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其文觀點:是時候檢討東部交通政策了

2018-10-26 06:50

? 人氣

日前普悠瑪翻車事故引發大家正視東部交通政策問題。(資料照,盧逸峰攝)

日前普悠瑪翻車事故引發大家正視東部交通政策問題。(資料照,盧逸峰攝)

普悠瑪大車禍,讓東部交通的問題,再次裸露,全民悲痛之餘,政府應該痛下決心,好好檢討東部的交通問題,加速推動適當的政策,不要平白犧牲無辜的生命跟寶貴的時間。

錯誤的政策 忽略的細節

長年缺乏大戰略思考的國家發展政策,不管是基於觀光、農業、或在地居民的進出方便需求,我們的交通部幾乎沒作為,鐵公路失衡的交通現象,讓花東的交通像似迷失在黑暗的隧道內,看不見希望的光芒。

日治時期除外,花東的交通政策,政府都以口惠來開空頭支票,並沒有真正照顧到區域的交通均衡,住在花東的居民出入不但不便,購票難求,而且經常要冒著生命危險,走在沿路坍塌的道路上,這些不確定的危險因素,讓很多人不敢輕易前來花東旅遊,但是在地居民卻是別無選擇。

蘇花改通車前,109公里路段附近經常崩塌,通車後,路段改成167到171路段開始崩塌,天然災害的搶修發包作業,跟一般採購法不同,我聽見坊間聳動的傳聞,繼續看著不斷上演的山崩落石秀;去年在鹿野一列火車同時撞死六頭牛,今年七月在關山莒光號列車一次撞死四頭牛,可憐的飼主,不但喪失飼養的牛隻,還要面對鐵路局不當的追討賠償。 

蘇花改隧道工程,20180926-蘇花改,蘇花公路。(陳明仁攝)
蘇花改馬政府時期設計錯誤,但蔡英文政府也沒有改善檢討。圖為蘇花改隧道工程。(資料照,陳明仁攝)

一條大家期待已久的蘇花改,居然是單向單線的規劃設計,隧道內部都是可以雙線通行的建設,卻只是開放單線通行,隧道外,路寬差一點五公尺就能有兩線車道,過去馬政府錯誤的設計,在新政府過去的兩年多,依然將錯就錯,並沒有檢討改善,所以日後的蘇花改,都將會是龜速的單向單線通車,沒有超車趕路的機會。看看現在蘇澳到東澳的車行,拜測速照相之賜,大家都在慢速的行車中,緩速前行,實際節省的時間十分受限。

國道五號不能銜接蘇花改,所有車輛必須繞行蘇澳才能轉進蘇花改,造成假日地區交通阻塞,而東澳到南澳路段沿用舊馬路,造成新舊車道必須雙向匯聚合流,將來不時會有車禍跟阻塞現象,不管宜花縣市長跟民意的反應,賀前部長依舊不為所動,堅持通車後再行政策檢討,這種不食人間煙火的腦袋,嚴重的阻礙區域的均衡發展。

將來蘇花改通車後,因為只能通行小轎車,機車跟大型車輛並不開放,因此,舊有的蘇花公路,還是要維持正常的運轉功能,也就是說,本來政府只要維修一條蘇花公路就好,現在增加蘇花改後,因為要管制通行車輛,所以維修費更要兩頭編列,這種雙重預算開銷的決策,是不是很笨!

沒有檢討合理的交通限速

合理的交通流量跟速率的提升,可以舒緩交通節點兼節省時間成本,花蓮到台東的狹長路段,光是走完花蓮縣境,至少就要兩個半鐘頭,而台九線不斷拓寬的道路兩旁,隨著沿線房子急速的開發,車速無法加快,一趟車程花蓮到台東至少四個鐘頭。

我們的交通速限政策,不去思考現代車子性能跟道路品質的提升,應該適當提高沿途速限,並且將合理的交通路權跟速度的判斷,回到握有駕照的人民來決定,卻只想墨守成規,找罰責,不斷從人民的口袋中掏錢,不管是蘇花公路還是花東山海縱貫線,沿途無以計數的測速器,不定點的取締照相,都大大限制通行車速的進行,所以在時間,在能源油耗,在廢棄排放當然只增不減。

失當的硬體建設

花東的車站,近年都在翻轉改建,但是並沒有務實的解決人員編制問題,也忽略區域鄉鎮經濟發展的需求相結合,例如瑞穗車站的建設,將中山路與溫泉路隔開,鄉鎮中心一旦被車站切斷,區域的發展便受到限制,好笑的是,現在的瑞穗車站,設有看起來豪華的前後站體,但是受限於人力編制,一樓大廳必須關閉,沒有對外開放,旅客出入都要往狹窄的地下室入口買票進站。

未來縱使花東完成雙軌建設後,光是鐵路的最大日載客量,還是無法容納搭乘需求,如果一小時對開六班,則雙向平均每三到五分平交道就要降下一次,造成沿途道路交通阻塞現象,所以鐵路高架化,是不是一條終究要走的路?

台鐵太魯閣號與普悠瑪號交會。(盧逸峰攝)
台鐵太魯閣號與普悠瑪號滿載人數也不能滿足假日返鄉跟觀光人潮需求。(資料照,盧逸峰攝)

一輛八節車廂的普悠瑪或太魯閣,滿載不到四百人,一般自強號可以十二節六百人左右,算算一小時平均不到三千人,如何滿足假日返鄉跟觀光人潮的需求?

現在興建鐵道的技術十分成熟,花東線沿途的河域乾枯,也沒有深長的隧道,但是剩下不到一百公里的雙軌建設,現在政府的政策,居然還需要八年的時間才能完成,也就是說,即使蔡總統可以再度連任的話,她也無法主持慶祝雙軌完工的開通典禮。

花東需要落實的交通政策

若要發展觀光,交通不解決,國際觀光產業自然無法落實,產業也無法有效運輸,舉例來說,由新光投資的新榮站已經落成使用,瑞穗的天成春天溫泉飯店即將落成,台東興建完成的大型觀光飯店,這些投資如果沒有足夠的火車票源分配,觀光要如何推動?如果票都留給觀光客使用,不就壓縮在地居民出入的不便?

日本新幹線通行五十多年,準點失誤率是以秒來計算,而台灣花東火車線,過了花蓮以南,列車時刻大都只是參考用,鐵路局花東線的準點率,搭乘過的旅客,心裏都有譜,鐵路局並沒有積極改善,現在大事故發生,局長引咎下台於事會有補嗎?

台灣是一個狹長的島嶼,交通路段就只有南北向的聯通思考,後山彷彿偏廢般,苦等待政府的垂憐。為什麼只剩下幾十公里的中部橫貫高速公路,用通過地熱敏感區為理由,不轉彎或改道以早日完成貫通,卻又不斷編列數億元的維修經費,來維持支離破碎的中橫公路,用不到幾天就再度崩塌化為烏有?

因此,增加前瞻建設項目,檢視合理的全島交通路網建設,貫通中橫高速公路,早日完成花東雙軌鋪設,蘇花改全線興建並且拓增單向雙線道,落實花東鐵路平原段高架,力行鐵路到站的準點率,或許可以為執政不力的批評,帶來一點希望的未來。

*作者文化藝術評論者,台北藝術大學退休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