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專欄:對前人多一些溫情的理解

2015-07-18 14:57

? 人氣

中共元老萬里日前過世。

中共元老萬里日前過世。

這是一個老兵凋零的時代,八零年代曾經叱吒風雲的改革家,正在一個接一個地告別人世。前有喬石,繼有萬里。他們的離去,代表著一個時代的徹底退出,即改革時代的徹底退出。中國走到了新時代的門檻,新時代的主題已經不再是傳統的改革,而是轉型,從政治到社會的全面轉型。

也就因此,他們受到某種嘲笑和鄙視。甚至對他們的追思,對他們的稱讚,都一起被嘲笑和鄙視。據說他們屬於不知不覺,沒有打倒推翻的遠大理想,所謂改革無非為了維護黨的統治。這些批評政治上當然無比正確,但總讓我不禁想起我中學時讀過的歷史課本,談到歷史上的農民起義為什麼總歸於失敗,官方答案無一例外地都歸結為沒有共產黨的領導,沒有共產主義的偉大追求。這二者的邏輯,何其相似乃爾。

其實,人都在歷史中,都只能在給定的時代條件下努力。那些改革家無論有著怎樣的局限,只要在當時的條件下有過努力,就都值得尊重。如果說我們今天比他們看得更透走得更遠,並非我們真的先知先覺、真的比他們高明,僅僅因為我們站在時代制高點,而這制高點都建立在前人的肩膀上。沒有理由嘲笑和鄙視自己得以立足的前人的肩膀。前人的不足只能供我們自己反思和警惕,而不是據此道德優越傲視天下。

對前人的努力多一些溫情的理解,這是做人起碼的謙卑。沒有這點謙卑的人,也一定會同樣被後人所嘲笑和鄙視。這叫播什麼種子,就結什麼果。每一代都幾乎全盤否定前一代,每一代都推倒重來,歷史總是這樣不斷地強拆,只要這個壞傳統還在延續,我們民族別說三千年歷史,就是三萬年、三十萬年曆史,也不可能有任何有益的積累,我們就只能永遠停留于斷層,永遠從零甚至從負數出發。一個缺乏謙卑的民族,註定了不會有出息。

*作者為中國公共知識份子,前《南方周末》評論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