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 無國界醫生職位最高的台灣人

2015-07-08 23:00

? 人氣

無國界醫生香港董事會主席劉鎮鯤(右)結束200多天的環球旅行之後,申請加入無國界醫生。(MSF、劉鎮鯤提供)

無國界醫生香港董事會主席劉鎮鯤(右)結束200多天的環球旅行之後,申請加入無國界醫生。(MSF、劉鎮鯤提供)

劉鎮鯤,39歲,台北市數間診所的特約麻醉專科醫師,但和一般在診所看診的醫師不同,在他的工作排序中,「會議」比「手術」更重要。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這並非不務正業,而是因為一台手術,能救治一個病患,但他所參與的一項決議,卻可能影響全世界數以百萬計,急須醫療援助的民眾。他的另一個身分,是「無國界醫生香港董事會主席」。

想逃,不願當醫生

「難道人生是父親決定?」

正在台灣籌畫設立辦公室的無國界醫生,是有44年歷史,曾獲諾貝爾和平獎的醫療組織。沒有立場,提供受武裝衝突、疾病、天災影響,或缺乏醫療資源地區的民眾醫療援助。在敘利亞衝突、尼泊爾地震或西非伊波拉疫情中,都能見到他們的身影。劉鎮鯤,則是少數進入無國界醫生的台灣人中,服務最久、職位最高的一位。

BW-1442-2-無國界醫生香港董事會主席、麻醉科醫師劉鎮鯤 (攝影者.程思迪).jpg
無國界醫生香港董事會主席、麻醉科醫師劉鎮鯤。(攝影者.程思迪)

但,在2008年加入無國界醫生前,劉鎮鯤其實對在手術室裡的生活缺乏認同,一度只想當醫界的逃兵。

家族經商的劉鎮鯤,從小成績優異,但卻和台灣許多醫生的成長歷程一樣,「當醫生」對過去的劉鎮鯤來說,並不是他的人生選擇。

出走,加入無國界醫生

在戰地掙扎搶救每一個生命

他坦承,自己其實不甘願被支配,想休學卻沒勇氣,只能把重心放在課外活動上。直到拿到專科醫師執照後,劉鎮鯤用行動,做出反抗社會主流價值觀的決定,踏上一趟為期近一年、足跡遍及土耳其、阿富汗、西藏等地的旅行。途中,他第一次認識無國界醫生組織,為人生開啟不同可能。

在前線約3年時間,劉鎮鯤曾至非洲的南蘇丹、獅子山共和國、剛果民主共和國等地服務。在缺乏資源的地區進行醫療工作,困難如何接踵而來不難想像。但對他而言,最難的是在有限資源內,如何拿捏醫療行為界線。 

 

麻醉科醫生劉鎮鯤認為,無國界醫生不只帶他到世界的盡頭,更讓他看見如何在天災人禍發生後快速回應災民需求。(MSF、劉鎮鯤提供)
麻醉科醫生劉鎮鯤認為,無國界醫生不只帶他到世界的盡頭,更讓他看見如何在天災人禍發生後快速回應災民需求。(MSF、劉鎮鯤提供)   

有一次在剛果,一位小孩的母親,因保護孩子而被射殺,打過母親身體的那顆子彈,仍然穿過小孩的肩胛骨。當時他和外科醫師研判,孩子應暫時不用插入胸管,沒想到當晚,那位病童就過世了。「我滿自責的,想說當初為什麼不多堅持一下,多做一點?」

這些在台灣不會出現的衝擊與反思,勾起劉鎮鯤對醫療工作的使命感。但,他仍無法忘情自己想闖出白色巨塔的心願。

開竅,找到人生使命

每天開會,牽動百萬人生死

5年前,在他猶豫究竟該留下,或該離開無國界醫生從商時,共同在中非共和國出任務的一位比利時藥師對他說:「你已經有這麼多年的經驗,隨時可以再回來無國界醫生。但如果你不嘗試做別的事,會因此後悔的話,那就去試吧!」

於是劉鎮鯤毅然赴上海從商,卻因缺乏經驗幾乎沒有成交一筆訂單。跟外面的世界比較,他才發現自己始終無法忘情無國界醫生的事務,於是在上海時,回頭加入無國界醫生香港董事會。2012年回台從醫後,更在父親病重時,擔起董事會主席這個吃力的無給職工作。

忙碌時,他每天得撥出3、4個小時時間,處理無國界醫生組織事務;每年,更得不定期至世界各地開會,掌握全球無國界醫生的行動現況。

「生命的訣竅不僅僅是活著,而在於,為了什麼而活。」這是俄國文豪杜斯妥也夫斯基曾寫下的句子,或許,也是劉鎮鯤人生的註腳。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商業周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