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信觀點:主教協議是「越南模式」的彈性運用,只能警覺不能放鬆

2018-09-24 06:20

? 人氣

教廷與中國簽署主教臨時協議,象徵中梵關係進入新的階段,台灣只能警覺不能放鬆。(AP)

教廷與中國簽署主教臨時協議,象徵中梵關係進入新的階段,台灣只能警覺不能放鬆。(AP)

北京與梵蒂岡宣布簽署了主教臨時協議,教廷國務院與我外交部都堅持這是教務協議,並不會影響台梵之間的外交關係。其實,這只是教廷內部的妥協結果,一方面可以讓台梵保持外交關係,以安撫台灣的教會與教友,讓支持我國的教廷內部人士也覺得可接受,另一方面則是繼續與北京方面進行秘密談判,處理雙邊其他教務問題與建交問題,並將這份臨時協議做為獻給中共國慶賀禮。

比較可惜的是很多國內媒體的報導與評論都只注意到這是雙方的教務協議,處理主教任命的問題而已,強調未涉及到外交關係,所以台梵邦交應不會有什麼變化,這是解讀當然沒有錯,可是後續的發展與影響卻不容等閒視之。因為主教協議本來就是中梵關係最核心的「障礙」,如今這個最具關鍵的障礙都已移除了,接下來剩下的就是地下教會與地上教會合一的問題,還有愛國會的問題,一旦這兩大問題都解決的話,接下來不就是名正言順地進入「建交」談判嗎?

主教任命採取「越南模式」,別忘了越南與教廷之間迄今是沒有外交關係的,主教任命與外交分離,用意就是讓教廷不要插手管越南國家事務!中國大陸原本就是對於宗教「嚴管」的國家,今年二月新修訂「宗教事務條例」更加嚴格管理與規範。加上中共去年有十月19大後更是要發展「具有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宗教」,如此前提下的中梵關係,一定不會讓教廷「干預」中國內部所有政策,因此,簽了主教協議,雙方在政治主權上還是有強烈地認知落差。這也是教廷內部支持我國人士最大的憂心之處,也有人擔心教宗不了解中共本質,簽了這份主教協議就是出賣了天主教會。

儘管這份主教協議尊重教宗對於中國教會主教的任命權有否決權,也就是最終人選還是會歸教宗來確認,可是主教人選卻不一定能由羅馬教會來控制,任何涉及到「宗教自由」或「宗教迫害」爭議,北京第一時間一定不會讓教宗或羅馬教會介入。總之,這個主教協議基本上就是「越南模式」的彈性運用,主動權很可能北京比羅馬還要來得多!(北京對此一協議並未大彰旗鼓來報導,教廷官媒則報導此一簽署訊息之外,再加上了教宗在大陸成立承德教區,並重新接納八位中國主教。)

隨著這份主教協議,教廷發表一份寬恕中國大陸八位遭教廷「絕罰」的主教名單(分別是郭金才、黃炳章、雷世銀、劉新紅、馬英林、岳福生、詹思祿及已故的涂世華),這八位主教原本在主教任命上就被梵蒂岡所棄絕,沒有獲得教宗的認同。如今被重新接納,也等於教宗宣布他們獲得認可成為天主教會的一分子,可以加入主教團參加全球主教會議。這八位主教其中還有人因為品德問題而遭到杯葛,如今一旦獲得寬免,一切過去的劣行等於「漂白」,這等於為中梵關係埋下一個衝突的伏筆。

中國與梵蒂岡將簽署主教協議,圖為教宗方濟各每周例行彌撒見天主教徒時,中國教徒揮舞中國五星旗(AP,資料照)
中國與梵蒂岡簽署主教臨時協議,圖為教宗方濟各每周例行彌撒見天主教徒時,中國教徒揮舞中國五星旗(AP,資料照)

還有未來一定會處理地下教會的問題,今年元月時香港榮休的樞機主教陳日君趕赴梵蒂岡為兩位地下教會主教「陳情」,這兩位主教(汕頭教區的莊建堅與閩東的郭希錦)被要求「退位」,讓地上教會的主教來領導教區,達成所謂地下與地上教會合一的目的,這個模式一旦成立,未來就是在處理地下教會問題就會比辦理。(此舉等於逼迫地下教會現身,這些教友一直忠貞於羅馬教宗,如今被迫要向迫害他們的中共與官方教會共融,對很多地下教友來說是很難接受的,他們極有可能離開教會繼續保持地下的信仰,而不願意與地上教會共祭共融。)教宗方濟各在接見陳樞機時曾提到不希望「敏真諦」主教(匈牙利教會主教曾遭匈共政府迫害而流亡)事件再度出現,然而不久,國務院即發表「不點名」批判陳樞機的聲明,這個事件已透露出中梵主教協議早就完成談判,今年三月要簽署的傳言就不斷被媒體報導。

就在雙方代表在梵蒂要準備簽署之前一天,大陸閩東教區地下教會主教郭希錦被公安帶走,禁止他主持復活節期間的一切禮儀,經外國媒體披露,教廷抗議之下,24小時郭主教被釋放回家。而簽署主教協議在這樣的氛圍下被迫叫停,雙方關係陷入僵局。(地下教會主教或神職人員隨時都有可能被帶走或「被失蹤」,這也會是未來處理地下教會問題時很棘手的爭議點)

