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天專欄:希臘脫歐的系統性風險

2015-06-30 17:53

? 人氣

希臘到底想什麼?全球金融市場觀察家都疑惑。

希臘到底想什麼?全球金融市場觀察家都疑惑。

當希臘總理齊普拉斯於6月26日週五晚間宣佈,將於7月5日本週末舉行公投讓希臘民意來決定是否接受債權重組方案時,在布魯賽爾密集磋商紓困方案歐洲央行(ECB)、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與世界貨幣基金會(IMF)等「三駕馬車」(Troika,但希臘堅持用更中性的Institutions稱呼)的高級官員們都十分驚訝,這場政治豪賭的骰子居然會在此時此刻擲出。各大投行的分析師與主流財金媒體亦紛紛表達困惑:究竟希臘在想什麼?

不論這個問題的答案為何,資本市場已經用具體行動表達了憤怒與唾棄。在接下來的數週內,投資人必須要在希臘銀行提款機前的人龍被全球主流財經媒體不斷轉播的刺激下,接受希臘「脫歐」風險最無情的試煉。

第一個要過的難關,是預定在7月5日舉行的希臘公投。這將會是一次非常諷刺又非常具啟發性的直接民主實驗。先看齊普拉斯政府所訂下的公投題目:

「祈請希臘人民表達對歐盟執委會、歐洲央行與國際貨幣基金會於6月25日提出之兩份草案 – 『為完成現行債務重組計劃所需推行之改革方案』以及『債務可持續性初步分析』接受與否的意見。」

兩份超級複雜,多少歐洲財金首腦智囊團談判了五個多月仍有爭議、甚至還沒有完整希臘文翻譯的文件,要讓希臘人民在一週之內決定,而且明知很多希臘人在民調中表示不想脫歐,齊普拉斯政府還公開敦促人民投反對票。這種荒謬的設計,無異於要求希臘人公投表示「你是否相信聖誕老人存在」。

更可笑的是,在上週六晚上Troika拒絕展延希臘第二次紓困方案於6月30日的最後到期日之後,IMF總裁拉加德嚴正指出,希臘公投將會是無意義的,因為公投表決的兩份草案可能早就因為紓困案到期與希臘政府的行為而失去存在的法律基礎,也就是說,希臘人被要求就兩份法律上可能已經失效且不具拘束力的文件表示意見,還不荒謬?

也正因為如此,7月5日的公投,假設沒有取消的話,無異於對齊普拉斯政府與Syriza所代表的左派政黨的一次信任投票。根據希臘現行制度,公投結果若是「贊成」,可能導致三種情境:

A、齊普拉斯辭去總理職務,由現任總統會同反對黨派遴選適合的總理繼任人(可能是一位財經技術官僚)。若無合適人選,總統得解散國會並舉行大選,或聯合現任政府的殘餘人士與反對黨共組聯合政府。

B、齊普拉斯留任並接受公投民意付託並執行政策,然而這與當初Syriza當選的政綱完全抵觸,從而削弱了Troika與國際資本市場對希臘政府貫徹紓困方案所需的改革措施的信用與信心。這意味著齊普拉斯仍有可能辭職,讓Syriza選出一位願意配合民意的新總理接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

胡一天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