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民粹執政 引發經濟災難 讓希臘走入殖民化

2015-07-14 14:14

? 人氣

歐元區峰會通過的紓困協議,讓希臘成為殖民地(美聯社)

歐元區峰會通過的紓困協議,讓希臘成為殖民地(美聯社)

經過17小時馬拉松式的會議,歐元區領袖終於達成希臘紓困與改革方案協議,這個協議遠比原來的紓困條件嚴格、甚至是苛刻。希臘總理齊普拉斯的民粹執政,不僅引發希臘的經濟災難,最後更一舉把希臘推入經濟殖民地的深淵中。

這次齊普拉斯算是一敗塗地,他既錯估整個情勢、又毫無經濟專業,妄想以國內民粹為本,借力使力改變國際規則,結果把希臘帶到完全的災難與恥辱中。新的紓困條件之嚴苛幾乎是前所未見。特別是希臘政府要交出500億歐元的資產,放到一個新成立的外部基金─這個基金當然不是由希臘政府管理,而是由債權人管理,以作為償債的依據。

德國總理梅克爾(左)、法國總統歐蘭德(中)與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右)。(美聯社)
峰會上希臘被殖民化,圖為德國總理梅克爾(左)、法國總統歐蘭德(中)與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右)。(美聯社)

簡單的說,希臘已經─或是至少希臘經濟─全面殖民化,希臘政府不再擁有財政、稅務主控權,它必須成立一個獨立機構處理財政改革,這個機構名為希臘所有,實則一切在債權國監督下運作;此外,由包括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內的救助方案監督者對希臘國內經濟進行高級別監督,以及由歐盟監督希臘進行公共行政全面改革的計劃;甚至國家的資產都由他國管理,決定要賣不賣、如何賣、賣給誰,希臘政府已無權決定作主。

換句話說,希臘政府實際上交出國內所有的財經政策權力,連國家最有價值的資產都全部一併交出;國外評論者稱此協議「明顯傷害主權」,此言不虛,希臘已經是債權國百分之百的經濟殖民地了。

時移勢變 希臘已無5年前的行情

齊普拉斯在年初以反撙節上台,挾國內民意與債權國周旋,初期確實爭取到少許的寬容條件,但之後食髓知味、要得更多,卻錯了情勢,他認為希臘如脫歐會是歐元區解體的開始,以為債權國(主要是德國)願意不計代價的留下希臘,卻不知希臘已經「沒那個行情」了。

經過5年的經濟萎縮,希臘經濟(GDP)降到只占歐元區的1.8%,歐洲銀行在希臘的曝險由5年前的超過3000億歐元降到400億歐元;5年前歐豬5國一起爆發主權債信危機,今日其它國家皆已脫困,當年擔心的「骨牌效應」憂慮不再。此外,債權國對希臘經濟改革緩慢已感不耐,各國國內反紓困民意日益抬頭,主政者都承受更大壓力。

希臘悲劇的起點─公投

當齊普拉斯面對6月底的還款壓力,既要求債務減記,又拒絕債權人要求的加稅與刪減退休金後,面對可能的違約,他的對策是祭出公投,要以公投決定是否接受紓困條件;而齊普拉斯是站在拒絕接受方,不斷呼籲民眾投反對票。他說反對者越多,可以讓他去國際談判時更有力─事後發展證明這些話完全是不解國際現實的鬼扯、欺騙民眾而已。

希臘反對國際紓困計劃的街頭塗鴉(美聯社)
公投結果反對者居多但也無能扭轉談判劣勢。圖為希臘反對國際紓困計劃的街頭塗鴉(美聯社)

宣布公投的同時,希臘也宣布銀行停業、股市停開、資本管制。此事最能看出齊普拉斯團隊完全缺乏財經專業,現代經濟體系,股市與銀行是其運作的必要市場,絕對不可隨意關閉停止。希臘此一措施立刻引發社會動盪、經濟災難,齊普拉斯發現情況不對,趕在6月30日違約前接受債權國條件,但為時已晚。

債權國擺明了要讓希臘好看,也不再信任齊普拉斯。梅克爾說公投結果出來前,不進行談判;歐元集團稱公投是個「糟糕」的決定,關閉了進一步談判的大門。IMF更狠,直接說違約後原本的紓困條件已不算數,未來要一切重談。因此,希臘陷入經濟災難中,公投也變成笑話─等於大家去表決一個已經不存在的方案,或甚至是去表決一個不是操之在己的事務。

61%反對帶來更深沈的恥辱

公投結果61%的民眾反對接受紓困條件,齊普拉斯取得一時且是表面上的勝利,但開啟了希臘的恥辱之路。當他挾著反對民意回到談判桌時,公投結果絲毫未為其帶來助力。原本公投後要重新開張的銀行持續關閉,因為沒有紓困金,一開就掛;希臘的經濟與社會為此大受影響,如果拖延下去、再拿不到紓困金,希臘的經濟與金融將走上崩潰之途。

結果是在債權國發出最後通牒後,齊普拉斯仍接受與原來幾乎毫無差異的紓困條件,希臘國會也在11日通過此協議;當他帶著此協議回到峰會時,已經信用盡失的希臘與齊普拉斯,面對的是一場更苛刻的條件─最後連希臘全面殖民化的條件都吞下去。

造成殖民化與經濟災難 齊普拉斯還能在位嗎?

如果,當初齊普拉斯對外談判上能正確審視情勢、知所取捨、見好就收,當不致於釀成災難。以其競選到後來談判不斷提出的債務減記而言,在現階段幾乎沒有可能性─債權國是在希臘遭難後出錢援助,這與一般銀行在「承平時間」為了賺錢給予貸款,因而承受風險不同。其它國家的人民怎麼可能接受自己國家的錢,拿去給希臘花用,最後還可不必還呢?

 

 

齊普拉斯 希臘債務。(美聯社)
齊普拉斯的民粹治國造成經濟災難與國家經濟殖民化,他還能作多久?(美聯社)   

一般人只要想想,台灣號稱是「生命共同體」,苗栗「希臘化」、財務出問題,想要中央幫他扛債紓困,結果民眾都反對,要苗栗「自己債務自己還」;從此事大概就知道要債權國給希臘債務減記,有多少困難、民眾心裡有多不爽。

而如果齊普拉斯早點接受6月的條件,更不要想倚仗民粹、視國政如兒戲的搞公投,希臘當不會落入今日的經濟殖民結果;而希臘民眾與經濟更不必平白承受這幾周的災難。在銀行關閉期間,不僅希臘民眾生活大受影響,各種經濟活動亦因此下滑,占希臘GDP近2成的觀光業,就出現3成國外遊客取消行程;工廠出貨也降低,整個經濟損失難以估計,且預估至少還要幾個月才可能恢復正常。

而這一切:殖民化與經濟災難,都拜齊普拉斯之賜;而當他去參加高峰會,明顯就是舉白旗投降、要收拾自己捅出的爛攤子,他仍能說:「我來這裡就是準備妥協的。為了那些希望歐洲團結而非分裂的歐洲人民,這是我們應盡的責任。」儼然胸懷歐洲,令人感佩。政客的厚顏由此可見一斑。

讓人好奇的是:捅出這麼大的漏子,他還能在位嗎?如果能,希臘人民未免太仁厚了,民粹也太好用了!台灣馬上也要選舉了,各種民粹出籠在所難免,但別忘了看看外面的世界、想想現實的處境,那些是可取、那些是吹牛、甚至那些是會帶來災難的,還是要先搞清楚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呂紹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