梵蒂岡與中國關係越走越近,引發原本受到中國打壓的「地下教會」教徒反彈。(美聯社)
梵蒂岡與中國關係越走越近,引發原本受到中國打壓的「地下教會」教徒反彈。(美聯社)

可以說教廷國務院一直都是推動與中國和解與建交的主流派,主要人物就是國務卿帕羅林樞機主教,在今年5月9-14日台灣天主教主教團七位主教赴羅馬向教宗述職時,主教團主席台北教區洪山川總主教就曾在記者會提到台灣與大陸是兩個教會,雖然當面邀請方濟各教宗來台訪問,然而,宗座表示「不會放棄台灣」,不過並未明確表示要來台北。6月23日港澳地區三位主教向教宗述職時,就曾觸及到中梵主教協議等問題。香港教區榮休的湯漢樞機一再撰文談到中梵主教協議已有突破,可以看出來,教廷國務院就是利用香港教區的特殊地理環境向兩岸與全球華人釋放氣球來測風向,台灣教區明顯地被邊緣化!

6月20日時教宗對於中梵即將簽署主教議時就一再向媒體強調並沒有背棄中國地下教會,他對路透記者表示中梵可能達成一致表示樂觀。他表示,「對話是一種風險,但我更喜歡風險,而不是因為沒有對話而導致的失敗。」這個訊息其實也反映在梵蒂岡即時新聞(Vanticon News)網路電子報測試版5月2日起至7月17日發表了「與中國對話」系列文章七篇(分八集發表),詳細說明教廷為何要與北京對話,很明顯地就是在和教友說明教宗動和中國建立新關係的用意與用心,並且對中共釋出善意,所以六月時的談判氣氛開始轉變,因此,九月這回談判之前就再度傳出主教協議即將簽定的風聲來。

再看香港《公教報》在8月19日的社論〈傳聞的中梵協議〉,文中也點到傳聞中梵主教協議很可能在10月1日中共國慶前簽署。文中特別提到教廷認為中梵談判最重要的就是在「對話」,不過也有人反對只和中國政府談判,不夠完整。值得注意的還是點出「鳳凰衛視」,7月21日播出《超越西東:當中國遇見梵蒂岡》的紀錄片,德國電影導演雲溫達斯(Wim Wenders)的紀錄片《教宗知行錄》(大陸譯為:教皇方濟各:言出必行的人),也在七月播放。《環球時報》更在8月1日發表一篇題為〈中國在一個獨特的教宗任期內抓緊難得機會去解決天主教問題〉的文章,內容指教宗方濟各2013年3月就職後,在改善中梵關係做了重大的承擔。

如今雙方已簽署了主教協議,北京與羅馬之間已進入「準外交關係」,教宗方濟各雖是最後拍板定案者,但雙方等於是主權對等下的簽署,北京不但可以主導未來中國教區主教人選,更可以拒絕教廷 對北京的任何「約束」、「抗議」;對教廷來說,與北京對話就是要打開中國福傳大門,教宗方濟各希望更多的神職人員可以進出中國大陸自由傳教,建立合一的一個大教會,然而一向「嚴管宗教」的中共怎麼可能讓教廷如此「自由」?反過來,北京一定會要求教廷遵守「一中政策」時,教廷會怎樣應對呢?這也是未來另一個值得觀察的後續發展。

最讓國人擔心的是,目前台梵雖然還是維持外交關係,可是一旦地下教會的問題「解決」了,北京與教廷接下來就有可能進一步地談到「建交」。一旦北京要求教廷也要遵守「一個中國」的機會時,對於教廷來說就得面臨與我斷交的問題。在教廷的傳統是不會與任何一個國家斷交的原則下,屆時教廷國務院會採取的策略,首先就是:召回在台的教廷代辦返羅馬述職,接著就是將這位代辦改派駐其他國家,在台北可能只留辦事員,成了沒有代辦的公使館。

其次,就是宣布在北京成立駐中國公使館,另派新公使赴北京,屆時我駐教廷大使館就會碰上最尷尬的情況,繼續待在羅馬也不是,撤館也不是。

再者,教廷對台的福傳、牧靈相關業務即有可能派一位宗座特使(一位樞機主教或總主教)來台,安撫台灣的天主教會與教友,但是日常台梵關係與業務就可能委託香港或其他地區的使館來代辦。

發展到這樣的情況下,不是斷交又是什麼?所以,請勿忽視中梵簽署主教協議,在骨子裡就是中梵關係已進入新階段,它已經是對我外交的嚴重挑戰,媒體或評論者請不要再用「未涉及外交關係」來等閒視之啊!

末了要注意的是,教宗方濟各明年會訪問日本教區,屆時若北京與梵蒂岡完成建交談判時,極有可能就會「順道」訪北京及中國大陸教區(完成了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前進中國的心願),對我們來說就不是什麼好事了!

*作者為銘傳大學新聞系主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

孔令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