷關係。就像到對岸唱中國國歌給中共聽的郝柏村,也是消㓕台灣主體性、否定二二八及白色恐怖的積極倡導者。當台灣年輕學生都不知道有二二八、白色恐怖,台灣歷史最可怕、最慘痛的一頁就可以從集體記憶抹除了!「大陸政權」、「殖民體制」就變得完全不可怕,甚至完全無辜了!兩岸黨國信徒也可以聯手「再殖民」、「再宰制」台灣了!

更嚴重的是,歷史教訓不牢記,同類悲劇還會再發生。猶太裔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維瑟最着名的一段話無過於:「要記憶及要謹記勿忘,是來自歷史根源的召喚。我們不但要記住美好的恩賜,也要記住那邪惡的、令我們受苦的東西。忘記就是遺棄記憶、出賣記憶、出賣歷史。換言之,遺忘就是甘冒戰爭的危險。」

巴金在文革廿年回顧時也寫道,大家都說絕不讓文革再次發生,但他卻認為「要發生二次文革不是沒有土壤、沒有氣候。正相反,一切都已準備妥當,而且靠它獲利的大有人在。」「只有牢牢記住文革的人,才能制止文革重演。唯有不忘過去,才能做未來的主人。」

中國的文革如此,台灣的二二八及白色恐怖也一樣。前者是毛澤東黨國極權體制的傑作,後者是蔣介石黨國極權體制的傑作。

美國學者康納利的《社會如何記憶》一書說:當極權統治剝奪臣民的記憶之日,就是人民精神受奴役之始。當一個大國要剝奪一個小國的民族記憶時,它一定使用「有組織的忘卻」法。捷克歷史上,「有組織的忘卻」實施了兩次,1618年以後及1948年以後,有良心的作家被放逐,歷史家被開除及封口,而被放逐、開除、封口的人,從此便無影無蹤,徬彿不曾存在。「在極權統治下,可怕的不僅在於侵犯人的尊嚴,還在可能再也沒有人能真實見證過去。」
黨國極權體制是廿世紀的發明,比以往任何專制可怕。巴金的話沒有錯,歷史會重演。毛澤東等一批黨國信徒犯下文革大迫害,鄧小平等另一批黨國信徒又在廿多年後犯下六四大屠殺。而現在馬英九們又試圖消滅二二八及白色恐怖歷史,幫助國民黨黨國體制翻身,也替兩岸黨國體制聯手「對付民主台灣」創造條件。

親歷六四事件創巨深痛的王丹指出,教育部在新版高中教科書,刪除台灣人權事件中最重要的二二八及白色恐怖,「這樣跟中共刪除六四和趙紫陽有何不同?」他提醒,「不要以為國家暴力已經結束,它只是換一張面孔,戴上教育的面具,用抹殺歷史記憶的方式繼續存在。」

王丹不愧是中國出身的學者,對「欲亡其國,先㓕其史」的中國作風洞若觀火。但他所不知道的也許是,馬政府確確實實是在向中共看齊。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