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N:美2016大選 莫輕忽中國影響力

2015-07-09 12:32

? 人氣

美媒呼籲2016的總統參選人應更重視中國議題。(CNN)

美媒呼籲2016的總統參選人應更重視中國議題。(CNN)

當全球各地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伊斯蘭國(IS)、伊朗核武、希臘經濟危機和總愛引起爭端的俄國身上時;CNN認為其實還有一個隱藏的謎團,那就是中國。它可能會讓美國總統候選人傷透腦筋,更有影響美國未來幾十年的潛力。所以,美國該怎麼面對中國?

第7屆中美戰略經濟對話25日於美國華府展開。(美聯社)
6月底在華府舉行的第7屆中美戰略經濟對話。(美聯社)   

隨著中國的財富、軍事武力逐漸茁壯,在亞洲的地位更是不可同日而語,無論是誰在2017年坐上美國總統的位置,中國都將扮演一個令人長期頭痛卻又愛又狠的角色。

美卸任官員:美國最大的挑戰就是中國

美前副總統錢尼(Dick Cheney)的國安助理傅瑞柏格(Aaron Friedberg)說:「長期來看,伊斯蘭國、伊朗和俄國都不是問題,最大的挑戰就是中國。」不過目前所有競選人中,除了有和中國多次通商經驗的地產大亨川普(Donald Trump),沒有候選人將中國列入競選議程中。

曾任美前副總統錢尼國安助理的傅瑞柏格。
曾任美前副總統錢尼國安助理的傅瑞柏格。

然而,這樣立即的外交挑戰提供了候選人在政治上相當有意義的腦力激盪,只是光只有討論是不夠的,最後當選的那位,還是要上台實際解決這個問題。傅瑞柏格認為,這幾個國家所造成的問題,就如同在不同地方點火一樣,燃燒的程度也非常不均,像俄羅斯就點起了熊熊烈火,實際卻是外強中乾。

美國在臺協會(AIT)台北辦事處前處長包道格(Douglas Paal)則表示,大眾在看到中國前總是先想到伊斯蘭國、俄羅斯等產生的危機,事實上中國造成的影響可能比前兩者更大。

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前處長包道格(Douglas Paal)
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前處長包道格(Douglas Paal)

儘管中國並非鎂光燈注視的焦點,但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及其首任國務卿希拉蕊(Hillary Cliton)都曾在建立國家威信的議題上被共和黨員砲轟。共和黨候選人堅持歐巴馬在伊拉克的撤軍行動引發了動亂,使得伊斯蘭國得以興起,他也被控訴在伊朗核武議題上屈服,讓國家顏面盡失。

中國正默默崛起

在諸多爭辯進行的同時,中國也沒閒著,他的力量已經逐漸擴展到整個東亞,甚至有分析師認為,中國會使美國在太平洋地區的主導權受損。

中國持續進行的南海策略,在南海地區進行人工填海、造島工程,開發這些爭議性相當高的領土,使該地區的緊張度逐漸上升,其中一個人工島已經建立起臨時起降跑道,北京當局未來可能經常利用這重要的海岸線、掌控絕佳的地理位置,對全球經濟造成影響。

在今年年初,中國國務院重新調整其海軍計畫,這個舉動有意無意地讓該區域的氣氛變得更加緊繃;中美雙方也在互相給予警告,尤其是中國在東海拓展航線時,美國立即表態拒絕承認。

同時,中國也被指控派出駭客入侵美國政府系統,竊取許多公務員個資,使美國政府的工作人員暴露在危險之下,更有可能揭露出美國派至各國的間諜資料。

中美兩國的經濟關係密不可分,許多人擔心一旦中國的GDP成長緩慢,將會拖累許多國家。如果成長逐漸下滑,中國蓬勃發展的股票市場顯現出不穩定,國外人士相當擔心接下來會造成經濟泡沫化,任何規模稍大的財務損失,都有可能產生比希臘危機更廣泛的影響。

CIA前代理局長:中國想要影響力,我們就得讓嗎?

