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秀賢專欄:雨傘四年祭

2018-10-06 07:00

? 人氣

為期79天的「雨傘革命」是香港極為重要的社會運動。(美聯社)

為期79天的「雨傘革命」是香港極為重要的社會運動。(美聯社)

雨傘運動無所收穫,對積極參與佔領、投票、追捧傘後政治路線的一般參與者是個創傷。做為運動決策者之一,四年間心中愧疚,也令自己難以抽身在這種運動創傷當中。

一起舉傘  一起的撐
一起儘管不安卻不孤單  對嗎
一起舉傘  舉起手撐
一起為應得的放膽爭取  怕嗎
任暴雨下  志向未倒下
雨傘是一朵朵的花  不枯也不散
──《撐起雨傘》歌詞

波瀾壯闊運動成了港人傷痛

每到九月二十八日,腦海就會喚起這首由香港音樂界在二○一四年編寫的一首歌。正確來說,這場佔領運動在當年八月三十一日,中國人大常委會就香港政改做出「八三一決定」,當日香港群情洶湧,「和平佔中」也決定在十月一日擴散至尖沙咀。

當天下午,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眾成員與院校代表聚首一堂,商量在九月啟動罷課。只是在當時決定罷課升級之際,大家也不會預料到這場罷課會升級成席捲港島、九龍、驚醒世界的一場長達七十九天佔領運動。不過,一場波瀾壯闊、感動人心的運動,也漸成香港人、參與者隱隱的傷痛。

每場大型社會運動過後,媒體、大眾都會將焦點放在大事件、大政治,側重描寫陣營的角力和內在張力;對於每個人的感受、想法,以至在運動期間和過後所經歷的創傷卻甚少提及。

這場佔領運動為香港政治史之最,多達百萬人參與這場「違法」運動,但過後除了大會、民主派所宣稱的「公民覺醒」,似乎未見實質的政治成果,政改方案也未在強烈民意下有所妥協。一五年與一六年兩場選舉,也曾因為這場「公民覺醒」而短時間動搖到政治版圖,不過之後也隨議員失格、新興的本土派與自決派迎來覆滅之災,再也難以重登議事之殿。

運動無所收穫,議會路線崩毀,對政治勢力當然造成嚴重影響,但對積極參與佔領、投票、追捧傘後政治路線的一般參與者,又何嘗不是創傷?

香港市民博奕中共,實力懸殊

整場佔領其實在沒什麼先兆下展開,學生翻過圍欄闖入公民廣場,揭開佔領序幕,數以萬計市民到場聲援。可是「佔中三子」宣布提前佔中後,反倒令在場參與者認為佔中運動「騎劫」學運,大量參與者離場,用腳步表達不滿,最終反倒成為「反包圍」的契機。

下午金鐘街頭人頭湧湧,繁忙道路都被人海攻陷,警方在一整晚施放八十七枚催淚彈,令人群四散,佔領區在沒有大會號召下由一變三,將一向隱匿的民間力量盡數迫出。一場偶發的抗爭形成壯麗的佔領,使民間力量大幅充權。人呼百應的感覺著實也令不少人對運動前路信心滿滿,認為翻天機會不遠矣。

在中共治理下,香港的政改問題被視為國家安全的問題,而在這前設下,「八三一決定」才會出現──將香港的普選門檻大幅提高,有利於北京透過操控提名委員會,決定參加行政長官選舉的人選都是北京可以接受的,完全符合「愛國愛港」定義。

整場佔領運動的博奕對手不只是香港政府,更是中共政權本身。實力強弱懸殊背景下,佔領運動無法達到政治上的轉變也是可預料到。只是這種民眾強烈期望、積極參與,跟現實政治效果的落差,就令這種運動創傷擴大至今。

年輕人充滿無力感,投票率遽降

做為運動決策者之一,我無疑需要負上重大責任,而四年之間,心中愧疚也讓自己難以抽身在這種運動創傷當中。

運動過後的兩場換屆選舉、一場補選,讓不少運動參與者都可以尋找到契機,重投政治運動崗位,壯大新興進步路線發展。而兩年前的旺角年初二事件,亦令不少不滿政府、更不滿民主派「大台」的抗爭者集結,再結合當時的立法會補選,本土派被這些群眾視為「真正能夠代表自己」的出路。

可是隨後就因為政府以嚴厲罪名控告旺角事件參與者,以及青年新政議員因宣誓而遭取消資格,本土派路線瞬間由天堂跌到地獄。愁緒、失落在陣營之間揮之不去,再加上自決派路線亦遭逢同樣打擊,而讓無力感籠罩整個反抗勢力。

遊行無效,投票再也無法選出自己心儀的代表,參選又要面對因政見而失去資格的陰霾,令不少人心灰意冷。在今年三月的立法會補選,十八歲至三十歲的年輕人投票率由一六年的六成左右,急跌二十多個百分點至三成多,就可以見到這種無力感已成為反噬反抗陣營的重大危機。

雨傘運動四年下來,反抗運動由高潮跌進不知多深低谷。

人生夢一場革命至蒼老

要處理無力感問題,首先也需要以同理心,治理積累多年的運動傷痛,撫平陣營當中的傷口,才可有「革命不老」的韌力。假如政治人物未處理昔日傷痕,又以虛假、不老實的言詞虛掩過去,販賣希望,那只會迎來更大失敗。

踏上這無盡旅途 誰又能鑑定你的醜惡與美好

來提步  壯闊跑道
合十雙手去禱告
人生夢一場革命至蒼老
難得夢一場革命不老
──《無盡》歌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原刋《新新聞》1648期,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