前中情局(CIA)代理局長莫洛(Michael Morell)則說:「中國是一個在成長的勢力,我們是已經存在的勢力!他們想獲取更大的影響力,難道我們就要讓步嗎?他們會用什麼方式去搶?確定會成功嗎?這對下一屆的總統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議題。」

前中情局(CIA)代理局長莫洛。
前中情局(CIA)代理局長莫洛。

雖然外交政策很少影響到美國總統大選,但候選人們往往希望自己看起來態度很「強硬」,因此目前的態度較偏向正面迎戰,中國的崛起給他們很好的話題性,

選舉時,常常跟立場搖擺的州宣示要終結中國在交易、匯率上的弊端,並答應要幫藍領階級保留工作機會;上任後,不得不面對雙方經濟相互拉扯的事實,最終仍只能尋求對雙方最有利的方案。

川普先向中國示好

目前為止,只有川普提出中美關係相關的議題,人們都說川普討厭中國,但在上個月的演說中他說:「不,我很愛中國,但是他們的領導者比我們的聰明,而我們卻還沒辦法接受這個事實。」

It is time to create jobs for Americans, not D.C. We need a bold new direction. Let’s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www.donaldjtrump.com/

Posted by Donald J. Trump on 2015年7月7日

他持續諷刺道:「這就像是找英格蘭愛國者隊和他們的明星四分衛布萊迪(Tom Brady)去跟一所高中美式足球隊打比賽一樣,這就是雙方領導者的差距。」

共和黨候選人傑布布希(Jeb Bush)則提出較傳統的方式,他認為和北京當局的「深交」可以避免掉許多不必要的問題。「這可能是美國有史以來最複雜、也最重要的外交關係,身為老布希總統(George H.W. Bush)的兒子,他是首任駐華代表,即使當時中美並沒有外交關係,後來當上總統後,即使面對天安門事件,仍持續與中國保持友好。」

布希的同黨對手魯比歐(Marco Rubio)也逐漸釋出他對中國的立場,他在一封寫給歐巴馬總統的信中提到,他對於中國近來對美國的強硬態度,還有越來越專制的手段感到非常擔憂,「我們必須找到改變雙方關係的方式,否則我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再做出更誇張的事情。」

It's time for new ideas. We can't go back in Hillary Clinton's time machine. Click here to join me if you're ready for a new American Century.

Posted by Marco Rubio on 2015年7月8日

另一位共和黨候選人費奧麗娜(Carly Fiorina)則說:「我已經在中國經商十幾年了,他們其實沒有什麼想像力、更不是企業家,也不懂創新,所以他們才不停抄襲、盜取他人的智慧財產權。」

希拉蕊與中國的拉扯

希拉蕊和中國的關係其實不是很好,甚至有些緊張,1995年她到參加北京世界婦女大會時曾嚴厲批判一胎化政策;當她擔任首席外交官時,也拒絕華府要包容中國的要求,她曾經是歐巴馬制定亞洲策略的中心人物,卻因南海主權問題,在2010年高峰會時惹怒當時的中國外交部部長楊潔篪。2012年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向美國大使館尋求庇護,希拉蕊拍板決定後,與中方官員的談判與協調過程,一度使中美關係更加緊張。

"I have straight A's.""Straight A's. I like that. You keep it up, okay?""I will."

Posted by Hillary Clinton on 2015年7月8日

希拉蕊豐富的經驗使她了解和中國合作的重要性,然而 ,很明顯的在她心中,與中國的關係雛型尚未完成。她的新書《抉擇》(Hard Choice)中寫到,「無法決定的爭議還很多,中國也有很多選擇要思考,我們會努力找出最好的結果。」

根據目前的發展,下任總統應該要重新衡量,從1970年尼克森總統「開放」至今的策略,是否有需要進一步的調整。

華府當局則認為,既然中國崛起已經是不可避免的事實,就更應該將他引入國際系統中,使中國在交易、經濟及外交手段重新對各國做出適當的回應。而這樣的目標,是讓成長中的中國和存在已久的美國相互磨合,防止這兩國產生不當的衝突。

下一任總統的考驗

不過,北京當局的行為卻仍不斷碰觸底線,進一步考驗著下一任美國總統的外交手腕;舉例來說,中國正試圖要建立一個新的經濟安全結構體,但美國卻在勸阻歐美的盟國加入北京當局主導的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傅瑞柏格指出,我們現在正盡力尋找更多發展方向,十年前,中國還在學習如何遵守規則,但是他們現在恐怕開始脫離軌道了,並在亞洲建立自己的秩序,那與我們現有的規範也有很大的差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